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骚妈正传【高H/NP/肉/简】 42

时间:2018-01-09作者:夕曦

    清晨,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卧室。松软的睡床上,浑身赤裸的我以及范金燕此

    时又滚到了一起,正在那儿激烈的运动着。昨晚我俩一共做了三次,除了在床上的

    那两次。还有一次则是在卫生间,我和她一块儿洗澡的时候。在那里,我足足操干

    了她一个小时,才在她的乳房上射精的。

    “啊……小军……你弄痛人家了!”她那娇媚的声音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发狂

    的,我当然也不例外。看着身下这个既娇艳又淫荡的美妇人,我的心里充斥着说不

    出的兴奋。于是一边快速的挺动着身体,一边感受着这美艳妇女白嫩丰腴的肉体带

    给自己的那种巨大的快感。额头上汗水滴落下来,掉在了范金燕的身上。

    她此刻似乎也已觉得自己的阴道都快被我的阴茎冲散了,随即便紧紧抱住我的

    身,仰着脸,并且没命似得淫叫着。

    过了一会儿,当一波接着一波的淫水从她下身不断涌出的同时,肉体颤栗不止

    的她浪叫一声,死死抬高她自己雪白浑圆的臀部,终于攀上了那性爱的巅峰。

    而我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越来越猛。在一轮狂轰乱炸之后,也从鼻内发出了一

    声闷雷般的哼叫声,颤抖的屁股连续的向前顶着,最后终于在她身上得到了巨大

    的满足和发泄。

    又一次的性爱结束了,我俩的喘息声彼此起伏着。几分钟后,我翻身仰躺在床

    上,闭着眼喘着粗气,一种舒服的感觉在全身游走着。旁边范金燕秀发散乱,额上

    的汗水将她的几缕秀发紧紧的缠绕在一起,红艳的脸蛋上春潮满布,美丽的肉体也

    散发出阵阵的幽香。

    好一会儿之后,就听她媚声的说道:“小军,你太厉害了啊,从昨晚上到现在

    ,每次都将人家弄得死去活来的。”听到她的话,我睁开眼睛,侧身看着刚被自己

    奸淫过后的她那成熟妩媚,雪白诱人的身,不由得伸出手在她那白皙而又丰满的

    乳房上揉搓着,并故意装出一副成年人的嘴脸说笑道:“阿姨,你真的是太美了,

    每次让我都快要精尽人亡似的,真舍不得从你身上下来呀!”

    话音刚落,她便粉脸羞红的娇嗔道:“你还知道我是你阿姨呀!如果让我老公

    知道了你对我做的事,我看你怎么办!”对她的话我并不理会,而是伸出手,用力

    的揉捏着她胸前那对迷人的乳峰。

    “啊,轻点!”她娇羞地提醒我道。话虽如此,但她却将自己的胸脯挺得更高

    了,双手抱紧我的脖颈,表情非常认真的看着我。看着她这么认真的样,我便笑

    着问道:“怎么了?”

    “嗯,没什么啦。你饿了吧,阿姨起床给你做早餐。”只见她眼波微转,看了

    我一会儿后就这样微笑着说道。

    望着她穿上睡袍,起身翩然而去的婀娜身影。我情不自禁的将她和我妈做着对

    比,我妈的面容天生丽质,宛如仙女;她则是花容月貌,风娇水媚;我妈的气质典

    雅,仪态端庄,她则是千娇百媚,风情万种;我妈的身材丰韵娉婷,成熟性感;她

    则是艳冶柔媚,妍姿俏丽。从这几个方面来看,她俩都各有特点,难以就此分出个

    高下来。但有一点,两人就堪堪有得一比。

    那便是各自对性欲的强烈渴求。只要想想她范金燕仅仅跟我见过两次,就迫不

    及待地拉我上床,共赴巫山云雨的这种举动,便能断定出她平时的私生活是怎样的

    放荡糜烂。还有我妈,虽说有几次是迫不得已,但到最后不都是娇迎婉奉,身陷其

    而无法自拔吗?

