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骚妈正传【高H/NP/肉/简】 38

时间:2018-01-09作者:夕曦

    等我妈回到住处的时候,我早就躺在沙发床上进入了梦乡。睡着之前,我还在

    想:“现在不是有很多自己头上被带了绿帽的男人们不都自嘲着什么要想生活过

    的去,头上就得带点绿这句话吗?那我这个做儿的发现自己的母亲这样行为不检

    应该怎样自嘲呢……”午起床后,我发现我妈还在卧室里睡着。看她那副熟睡未

    醒的模样,我猜想昨晚的淫乱一定耗费了她不少的精力。

    之后我就轻手轻脚的洗漱,穿戴齐整的出门而去。出了社区后,我来到了一家

    离社区不远的网吧。进去后就在服务台办好了手续,找了台电脑上网。打开网页,

    我搜索着自己感兴趣的讯息。没用多少时间,我所要找的东西就出现在我的眼前。

    宁州市铭大船务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二千年,民营企业,总部设在宁州市武

    海区,注册资金五十万元,总资产一点三亿元,公司以国内船舶代理和沿海地区游

    船舶货物运输,集国内船舶管理、船货代理为一体的综合性航运企业。公司现在拥

    有船舶四艘,拥有对外管理船舶业务七艘,运输力为点八万吨运力。

    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这些有关于昨晚我去过的那个公司的资料。我的心里很平静

    ,手指点击着鼠标,继续的往下看着。在介绍公司领导的页面上,昨晚和我妈性交

    的,那个江总的照片就赫然挂在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的一行目录里。

    他全名叫江辉,今年三十岁,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不光是他在

    公司副总经理的一行目录里还挂有昨晚和范金燕滥交的,那个被称为阿彪的照片。

    他全名叫姚彪,和江辉同龄,同样也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

    “看来这两个人是同学啊。”内心这么想的我接着搜寻着那个最先在范金燕嘴

    里射精的男人。可惜,找了一圈我都没有发现他的照片。于是我放弃了搜索,关掉

    了网页后玩起了cs.或许很久没有玩的缘故,技术本来就不怎么样的我在游戏里频

    频被人爆头射杀。就这么玩了二十几分钟,我的被杀次数已达到了惊人的五十次。

    气的我是在心里暗骂不止,就差把键盘和鼠标给砸掉了。

    玩到下午二点多的时候,我终于忍受不了被别人在游戏里虐杀的丢人局面。

    随即起身去了服务台,结帐离开了网吧。走出来以后,我找了家面馆,在里面

    吃了碗牛肉刀削面。正吃着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来电显示,是我妈

    打来的。于是便接了起来说道:“妈,你醒啦。”

    “嗯,你在哪儿?”电话那头,她传来的讲话声有一点儿有气无力,听起来似

    乎是刚刚睡醒。

    见她问我,我一边放下了筷,一边回答:“哦,我去上网了。现在在外面吃

    面。”

    这话说完,我又关心地抢问道:“妈,你也没吃饭吧?要不给你带碗面?”

    她听到后想了一会儿也就答应了,不过答应之后她又对我说道:“小军,待会

    儿你回来的时候给妈妈带支红霉素眼药膏好吗?”

    “哦,好的。”答完后我向她问清了药店的地址,然后才挂掉了电话。

    吃完结了帐,我拿着用塑料袋装好的炒面出了面馆。走了一会儿以后,我发现

    了药店,随即便进去买了一支红霉素眼药膏。买完这东西,我就向劳动社区的方向

    行去。大概花了半小时时间,我就到了住处门口。用钥匙开门进去后,我发现我妈

    已经在厨房里准备着晚饭的食材了。于是我把炒面和红霉素眼药膏放在了客厅的桌

    上,随后便来到厨房门外,冲她说道:“妈,赶快把面吃了吧。”

