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骚妈正传【高H/NP/肉/简】 31

时间:2018-01-09作者:夕曦

    等回到宾馆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毫无睡意的我颓废地躺在松软的床上想

    着那些令我烦恼的心事。“他说的是真的吗?还是他因为垂涎与我妈的姿色而对她

    造谣伤?来达到他的目的?但如果他真的看到过,没撒谎的话。那……”

    脑里翻来覆去乱想着这些的我思绪缭乱,根本就无法对此做出判断。自从发

    现我妈和小夏的奸情以后,我的生活和心理都发生了感变。对于那些淫糜秽乱的性

    交场面,从开始的震惊,愤怒,再到渐渐地适应,接受,甚至憧憬,渴望。

    我也开始慢慢地了解到我妈的另一面。

    是她让我明白,一个成熟漂亮,充满魅力的女人在如今这个到处是诱惑,陷阱

    ,还有危险的社会要想对自己的丈夫从一而终是多么的困难。

    半晌后,想的头都有点儿发痛的我从床上坐起,然后拿出香烟,抽了起来。

    香烟一根连着一根的被我吸完。房间内烟雾缭绕,空气浑浊。但这并没有让我

    停止抽烟。

    来到房间的窗户前,我一手打开窗门,另一手的指间仍然夹着烟头。宁州是个

    海滨城市,夜晚阵阵的海风吹入房间,让烟气散去的同时也轻拂着我的脸庞。

    感受着这清凉润心的海风,渐渐地让我好受了些。内心的复杂思绪也暂时退逐

    与脑后。在窗前吸完手里的这根烟以后,我便顺手将烟蒂扔出窗外,关好窗户,脱

    衣上床睡觉了。

    这一觉我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十二点多以后才被电话声吵醒。有点儿不爽的我

    将电话接起后听着。原来是前台服务来询问我今天是否还要住。我想也没想就跟前

    台确定了今天继续入住并告之等会儿过来续费。说完这些我就把电话挂了。

    重新躺下,又睡了一小会儿以后我才起床大便,洗脸刷牙。等这些完成之后已

    经清醒的我又从烟盒里抽了根烟,将它点燃。还打开了电视,边看边吞云吐雾。

    与此同时心里也盘算着今天的行程。半小时之后,做出决定的我先开手机,给

    班主任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后我跟他撒谎说自己病了,需要休息一天。班主任也

    没怎么怀疑,很痛快地答应了我的要求。

    打完电话,我便出了房间。去一楼大厅的前台续交今天的房费。没花多少时间

    前台服务员就给我换好了新房卡。我收好房卡,随即离开了宾馆。在街上等来出租

    车后,连午饭都没吃的我就坐着它直奔解放路商业步行街。

    这座繁华富裕的城市交通却很让我失望。因为解放路位于市心,所以司机并

    不敢开得太快。再说今天又是周末,出来逛街的人和车就显得非常多,造成了道路

    的拥堵。因此出租车一路过去连等了好几个红灯。坐在车里的我看着路上车来人往

    ,川流不息的热闹场面,也不禁叹为观止。

    等出租车好不容易地把我载到了目的地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快到三点钟的

    时候了。今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温度也接近了夏天的水平,非常炎热。因为出

    租车上的空调没开,所以热得口舌发干的我付了车费后赶紧下车,向一个买冷饮的

    路边摊位跑去。在那儿买了瓶冰镇橙汁,打开后狠灌了几口,感觉好点之后我便拿

    着橙汁,迈着不紧不慢地步在步行街上逛了起来。

    此时街上的行人很多,其绝大多数都是年青男女。他们这群人好象并不怕被

    灼热的阳光晒伤,都一个个穿着靓衣酷装,造型缤纷,行态各异的在街上闲地逛

