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骚妈正传【高H/NP/肉/简】 36

时间:2018-01-09作者:夕曦

    “来,尝尝这蟹黄。”只见我妈说话的同时就把从蟹壳里挑出来的一小碟蟹黄

    放到了我的面前。我也拿着筷,一点一点的将这些味道鲜美的蟹黄送入自己的口

    细细品味。

    此时是第二天的晚上七点半。我和我妈正坐在宁州市武海区滨海路的一家海鲜

    夜排档里吃晚饭。上午起床之后,我和她都没有出去,就待在家里。她在卧室里看

    看电视,发发手机短信。我则接着玩电脑游戏。等到快午的时候她才从卧室里出

    来,进厨房烧午餐。吃过午饭,我和她又各自回房,继续干着和上午一样的事情。

    直到傍晚,在她的提议下我俩才出门,来到了这儿……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正当我刚咽下口的蟹黄时,我妈就语气温柔地出

    声问道。我抬眼看着她,略施粉黛,长发披肩的她今天穿了件菊黄色的短袖衬衫和

    一条及膝的黑蓝色纱裙,短裙下露出的白皙光滑的小腿上没穿丝袜,娇巧细嫩的脚

    上则穿着双白色的半高跟凉鞋。

    在我内心一如既往的赞叹她美貌外表的同时,嘴里也回答道:“不错,挺好吃

    的。”听了我的回答,她微笑着继续把蟹壳里残余的蟹黄挑出,放进我面前的小碟

    里。

    见她如此我也好心的说道:“妈,你别老是给我。这么好吃的东西你自己也吃

    点嘛!”

    “没事。”我妈答了一句后顿了下,接着拿起放在她面前的杯,喝了口饮料

    以后这才又说道:“这还有两只呢!有妈妈吃的。你就放心吃吧!”听她这么说,

    我便不说话,继续埋头动筷,大块垛颐着桌上那些鲜香四溢,味美无比的海鲜。

    我妈也跟我一起吃着,只不过她的吃相要比我优雅的多。

    听着身后大海之的海浪微微拍击着夜排档所在堤坝位置的波涛声,看着一整

    排蜿蜒数百米,星光点点,人头攒动,热闹喧嚣的海鲜夜排档。这样的繁华景致陶

    醉的我不禁心旷神怡,原本有些郁结的情绪也渐渐地好了不少。于是我开始边吃边

    和我妈聊起了家常。她此刻也表现的很开心,一边举止优雅,细嚼慢咽的吃着,一

    边跟我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

    正这么一边吃一边聊的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了几个客人。我转头看了他们一眼

    ,一共三男一女。其那个面容娇好,打扮得非常性感,穿着黑色无袖一步裙装,

    黑色真丝裤袜,黑色高跟鞋,长发后束的女人在看到我妈以后就叫了一声:

    “沈姐!你也在这里啊!”听到她的呼喊后,我妈也回过头看去。一见那女人

    ,她便不由地诧异道:“哎,你这么来了?”那女人笑着和那三个男人打了声招呼

    ,随后就走到我们这桌坐了下来,同时对我妈细声细气地说道:“嗨!陪客人吃饭

    呗!”说完她就千娇百媚地看了我一眼,之后又娇声对我妈问道:“呦!