    “回来啦,嗯,妈这就吃。”正切黄瓜的她回过头,表情温柔地对我笑道。

    这时,我装作无意地问她道:“妈,昨晚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听到我的问题,正背对着我继续切黄瓜的她明显地颤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

    稳住了身体,强自镇定地回答道:“哦,很晚才回来的。可能二三点钟吧。”

    我应了声,表示了解以后又和她闲聊了几句。接着便转身回房玩电脑游戏去了

    。

    打开电脑,还没玩一会儿,我就看见我妈从厨房里出来,拿起桌上的红霉素眼

    药膏后便进了卫生间并关上了门。不光这些,我发觉她行走的脚步有些拖沓,脸上

    的神情也有些不自然,似乎是在忍着什么疼痛一样。

    “昨晚玩的太疯,把肛门都给玩痛了吧?嗨!何必呢?”内心这样想的我无奈

    地摇了摇头,随后便继续玩起电脑游戏……晚饭过后,我和她便各自干着自己的事

    情。当夜色降临,华灯初上的时候。有些烟瘾上头的我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住处

    ,到楼下抽烟去了。

    在楼房下的一个角落,我从口袋里拿出昨晚买的华烟,用打火机点燃后就惬

    意地吸着。一根香烟很快就吸完了,还没过瘾的我又拿了根,接上火后就继续抽着

    。正当这根也快被我抽完之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定睛一看,才看清

    楚是那个齐斌。他此时正捌着脚,一瘸一拐地朝楼房这边走过来。从他走路的姿势

    上看,那次所受的伤对他的影响很大。

    他走的很慢,足足十分钟后才到了楼房前。见他快进楼道的时候,我下定了决

    心,随即走到他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咦,你是,哦……”觉察之后的他转

    过身看了我一眼,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道。我定了定心神,随后便问道:“怎么样,

    有没有兴趣谈一谈?”

    “谈啥啊?”已经认出我的他有些好奇地问道。我没有开口,而是对他摆了下

    手,之后就先回到了刚才我抽烟的地方。

    见我这副神秘的作态,他站在原地考虑了一会儿后才过来。两人站定后,我顺

    手扔给他一根烟,他接了后看了一眼,随后就笑道:“哎呦呵,小小年纪就抽烟,

    还抽这么好的烟。啧啧。”说完后也不客气,拿出打火机把烟点燃,闭着眼睛吸了

    口,慢地把烟气吐出来。

    见他这副享受的样,我也不生气,表情自然地开口说:“跟你商量个事,别

    在到处说我妈的坏话了。行不?”

    听见这话,他睁开双眼,神色诧异地诡辩道:“哦,你说的是这个啊。我有说

    过你妈的坏话吗?你不会搞错吧?”说完这话,他又用狡诘地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

    了我一番,随后就笑嘻嘻地开口道:“看你穿的不错,想必你妈给你的零花钱很多

    吧!这样吧,给叔叔我二千块,我就答应你,如何?”

    “这混蛋!”我的心里不禁暗骂着,但表面上我还是装出平静地模样,沉吟了

    一下,跟他说道:“可以,你立个字据,保证不再说的话我马上就给你。”

    “呵呵。”他听了后好象挺高兴,笑了笑后就接着讲道:“行啊,那现在就去

    我家,我给你写字据。”

    我和他就这么说定了,不一会儿,我就跟着进了他家。他住四零三室,房间里

    一片杂乱,空气污浊,几乎没有地方可以让我落脚。当我踢掉了两个箱,站在了

    空出来的地方的时候。他拿着笔和白纸从他的卧室里出来并问道:“喂,你带够钱

    没有啊?”