    着。不过这些都不是我想关心的。走了一会儿,我找了家麦当劳。在里面吃了些东

    西,填饱肚后我继续在街上逛着。直到在一家数码设备店的门外,我才停下了脚

    步。考虑了一下,打定主意后我就进了店内。

    这是一家综合性的数码设备专卖店。室内面积不大,但各种数码产品琳琅满目

    ,一应俱全。之所以到这儿,是因为我决定买数码相机。在店员的热心介绍和推荐

    下,我选购了一部尼康数码相机。

    它一千二百万的像素,四倍数码变焦和十五倍的光学变焦,四十三兆内存,三

    英寸的显示屏,内置的闪光灯,还有防抖动,自拍,连拍等功能。售价二千三百多

    块,不是很贵。这价格完全在我的接受范围内。于是我爽快地交钱,然后拿着它出

    去了。

    买完相机后我再也没有买其它东西,而是继续在街上东游西荡。二个小时过去

    ,快点钟时我先是到便利店买了香烟和面包,还有矿泉水。然后拦下辆出租车,

    再次出发去我妈的租住地。出租车经过近一小时的行驶才把我送到。此时夜幕已经

    降临,我一边朝社区里面走一边抬头仰望天空。天上皓月当空繁星点点。

    这样的景致在刚才的市区里是看不见的。因为在大功率景观灯和五颜色的霓

    虹灯渲染下,人们的肉眼根本就看不清天上的星云。所以我们人类在科技明高度

    发展的同时也在飞快破坏着大自然原本的素美。

    略作感慨以后,我便将这些杂七杂八的念头抛到脑后,开始加快速度朝里面走

    去。到了我妈租住的楼房下,我转了一圈后气馁地发现她那里是漆黑一片。

    但气馁归气馁,我还是上了楼,想去看个究竟。沿着破旧凌乱,壁墙斑驳的楼

    道一路向上。到了顶层楼后,我看了看零三室外面的铁皮门。这门上的铁皮锈

    迹斑斑,隐隐开裂。见此我叹了口气,随后踱到门前,将耳朵贴在铁皮门上仔细地

    听着。听了好一会儿功夫,门里面都没有丝毫动静。见此我只好悻悻地回身下楼,

    在楼下花坛边的角落里坐下,拿出水和面包,一边吃喝一边等着。

    就在我吃完面包,拿出烟抽起来的时候。楼房外侧的路上走来了两个人。我借

    着昏黄的路灯看了一下,发现其一个就是昨晚在小卖部谈论我妈的那个自称齐斌

    的男人。

    另一个男的则没有见过,看起来应该是齐斌的朋友。齐斌今天的造型有点惨不

    忍睹,头上裹着厚厚地纱布,一只眼睛肿起,右手被石膏夹板固定着,弯曲在他自

    己的胸前。走起路来也是一瘸一拐。嘴里也不停地发出“唉呦唉呦”的呼痛声。正

    当他俩快到我跟前的之时,我连忙拿出手机,低头装作发短信的模样在手机键盘随

    意地摁着。此时他身旁的那个朋友的说话声也传到了我的耳。

    只听他好似埋怨的说道:“叫你别去那场赌你非要去!怎么样?吃苦头了吧

    !这还是轻的我告诉你。前阵有个外地人在那儿输光了还不上钱还耍横,结果愣

    是被那伙人拖到地下室卸了一条胳膊!今天要不是我刚好在给你通融通融,不然你

    小也肯定是那待遇!”

    齐斌听着他的话也不作回答,只是垂着脑袋步履蹒跚的朝楼道内走去。那人说

    完看着齐斌这副尊容,也叹了口气,随后便扶着他上了楼。

    没过一会儿,齐斌的朋友就下了楼。一边走他还一边拿着手机低声下气的打着

    电话。我听不到具体内容,但对这我可并不关心。等他走远,我便站起身,迈开

    脚步开始在社区里晃了起来。这社区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前后大约有四十几幢楼房。有些楼房边的路上也停着车,不过大多都是些桑

    塔纳,奥拓,捷达,奇瑞qq之类的便宜货。逛了没多久就让我失去了兴致。

    于是便回到了我妈楼下,缩在花坛边,忍受着蚊蝇侵袭的同时继续等待着。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手表上的时间走到了晚上十点正的时候。一辆车身宽大的