    沈姐,这位是……“

    “哦,他是我儿。小军,快叫范阿姨。”不等她说完,我妈就好象怕她说出

    什么另人尴尬的事情似的,急急地打断了她并回答着,还让我跟她打招呼。

    “范阿姨好。”听完我妈的示意,我立刻微微歉身,礼貌地客气道。那女人听

    了立刻脸色娇媚地笑道:“哎呀!你就是小军吧?长得可真帅!常听你妈说起你。

    哦,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范金燕,是你妈的同事。很高兴见到你。”说话的同时她

    也伸着手对着我。见她这样我也伸出手,跟她握了一下。

    接着她便和我妈说起话来,不过她俩说话的声音很轻,而且那女人是几乎把嘴

    贴在了我妈的耳边窃窃私语,再加上旁边其他客人喝酒说话声的掩盖。因此她俩谈

    话的内容我一句也没听见。

    不过我却发现我妈的神情在和她的谈话时不时的变化着。一会儿微微皱皱眉

    ,一会儿眨眨眼睛,一会儿翘起嘴角,一会儿抿住嘴唇。这么多的脸部动作呈现在

    我眼前,或许可以让我借此猜测出一些什么。

    她俩说了几分钟后就跟我妈和我打了声招呼,起身告辞,回到了那三个男人坐

    着的桌那儿。我回头看了看他们那桌,只见她坐下后便笑靥如花地和那三个男人

    打情骂俏,完全不顾周围其他客人的好奇目光。就在此时,我妈出声对我说道:“

    小军,快点吃。吃完我们就回去吧!”

    “嗯。”随口应声回答的我赶紧继续低头吃饭。一边吃,我一边偷偷地观察着

    她的神色。此刻的她脸色还算正常,但那双大而俏丽的丹凤眼里所蕴涵地东西则能

    体现出她的内心现在其实并不平静。

    二十多分钟后,我们母俩结束了这顿晚餐。结完帐之后我俩就向外走去。

    刚走到范金燕他们那桌的旁边,她就笑呵呵地对我们母说道:“怎么走啦沈

    姐!要不在我们这儿多坐一会儿吧!”听到她的邀请,我妈便停住了脚步,浅笑着

    回答道:“不了,我们要回去了。你们继续吧!”

    “哎,这么早回去干什么嘛!再坐会儿,就算陪我行不?”她继续劝说道,还

    同时站起身,用手拉住了我妈的胳膊。“可是,这个,那个……”我妈好似为难

    的噎喻着,眼睛的余光还瞥向了我。见此,心里早有预感的我故作大方地对我妈说

    :“妈,那你就陪陪范阿姨吧!我坐出租车回去。”

    “瞧,你儿都同意了你还犹豫啥啊!”范金燕一边附和着我的话一边把我妈

    按坐在餐桌旁的椅上。我妈看了看我,考虑了一下之后就对我说道:“那你回去

    的时候注意安全。妈妈很快就回来。”听完她的话以后,我非常礼貌地和范金燕,

    还有那三个男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离开了。不过临走前,我注意了一下那三个男

    人。

    他们的年纪都不大,看起来基本在三十几岁左右。其一个穿着鳄鱼牌暗红色

    短袖t恤衫,白色休闲裤以及同色皮鞋的男人长相最为英挺。另外那两个男人则非

    常普通,都是一副衬衫西裤皮鞋的打扮。

    离开夜排档的我来到了我妈停放车的地方。在一旁的小卖部买了包华烟以

    后,我一边抽烟,一边暗暗地想道:“这个范金燕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女人。

    看她这个样,今天晚上我妈肯定会被她拖下水的。看来今晚又有好戏看了。

    “

    心怀着这样的想法以后,我便开始思考着今晚的跟踪计划。

    不一会儿,我就想好了计划。于是我迈着闲的脚步朝一辆刚载完客人,此刻

    还停在路边的一辆出租车走去……到了晚上快点的时候,已经坐在花了我八百块

    包下的出租车里近四十分钟的我终于见到我妈和范金燕,还有那三个男人从夜排档

    里出来的身影了。

    等到他们一行靠近的时候,我发现我妈和范金燕,还有那个长相英挺的男人上

    了我妈的车,而且是那男人坐在了驾驶座上。另外两个男人则上了一辆深色的奥

    迪越野车。很快,两辆车就一前一后的发动,驶出了停车的地方。见此,我赶忙对

    出租车司机讲道:“师傅,麻烦快跟上那辆白色波罗。”

