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184章 有什么好哭的

时间:2018-03-11作者:素时了了

    苏悦说得眉飞色舞,并没有换来厉憬珩的任何反应。

    男人只是专注地开着车,连她的话都没有接。

    苏悦猜不透他想什么,彻底安静了下来。

    ……

    海湾别苑。

    陆轻歌从袋子里取出了放着晚礼服的盒子,盒子被绑带绑着,她拆开。

    浅蓝色料子安静地躺在里面,看起来很仙很美,薄纱摸上去手感也极好。

    她换上的时候,发现尺寸什么的好像也刚刚合适。

    陆轻歌站在镜子前看了一圈,整理好之后出了衣帽间,拿着手机给傅羽薇拨出去一个电话。

    那端很快接通了。

    “羽薇,你送我的礼服很漂亮,谢谢。”

    “那不是我送的。”

    陆轻歌愣了一下,问道:“你不是说……”

    那边的傅羽薇显然是猜到了她要说什么,笑道:“对啊,我说的是实话,但是礼服呢,是罗康送的。”

    陆轻歌大吃一惊:“罗康送的?!”

    因为过度惊讶,女人的声音都忍不住加大了分贝。

    “嗯。”

    “他是客户,那怎么好意思啊?”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客户送礼物是为了答谢你对这次合作的付出,安心收下吧。”

    陆轻歌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听见傅羽薇再次开口了:“我住的地方距离公司有些远,准备出发了,先不说了,拜拜。”

    陆轻歌只好作罢,挂了电话。

    原本的好心情瞬间变得很沉重。

    她穿……一个男人送她的……晚礼服?!

    是不是不太好?

    陆轻歌磨磨唧唧地下了楼,楼梯刚下完,门就被推开了。

    她看了下,发现是厉憬珩回来了。

    男人几步走到客厅,然后将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

    一字肩的浅蓝色礼服,衬得她的锁骨很漂亮,裙摆后面拖地,前面只到膝盖处,看起来温婉中多了几分俏皮,腰身处是绑带设计,完美地衬托了她的身材。

    这件衣服从头到尾都很适合陆轻歌。

    除了上次慕泽的那个晚宴,厉憬珩没见她穿过这种礼服,而上次因为生气,她还讽刺了她一番。

    但是今天,客观地评价,厉憬珩发现,她很漂亮,身材也极好,女人该有的她都有,而且发育的几近完美。

    厉憬珩喉结滚了滚,眸子也跟着暗沉了几分,他眼睛里窝着一团欲火,突然有种想把她按到床上蹂躏一番的冲动!

    陆轻歌看着男人盯着她看了半天不说话,试探性地和他打招呼:“厉先生?”

    厉憬珩收回视线,又往前走了两步,站在她身前:“聂诗音给你选的衣服么?”

    “不……不是。”

    “你自己有这种眼光?”

    闻言,陆轻歌眼睛亮了下,她笑了,看着男人问道:“好看吗?”

    看见她又笑,厉憬珩眸色更暗了。

    他不说话,陆轻歌直接转了一圈,又问:“你觉得好看吗厉先生?”

    “衣服本身不错,但穿在你身上,不怎么样。”

    他说完,就要从女人身边走过。

    陆轻歌冷哼一声,似乎是为了故意气男人,嗓音轻快地朝着她道:“这衣服是罗先生送给我的。”

    闻言,厉憬珩立刻转过了身,伸手就扯住了女人的手腕,一把把她扯到自己跟前:“谁让你收别的男人送的衣服了?”

    陆轻歌手腕被扯疼了。

    她看着男人的眼神幽怨了几分,但声音却不大:“也没人不让收啊。”

    厉憬珩脸色难看的厉害:“你一个已婚女人,穿其他男人送你的衣服,是在打我的脸么?”

    其实陆轻歌也觉得有些不合适,但是厉憬珩说话的语气太重了。

    她瞪着他,扯着嗓门反问:“公司有几个人知道我结婚了?”

    “别人不知道,你就可以当做没结婚?”

    “我的意思是没人打你的脸。”

    男人烦躁地拧了眉:“滚上去把衣服给我换了!”

    “我不去。”她倔强地道。

    “你说什么?”

    陆轻歌声音低低地,一张小脸看起来也是委屈地不行:“我没有其他礼服可以穿了,这间别墅里,连我的衣服都屈指可数,怎么可能有礼服可以让我穿,我今天本来是要出去买的,但是没想到有人送了,现在脱下来的话,我穿什么啊?”

    “怎么不早买几件准备着?”男人不耐地问了句。

    她反问,气势已经弱爆了:“我哪有钱去买闲置的衣服呀?”

    厉憬珩一张脸,瞬间冷到了极点。

    搞了半天,是因为没钱?!

    男人抬手扶额,他将近二十八年的人生里,从来没遇到过这么扯的事情!

    陆轻歌抿唇,问他:“你还去不去公司的庆功宴了?”

    “上去换衣服。”

    她一时怔愣,挑眉问了句:“还换?”

    厉憬珩已经暴怒了,眼神里充斥着红血丝,嗓音大的不像平时的厉憬珩:“不换你想等着罗康亲手从你身上把衣服脱下来?!”

    他吆喝她!

    那么大声地吆喝她!

    陆轻歌也没想到,自己的眼泪会不争气地掉了下来,最近她好像经常在他面前哭……

    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厉憬珩只觉得心底某个地方像是被人揪住了一样,那感觉说不清楚,但是弄的人难受极了。

    他似乎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滋味。

    可男人还是看着陆轻歌,蹙眉不悦地问道:“有什么好哭的?!”

    陆轻歌伸手胡乱抹了一把眼泪:“你干什么说话那么难听?我去换就好了!”

    说完,伸手甩开了男人的大掌,推开她上了楼。

    陆轻歌生气了。

    厉憬珩微微侧身,看着女人一边上楼一边抹眼泪的样子,头疼地厉害。

    十分钟后,陆轻歌下楼了,她换上了一条黑裤子和一件卡其色大衣,大衣里面是白色的内搭。

    她眼睛有些肿,很有可能是换衣服的时候又哭了。

    下楼之后,陆轻歌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抱着抱枕出神。

    厉憬珩的衣服还没有换,刚才他就那么在客厅站了十分钟。

    他抬手看了一眼腕表,抬脚上楼。

    男人动作快,没多大会儿就下来了。

    经过沙发的时候,厉憬珩瞥了陆轻歌一眼:“起来,该走了。”

    陆轻歌丢下五个字:“我不想去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