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190章 喜欢上你了,吃你豆腐了

时间:2018-03-11作者:素时了了

    傅羽薇右手放在面前的玻璃桌上,有意无意地把玩着那只高脚杯。

    她眼神涣散,嘴角是抹苦笑。

    看着一向干练的傅羽薇这幅样子,陆轻歌彻底闭了嘴。

    她知道,说再多,都抹不去她心底那份痛楚了。

    也许傅羽薇难过的,不止是她的刻意隐瞒,还有她喜欢厉憬珩多年,到今天才发现梦破碎了的……那份不甘。

    ……

    另一边,厉憬珩和罗康已经从台上下来了。

    两个人身高相当,站在人群中,显得异常出众。

    罗康的年龄,比厉憬珩要大一岁。

    可两人站在一起,厉憬珩的沉稳气场,丝毫不亚于他。

    甚至,厉憬珩还比罗康多了几分处变不惊。

    罗康看着厉憬珩时,眸光流转之间是让人分辨不清的情绪,他嗓音微沉:“厉总,你想和我聊什么?”

    “罗先生,厉氏和罗氏的合作,你辛苦了。”

    “我倒是不辛苦,辛苦的是厉太太。”

    闻言,厉憬珩的眉目微动,罗康对陆轻歌的称呼从“轻歌”变成了“厉太太”,同时也代表着他态度的转变。

    男人唇角微动,是沉稳而又不是礼貌的笑意。

    他笑而不语,让罗康微微挑了眉:“厉总说要和我聊聊,就是聊这些么?”

    厉憬珩从路过的侍者托盘里拿了两杯红酒,将其中一个递给罗康。

    后者看了一眼,而后不动声色地接过。

    厉憬珩薄唇张合:“罗先生,基于你先前不清楚我和我太太之间的关系,所以刚才你的那些话,我不会计较,不过,从今往后,希望罗先生不要再来打扰我太太,至于厉氏和罗氏的后续合作,傅羽薇傅主管,会全权负责。”

    说完,男人举起高脚杯,做出一个和他碰杯的姿势。

    罗康适时和他碰了杯,但就在高脚杯送往唇边的时候,他不动声色地开口了:“厉总,恕我直言,你和贵太太的婚姻,恐怕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吧?”

    语罢,男人将红酒一饮而尽。

    厉憬珩没喝,看着他笑意不明:“罗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厉总和厉太太,看起来不像别的夫妻那么和谐恩爱。”

    男人波澜不惊:“恩爱这东西,不是用来秀的,外界看起来和谐美满的夫妻,婚姻生活不幸福的比比皆是,罗先生的判断标准,唐突了。”

    厉憬珩说完,才把那杯红酒喝了。

    两个人没再争论什么,罗康抬脚离开了,眸子里隐匿了些不明情绪。

    厉憬珩扫视了宴会厅一圈,最后把眸光落在了陆轻歌身上。

    他没过去找她,而是找了一处坐下。

    厉憬珩右手摸索着无名指上的戒圈,深邃的瞳孔里有什么东西动容了。

    “你是怎么想的?”

    萧硕身影还没出现在厉憬珩眼前,声音就先响起了。

    厉憬珩抬眸,看着他从自己身边绕过去,在自己对面坐下,才淡漠地把视线收回:“什么怎么想?”

    萧硕翘着二郎腿:“公布和陆小姐的婚姻关系,你是怎么想的?”

    “她身边杂七杂八的苍蝇太多,看得人心烦。”

    萧硕靠在座位上,双手怀胸,眉峰微微上挑,说话的语调听起来漫不经心:“所以,你为了不吃醋,就这么报复人家?”

    厉憬珩瞥了他一眼:“听不懂你在瞎说什么?”

    “你当着厉氏那么多员工的面,公布了你和陆小姐的婚姻关系,不就意味着把她推向了众矢之的,她会成为整个公司孤立的对象。”

    “正好,省的我在费心思去想怎么折磨她。”

    “人家陆小姐做什么了你要折磨她?喜欢上你了,吃你豆腐了,还是因为……嫁给你?”

    厉憬珩默然。

    萧硕莫名地叹了一口气:“喜欢你的女人多了去了,至于吃你豆腐,我看陆小姐根本不像那个尿性的,如果是因为嫁给你,那这更不怪她了,就算怪,也不能完全怪,你们之间,顶多算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听着她说了这么多,厉憬珩心生不耐:“你到底想说什么?”

    萧硕不疾不徐地开口:“陆小姐在公司里,日后怕是免不了冷眼横对,你这个身为老公的,注意点,怎么说也是你名下的女人,受委屈就显得你无能了。”

    厉憬珩不屑:“你从哪看出来,公司里的员工有胆量欺负拐着厉太太名号的女人?”

    男人瞥了四周一眼,发现这里算是男士吸烟区,就拿出了一个烟盒,抽出一根香烟递给厉憬珩。

    他没接。

    萧硕微愣,权当他心烦,收了回来自己点上。

    直到烟圈从男人口中吐出来,他才悠哉悠哉地开口回答厉憬珩的问题:“这我就要说你年轻了,明着欺负他们当然不敢了,可是冷暴力,或者背地里使点小手段什么的,那是绝对会有的。”

    厉憬珩一脸漠然,淡淡丢下一句:“你想得太多了。”

    萧硕拧眉,换上一脸稍显认真的表情,盯着他:“那是厉总你,太小看女人的嫉妒心了。”

    厉憬珩终于看向了萧硕。

    后者朝他露出了一个萧式微笑,徐徐道:“刚才苏悦,气的一跺脚,直接转身走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替苏郁不值,你觉得呢?”

    闻言,厉憬珩眸光不禁眯了几分。

    萧硕又道:“不过,如果你不送苏郁出国治疗,就让她那么躺着,也许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到时候你就可以和陆小姐双宿双飞,至于苏悦,那姑娘性子直,她也蹦跶不出什么大风浪来。”

    “你总是能让我想起来一句话。”厉憬珩睿眸微眯,突然不明地道。

    萧硕暗灭了香烟,调笑着问道:“怎么,是不是觉得我说的字字珠玑句句箴言,所以想夸我?”

    厉憬珩起身,瞥见陆轻歌坐的地方,对面已经没有了傅羽薇的身影。

    他收回视线,对着萧硕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后者不悦地皱眉:“你怎么说话的?”

    “走了。”厉憬珩丢下两个字,长腿朝着陆轻歌迈了过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