    丰田越野车开进社区,停在了我妈的楼下。越野车的车灯在我眼前一闪而过,但就

    是这一刻的闪烁使我清楚地看到坐在副驾驶位上的人正是两个月没见面的我妈。见

    此我赶紧躲进了花坛,在花草灌木的掩护下一边拿起早已准备好的数码相机一边等

    她从车上下来。

    但等车停下,车灯熄灭以后里面并没有什么动静。我妈和那开车的人也没从

    车上下来。由于我现在躲藏的位置正对着越野车的侧面,而那边的车窗上又贴有车

    膜,所以我根本就看不见两人在车里干什么。这种情况的出现让我急得是抓耳挠腮

    ,连连腹诽。与此同时内心深处更是对齐斌昨晚的所说之话确信了几分。

    没过多久,正紧紧凝视着越野车的我忽然发觉这车开始轻微的晃动起来。这下

    我立刻明白了车里面正发生着什么。于是我缓慢而又小心地在花坛里挪动起来。

    借着草木的遮蔽来到了越野车正面,看到车里的景象后顿时就让我的心跳快了起来

    。

    因为我瞧见我妈那穿着黑色搭拌扣高跟凉鞋的玉足竟然在方向盘上伸着,在路

    灯的映衬下纤细高巧的金属鞋跟闪着光芒,还在不住地摇晃,同时那双修长丰盈,

    白皙光滑,并没有穿丝袜的大腿也在灯光下时隐时现。

    此刻在她的身上,一个留着寸头,穿着浅色短袖t恤衫,裸着下身的男人正背

    对着我不停地在我妈身上拱耸着。只不过他的脊背挡住了我的视线,如果不是刚才

    已经看见,我现在根本就无法确定里面的女人就是我妈。见此,我轻吁了口气,调

    整好呼吸以及情绪以后就端起相机拍摄了起来。

    一连拍了好几张,车的牌号,交媾的场面,我妈的高跟鞋,男人的背影。

    这些景象都没有被我放过。随后我收起了相机,继续窥看着车里面的香艳情景

    。

    那男人此时加大了在我妈身上动作的力量以及速率。

    因为越野车内部十分宽敞,不用担心施展不开。所以他每次抽插都是高高抬起

    ,重重落下。在他这样的动作过了一百多下之后,我看到我妈的玉足突然用力的抬

    了起来,这样的动作给人一种紧绷的感觉。我也明白她此刻到达了她自己情欲的颠

    峰。

    而那男人在我妈高潮以后也猛烈地顶送了十几下,随后身体就轰然下坠,倒在

    了我妈的身上。很明显,他射精了。他俩的身影都消失在越野车正面的挡风玻璃下

    ,只有我妈那露着娇嫩脚趾的高跟凉鞋还在方向盘上若隐若现。

    四五分钟以后,男人从我妈身上爬起,坐回到驾驶座。他用手在自己身下摸索

    了片刻,弄完后他便按下了车窗开关使其打开,把手里的东西给扔了出来。接着他

    从挡风玻璃旁的纸巾盒里抽出几张纸巾,开始擦拭起自己的阴茎。我也借着自己的

    好视力看清了男人的长相。一张标准的国字脸,眉浓鼻挺,眼大唇薄,气宇轩昂。

    看上去四十几岁,也算得上是位英俊的年男人。

    与此同时我妈也缓缓地起身,整饬着自己的衣物。在路灯的映衬下,她发丝凌

    乱,脸泛桃花。在攀上情欲颠峰,此刻仍在余韵之的她一举一动都显得娇柔无力

    ,惹人怜惜。只见她先拉好挂在自己玉臂上的上衣肩带,接着双手向后,伸进衣服

    里扣好胸罩,抚弄了一下。然后她便伸手拿起自己的内裤,穿好后又将自己的裙

    拉了几下,弄平上面的褶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