    “好嘞!”平白无故得到八百块,正高兴的和我闲聊的司机在听到我的指令后

    立马应声并发动了车,然后也开到了公路上,不紧不慢地跟在我妈那辆车的后面

    。前面他们的车在开出滨海路后向左拐弯,径直向武海区的主城区方向驶去。

    二十多分钟后,跟在后面的我就发现两辆车开进了一幢名叫国昌大厦的写字楼

    地下停车场。于是我便叫司机停了车。这司机很殷勤,他并没马上停下,而是一直

    把车开到了地下停车场的入口才停了车。在我下车的时候还给了我一张他自己的名

    片,说是以后要用车就联系他。我也非常痛快地答应了。之后便匆匆地朝地下停车

    场走去。

    等我到了占地庞大的停车场时,早就没有了他们一行人的身影了。于是我四处

    张望,很快就瞧见了左侧的一台电梯,那电梯门上的指示灯正不停地闪烁。我走近

    一看,指示灯刚好在十五楼的数字位上停住了。“应该就是他们了。”内心如此想

    的我也随手按了下电梯按钮。等它下来之后我也进到里面,按下了去十五楼的数字

    键。电梯也很快合上了门,笔直的向上移动。

    到了那儿一开门,我就看见对面墙壁上几个金色的大字铭大船务。在向里探头

    望去,我欣喜地发现安全门是半开着的。

    于是我猫着腰,踮着脚,十分小心谨慎地朝漆黑的办公区里行进。将安全门合

    上后继续向前,直到在通道的尽头,我才发现一道微弱的灯光,是从一扇还没有关

    死的房门里发出的,里面还传来阵阵歌声。一个男人正鬼哭狼嚎地唱着齐秦的《北

    方的狼》。于是我就悄无声息地走到门口,眯着一只眼往里面看去。

    房间里不光面积大,而且布置也十分奇特。房顶上的镭射灯光,一侧墙面上的

    大屏幕液晶电视,光洁的大理石地面,间铺着图案精美,做工考究的高级地毯。

    另外还有整套的点歌系统,欧美流线造型的茶几,还有皮质沙发。房间的一角还摆

    放着一个酒柜,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外名酒。“这跟外面的ktv没什么两样了。”

    心里这样想的我眼睛则没放松,继续瞧着。

    只见一首歌唱完,在沙发上分别落坐的几人,包括我妈都不约而同的纷纷鼓掌

    。而唱歌的男人,也就是那个长相英挺的男人也对我妈他们客气地称谢。我见他们

    的神色除了脸上都有些红润以外,其他一切正常。看来在夜排档时他们并没有喝太

    多的酒。

    等那唱歌的男人坐到我妈的身边时,另外一个男人已拿着从酒柜里取出来的两

    瓶芝华士放到了茶几上,嘴里同时对我妈说道:“沈小姐,听范小姐说你歌唱的不

    错。要不要唱一个,也让我们几个饱饱耳福?”

    “是啊,沈小姐,让我们欣赏一下你的歌喉吧!”那个刚才唱歌的男人也随声

    附和道。他还把自己手的话筒放到了我妈手上。与此同时,正在和另外一个男人

    聊天的范金燕也出言劝着我妈:“沈姐,唱一个吧!”我妈见盛情难却,只好站起

    身,唱了首《青藏高原》。

    完美动听的歌声惹得他们不时的叫好,唱完歌以后更是掌声如潮。那长相英挺

    的男人在等我妈重新坐下后就端着两个酒杯,把其一杯递给了我妈。嘴里还说道

    :“来,沈小姐。为了你的歌声,我敬你一杯。”接过酒杯的我妈也跟他碰了下杯

    ,随后轻啜了一口杯的酒。接着两人就聊了天来。

    两人就这么一边喝酒,一边聊天。那男人风趣的言谈也不时引逗的我妈捂嘴娇

    笑。过了一会儿,在对面的沙发上,范金燕和另两个男人竟然开始互相搂搂抱抱,

    摸来亲去了。

    见到这种情况,我妈的表情立刻变得尴尬起来,她涨红着脸,羞答答地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