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189章 现在,想我吻你吗

时间:2018-03-11作者:素时了了

    这话一出,原本呆住的的陆轻歌只觉得更加惊愕了!

    她几乎是下意识地,看向了厉憬珩。

    男人唇角勾出几分笑意,右手缓缓抬起,覆在了她的脸上,倾身靠近她。

    他不是没有吻过自己,粗暴的意识模糊的清醒的,都有过。

    可……大庭广众之下,没有过。

    陆轻歌屏住了呼吸,望进男人幽深的瞳孔中时,睫毛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两个人之间只有一公分的距离。

    现场是多数人的欢呼和尖叫。

    陆轻歌说不出此时此刻,自己的心底是什么感觉。

    只知道她的脑子里一片混沌,整个人神经紧绷,就那么看着他,不知所措。

    厉憬珩没有吻上陆轻歌的唇,而是在距离一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盯着她问:“现在,想我吻你么?”

    陆轻歌愣愣地看着他,脸蛋红的不像样,可红唇一抿,开口道:“反正,我刚才也不是我喊着要让你吻我的。”

    闻言,他唇角上扬,缓缓闭上了眼睛。

    陆轻歌却是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更加靠近的俊脸。

    直到……那个吻落在了她的唇角。

    蜻蜓点水的一下,可男人的气息包裹着她,似乎是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了自己的羽翼之下,而陆轻歌,只能任由他的牵引。

    厉憬珩已经和她拉开了距离,但残留的男人身上的味道,依旧缠绕在陆轻歌周身。

    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陆轻歌感觉到放在自己腰身的大掌,偏过头去看站在他身旁的男人。

    有识趣的侍者拿着托盘上台,厉憬珩从托盘里拿过一个高脚杯,抬手朝着台下的人开口示意:“希望大家玩的愉快。”

    说完,他举起酒杯,喝了一口。

    至此,台下的人已经逐渐散去,不再聚集。

    厉憬珩放下了手中的高脚杯,转身朝着罗康的看了一眼,眉宇沉沉。

    他拦着陆轻歌的腰走到了罗康面前,然后转脸盯着半倚在自己怀中的女人:“不对罗先生说点什么吗?”

    陆轻歌,“……”

    她因为紧张而加速的心跳,似乎已经随着散去的人群平静了不少。

    但此刻,再面对罗康时。

    她哑然,完全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

    直到她感觉到男人放在她腰身的大掌正在一点点用力……

    陆轻歌拧眉,不自觉地瞪向他。

    厉憬珩唇角带笑,面上是一脸不动声色:“看我干什么,罗先生刚才对你告白,你不做出点回应么?”

    陆轻歌汗颜!

    她收回视线,垂着眸子微微抿唇,酝酿了一会儿,才抬眼看向罗康:“罗先生,对不起。”

    罗康伸手按了按眉心,看着她的时候,眉头微拧:“轻歌,站在你身边的这个男人,是不是对你不好?”

    陆轻歌微愣。

    她想问,你怎么知道?!

    可憋了回去,嘴角带出一抹浅笑:“没有,厉先……他对我很好。”

    “什么戒指忘在洗手台上,我们见过这么多次,那戒指我从来没有见你戴过。你们结婚的时候,该不会是连结婚对戒都没买?”

    说着,罗康又朝陆轻歌的右手看去。

    触及到他的视线,女人手指微微蜷缩,像是在刻意避开。

    罗康笑了,这次他把视线落在了站在陆轻歌身旁的厉憬珩身上:“厉总,这戒指,你该不会是临时买来的吧?”

    一直就那么看着两人对话,不语一言的厉憬珩,扯了扯薄唇。

    男人开口的时候,除了嘴角那点零星的笑意,再没有任何波澜。

    他话是看着陆轻歌说的:“你先去玩,我和罗先生聊两句。”

    本来就无措的陆轻歌这时候已经没有心思去想自己应该怎么做了,厉憬珩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

    男人松开她的时候,陆轻歌朝着罗康礼貌性地点点头,这才抬脚从两个男人中间走过。

    然而,刚刚避开两个男人的视线,她又撞上了傅羽薇。

    陆轻歌看着她,打招呼的声音有些颤抖:“羽……羽薇。”

    傅羽薇眉目清冷地看了她一眼,那眼神里蕴含着的情绪,让陆轻歌突然张了张嘴,她想说什么的时候,傅羽薇已经转了身。

    陆轻歌站在原地犹豫了会儿,再抬眼的时候,发现她在宴会厅东南角的一处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抬脚,跟了过去。

    陆轻歌在傅羽薇对面坐下的时候,傅羽薇抬眸看了她一眼,眼神寡淡。

    那一眼,几乎是把两个人之前的同事感情,瞬间磨灭的干干净净。

    她抿了抿唇,主动开口和傅羽薇搭话:“羽薇,对不起。”

    后者拿起高脚杯,抿了一口红酒,然后不咸不淡地道:“对不起什么?”

    陆轻歌愣了一下,对不起什么呢?

    她和厉憬珩的婚姻关系,对外一直保密。

    除了养父陆牧和闺蜜聂诗音,她没有对第二个说过。

    至于傅羽薇……她是自己欣赏的同事,但两人之间,和朋友的距离,还相差甚远。

    所以没说,谈不上对得起或者对不起。

    看她不说话,傅羽薇笑了:“不知道对不起什么吗?”

    陆轻歌拧着眉,脸色很不好。

    她又犹豫了很久,才看着傅羽薇,小心翼翼地开口:“羽薇,我不该在你对我说喜欢厉总的时候,就那么听着,还……还对你保密我和他的……婚姻关系。”

    傅羽薇把高脚杯送到唇边,瞥了陆轻歌一眼,紧接着,余下的红酒被她一饮而尽。

    盯着那个空酒杯,她有些绝望地扯了扯唇:“那时候,你心里一定是在笑话我吧?是不是想着,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愚蠢,不敢表白就算了,可偏偏爱着的还是一个有妇之夫?”

    “没有,我绝对没有这么想。”陆轻歌摇头否认。

    傅羽薇唇角微扬,看着她追问:“是吗,那你怎么想?”

    陆轻歌双手放在腿上,左手抱着右手,手心泛着丝丝汗珠。

    那是对一段感情即将破裂的担忧和惶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舒了一口气,盯着傅羽薇:“羽薇,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用了,但在我心里,绝对没有任何诋毁和嘲笑你的想法。”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