    我听了后拿出钱包,取出二千块钱攥握在手里,同时回答他道:“喏,钱在这

    里,你按我说的写,写完后我就给你。”他听到我的话,便把白纸摊在了一旁的桌

    上,嘴里吆喝道:“那你说吧。”于是我开始逐字逐句的说起来,他边听边写着

    。

    等写完后我拿起字据又细看了一遍,觉得没有差错了才把钱交给了他。接过我

    的钱,他高兴的眉开眼笑,一边点着钞票一边对我说道:“谢谢啦,你赶紧回吧。

    不然你妈就该担心了,小富翁。”

    看着他这副见钱眼开的小人嘴脸,忍着内心不快的我又提醒了他一句:“你要

    是碰到我妈,也别跟她说认识我。”

    “哎呀,行了行了。知道了。”只见他不耐烦地说着,眼睛却还紧盯着手的

    那叠钱。

    达成心愿的我也不想在他的房间多呆,于是便收好了字据,转身离开。一边慢

    腾腾地朝楼上走,我一边想道:“他妈的,我脑是不是进水了。这区区几个字就

    花掉二千块。这人的人品到底怎么样也没搞清楚。”

    很快,我到了住处门外。在门口立了一会儿,挠了挠头,暂时抛却了这内心的

    烦恼之后,我就拿出钥匙,打开了铁皮门……

    之后的两天时间,我妈一步都没有离开,就只是待在住处里修身养性。我也曾

    问过她为什么不去上班。她则告诉我她们做业务的不用天天去公司报道,只要完成

    公司交派给她们每个月的额定业务量,那剩下的日就能休息了。

    第三天的上午十一点半,还是在住处休息的我妈正和我吃着午饭。突然,她放

    在卧室里的手机响起了铃声。于是她放下了手里的筷,起身进屋,接起了电话。

    和电话那头匆匆说了几句后她就挂了。

    回到餐桌前坐下,她想了会以后便出声对我说道:“你先吃,妈妈有事要到公

    司里去一趟。吃完的话你把桌收拾一下,碗碟就放在洗碗槽那里好了,我回来会

    洗的。”我听到她的话,一边继续往嘴里扒饭一边点点头。随后她便又走进卧室梳

    妆打扮起来。

    没多久的功夫,穿着纯黑色的短袖衬衫和藏青色的及膝裙,还有一条透明丝袜

    的她从里面出来。在门口的鞋柜里取出一双同样是藏青色的高跟鞋穿上后她就跟我

    打了声招呼,接着就袅袅娉娉地出了住处。

    见她离开,我马上就跑到了阳台上,缩头缩脑的看着她进了轿车,驾驶着它开

    出社区。“看来肛门不疼了啊。她是去公司吗?要不去看看。”心里怀着这样想法

    的我随即拿出那天出租车司机给我的名片,给他打了电话。很凑巧,打过去并说明

    目前我所在的地点之后那司机告诉我他刚好在附近。于是我便马上挂掉了电话,飞

    快地出了门,朝楼下而去。

    等我上了出租车,他就掉转了车头,朝我所说的地址直驶而去。大概四十多分

    钟以后,车就到达了目的地……江海大厦。这幢大厦的楼正是我妈公司的办公

    地点。这些我都是从我妈印制的名片当得知的。付完车费,并跟司机称谢的我下

    车后一边朝大厦里面走一边寻找着我妈的车。

    很快,我便发现了她的波罗轿车,它此刻正停在大厦外面停车场的一个不起眼

    的角落里。为此我心里更加笃定,于是就加快了行进的速度,向大厦里走去。

    到了楼,刚出电梯门口的我就瞧见了那个开丰田越野车的男人。他这时正搂

    着我妈往楼道的另一侧走去。等他俩的身影消失后,我就悄悄地跟了上去。到了那

    儿,我才明白他们进了卫生间。于是我蹑手蹑脚地向里面前行。

    等进了卫生间,我发现这里有内外两个房间,外面的是男厕,里面的才是女厕

    。而且此刻里面的女厕正传来我妈和那男人的窃窃私语声。我见此,就把男厕的外

    门轻轻地关好并反锁,然后小心的走上前去,推了一下女厕那扇还未被关死的门后

    ,立刻就将里面的情形尽收眼底。

    只见那男人的手正毫不客气地从我妈衬衫开领处伸了进去,一伸进里面就立即

    撑开了黑色的胸罩,将它推上一点以后就摸到了那对丰满的乳房,边揉着边调笑道

    :“等着干你呢!来吧。”