    吃过早餐,我起身向她告辞。在客厅玄关,已打开外门的我又叮嘱了她千万不

    要向我妈暴露我的行踪。她也娇笑着答应了我,接着我俩又在门口缠绵了一会儿,

    然后才告别分开。

    我转身坐电梯下楼,一边看着电梯指示灯不断闪烁地数字,一边还回想着刚才

    吃早餐时她对我说的那些话。什么老公窝囊没用,房全靠她自己赚钱买啊,什么

    儿在学校不好好学习,害的她每过一段时间就要被老师叫去关照一下啊,什么公

    司里有些个同事做事不怎么地道啊。这些个林林总总,和我全无关系的事情听来也

    别有一番意味。

    此外,她还微微露了点口风,说出了一些关于我妈跟钱明远的事。其实昨晚在

    卫生间做完第三次爱回卧室睡觉的时候,我就没把持住,将自己这次来的目的跟她

    抖了个一干二净。不过很出乎意料的是她对于我这样的行为并没有取笑,而是跟我

    讲了一些道理。

    “我们女人啊,命就是这样。嫁的好的话那不必说,要是嫁个人又窝囊,又没

    本事的男人。那可就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了。再说你妈又离了婚,单身一人来宁

    州打工,这日久了也是需要男人关心的。你们年轻人阅历还不丰富,怎么能了解

    我们女人,特别是像我和你妈这种已经当妈的女人的心思呢?”

    这就是昨晚她对我讲的原话。说实在的,像她这样振振有词,既为我妈,同时

    也为她自己的淫乱行为辩解的女人我是第一次瞧见。应该的话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因为她说的没错,我还年轻,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这样的女不计其数。

    就眼下我便撞见了两个,还有或许也是这样的诸葛珊珊。我能保证她诸葛珊珊

    对我始终如一吗?想想我妈和以前的小夏,现在的钱明远,还有那个胁迫过她的陈

    凯,做过财色交易的吴忠发,以及铭大船务的江辉。再想想范金燕,这个比我妈

    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女人。我对此就不再抱有信心。况且我自己不是也没禁受住范金

    燕的诱惑吗?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浅显的道理我还是懂得地。

    言归正传,在范金燕看来,我妈和钱明远的事情在他们销售业务部里早已传得

    是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了。那个钱明远在她范金燕嘴里,简直就是个超级大淫棍。

    他现年四十八岁,原先在宁州市政府工作。因为长得仪表堂堂,也写的一手漂亮的

    钢笔字。所以就被当时的市长看,调派去基层工作,以放便日后提拔。

    不仅如此,市长甚至将他招为了女婿。不过他的好日没过多久就到头了。

    市长在他下基层锻炼的一年半之后因心脏病突发去世,而失去了这座靠山的钱

    明远更是因为贪污受贿,生活作风等问题被开除了党籍和公职。只是因为受理案件

    的纪委主要负责人是他岳父的老部下。出于情面,到最后才放了他一马,没有追究

    法律责任。

    这之后,他就和那个市长千金离了婚,只身去深圳闯荡。年前他带着在深圳

    与他结婚的妻又回到了宁州,应聘到华胜保险工作。此后他一路上升,三年前当

    了销售业务部的部门经理,直到现在。

    至于为什么要说他是超级大淫棍,范金燕也是有解释的。钱明远这人,据说每

    天身上都揣着避孕套。关于这点我也是了解的,那几次和我妈做爱他不都带着套

    吗?而在办公室里,他也总是喜欢色眯眯地看新来的女业务员以及部门里的那些做

    内勤的女员。当部门经理的这三年以来,他已经祸害了很多女人。

    换句话说,上至十八岁,青春靓丽,花枝招展的大姑娘,下至四五十岁,徐

    娘半老,风韵犹存的美艳熟妇。只要他看的上眼,都会想方设法骗她们上床。

    这一点范金燕能够肯定,因为她跟我非常坦率地承认她本人在刚进公司的时候

    就曾经和钱明远上过几次床。

    后来直到他玩腻了,才跟她断了这种来往。当时听到这些,我还问范金燕:“

    那家伙就不怕他那位第二任妻知道后来公司闹事吗?”