    说完他便将我妈的裙提到她的腰肢上,一双被透明丝袜包裹着大腿,还有圆

    翘的臀部都露了出来,每一部分都是那么完美,那么诱人。只见脸色赤红他单手褪

    下自己的裤后就把我妈身体一压,就要往里冲去。嘴里着急地说道:“来吧,让

    我操操你。”

    “小声点!别让人听见了。”此时双颊绯红地我妈则轻声地提醒他道。身体也

    不由自主地靠着他。而他的手趁机伸到了我妈的胸前,肆意抚揉着她饱满挺拔的乳

    房,满脸淫笑道:“几天没摸,又大了吧,被别人摸过了没?”我妈听了他的调笑

    ,好象有些生气,朱唇里顿时娇嗔道:“哪里啊,现在是属于你的专利,怎么,你

    还想让我和别的男人上床啊?”

    那男人被我妈似怨似羞地话语撩拨的欲火更盛,顺势让她抬起臀部坐到了洗脸

    池上,我妈则抬起一条穿着丝袜的腿,在他正硬起来的阴茎上摩擦着。

    对我妈的这副姿态他非常得意,用手一边顺着滑嫩的大腿摸到了她柔软湿润的

    下身,隔着柔软的丝袜用手指把内裤拨到了一边,用手指顶着柔软的丝袜抠弄着湿

    润的阴户。

    顿时让我妈的嘴里发出轻声的呻吟,一张俏脸不知不觉地贴在了他的脸上,一

    股股热气透过朱唇传到他脸上,有如春天的暖风吹拂着脸面,暖洋洋,爽畅无比。

    他的手此时已解开了我妈的衬衫纽扣和黑色胸罩,正大力抚摸着那对丰满的乳房。

    乳头上传来的一波波酸麻的感觉不断刺激着我妈,同时炙热的阴茎不时碰触到着她

    粉嫩的腿股之间。

    很快,我妈便开始断断续续的呻吟。他也顺势把我妈转过来向前一推,让她趴

    在了洗脸池上。这时我已经可以清晰地看见我妈的肌肤开始泛起兴奋的微红,而他

    也不在迟疑,熟练地撩起了我妈的裙,露出了她圆润的臀部和黑色内裤,湿漉漉

    的阴部将那里润湿了一个不规则的圆圈。

    见此,他一下把我妈的内裤拉到了她的脚踝,取出早已准备好的避孕套带好后

    就把粗壮硕长的阴茎对准了阴户。我妈轻呼了一口气,随即把臀部翘了翘。很快,

    他就挺着阴茎插进了我妈那销魂的阴道,快速抽送了起来。

    此时我妈的下身已是淫液四溢,软软的暖暖的肉壁贴了过来,把入侵的阴茎包

    得紧紧的。使正在动作的他觉得舒服无比,立即大抽大送起来,速度也越来约快,

    身体开始摇晃。不光这样,他还从后面拍打着我妈那诱人的翘臀,刺激地她忍不住

    呻吟起来。

    他一边抽插,一边看着我妈美艳绝伦的肉体,一种从未有过的爽快感觉油然而

    生。神情愉悦地他双手把我妈的双腿提起来尽量分开,屁股急急挺动,让阴茎一下

    下直插到底,每一下都插到自己的阴囊顶着阴道口为止。

    没几十下的功夫,我妈的淫水就直往外冒,沾得两人的阴毛到处斑斑点点。

    我妈被干得在他身下起伏,阴道紧紧包夹着正在里面驰骋的阴茎,呻吟声也渐

    渐地大了起来,身体前倾,臀部后送,不停地迎合着他的抽送。两人的四条大腿紧

    缠不已,一进一出的非常激烈,说不出的诱人和淫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