    谁知她的答案更惊人:“哼!他怕什么,他们两夫妻是大哥不要笑话二哥。

    知道吗?他能当我们经理就是他老婆陪我们华胜保险的大老板睡觉睡出来的!

    那个骚婆娘!听说以前在深圳是在什么夜总会上班的。你想那地方能有好人吗?如

    今啊,他们两个是你傍你的大款,我玩我的女人,谁也不干涉谁。小军呐!有时候

    你也要稍稍劝一劝你妈,跟这样的男人好没啥前途。还是要多结识一些有钱的老板

    ……“

    “这女人,不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吗?还说别人是骚婆娘。嗨!还是孔老夫说

    的好,唯女与小人难养也!”此刻,坐在出租车上的我暗自想着这些。

    之后我斜着眼看了下身旁的那位长相还算的女司机,心里又不禁狭促地想

    道:“嘿嘿,不知她做不做皮肉生意?”出租车上的车载音响里现在正播放着蔡琴

    唱的那一首《被遗忘的时光》。淡淡忧伤的歌词,蔡琴那温醇宽厚的音,百转千

    回的歌喉,这些都让我渐渐地跟随她沉陷于往事。

    一时间,我也情不自禁地轻声合唱道:“记忆那欢乐的情景,慢慢地浮现在

    我的脑海,那缓缓飘落的小雨,不停地打在我窗……”回到宾馆后,被昨晚那场荒

    淫无度的折腾而腰酸腿软的我又躺在床上,睡了个囫囵觉。这一觉我睡得相当踏实

    ,直到下午五点多才醒过来。

    随即我起床冲了个凉水澡,洗完后便拿着手机,拨通了范金燕留给我的手机号

    码。没一会儿,她就接了起来。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儿嘈杂,听上去此刻的她应该

    是在大街上。只听她提高着嗓音问我道:“喂,有事吗小军?”

    “呵呵,阿姨,怎么有事才能打你电话是吧?想你了就不能打吗?好,既然这

    样的话那我挂了啊!”我故作轻佻地和她打趣道。“哎,别挂别挂。”此时,那边

    的嘈杂声安静了不少,她可能进了某家商店。只听她这么说完以后停顿了一下,喘

    了口气才接着说:“刚才我在路边等出租车回家嘛!你想我了是吧?那你到我家来

    啊!我给你烧晚饭怎么样?”

    “呵呵。”我笑了笑,然后继续对她说道:“不用了,我只想问你晚上我妈的

    行踪。怎么样,你知道吗?”听了我的话,她便“咯咯”地笑道:“你这个坏孩

    ,是不是跟踪你妈都跟的上瘾了?幸亏我不是你妈,要是的话那我可没有丝毫的个

    人隐私了啊!”我没有反驳她的话,只是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回答。

    她又说笑了一会儿后才答应道:“嗯,那好吧。今天你妈没来公司,待会我打

    电话问问她,然后在告诉你怎么样?”

    “行!那我先挂了,谢谢你啊!”不等她再说什么,讲完这话后的我便将手机

    挂断,拿出香烟抽了起来。烟雾缭绕之,我的思绪也随之飞舞着。

    不可否认,随着年龄的增大,正处于青春发育期的我是对高贵典雅,美貌艳丽

    的我妈产生了一种莫名的非分之想。而且在偷窥到这么多次她与别人的性交,这种

    想法也早已是愈发的强烈了。“乱伦”,这两个字眼时不时地就会出现在我内心的

    深处。

    为此我也背上了沉重地心理包袱,因为我十分清楚,一旦做出那种事,而且被

    人知晓以后,我,还有我妈,会被亲戚,同学,朋友,甚至社会大众,普通百姓以

    及道学先生们谴责耻笑成什么样。再说我也接受了教育,生活在这个有世俗规则

    ,有法律道德的人类社会当。无论是怎样的渴望,我也不能做出这种违反伦理纲

    常的丑事。

    有几次我内心还会像鲁讯先生笔下的那位阿q般做精神胜利法一样的感想:“

    别看你们能和我妈上床做爱,可她心里最爱的人是我!是她自己的儿!”可这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