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骚妈正传【高H/NP/肉/简】 28

时间:2018-01-09作者:夕曦

    在学校的日很是枯燥。每天就是重复着教室,食堂,寝室这三点一线的生活

    。周而复始,没有止境。班主任和每位任课老师也几乎不会放过任何的机会对我们

    耳提面命。什么即将进入高三啊,高考马上就要到来,时间宝贵啊,好好努力啊等

    等诸如此类的废话。有时候这样的反复说教能够惹得我们全班同学怨声载道。不过

    这也没有改变他们,所以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忍受。

    那次去金源ktv之后的第天。刚好是我和我妈约定去她那里的日。

    因为前一晚我在家玩电脑游戏玩得很晚,所以直到午十二点的时候我还没有

    起床。熟睡之的我这时被客厅里传来的电话铃声给吵醒了。本来我不想接,但铃

    声一直响着。

    无奈之下,大脑还处于迷糊状态的我只好起床,慢地走到了电话旁接起了

    它。还没讲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我妈的说话声:“小军,你怎么还在家啊?

    忘记今天到妈妈这里来了吗?“她的话让我猛得记起那天的约定。

    于是我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以便自己能清醒一些,嘴里同时也回答着她:“

    没,没有啊。我昨晚睡迟了,刚起床。我这就过来。”

    “哦,那你还是在家等着吧。妈妈开车来接你。”听完我的回答后她这样说道

    。“哦?妈你考出驾照了?”我这时好奇地问道。“嗯。”她应了一声,然后继续

    讲着:“是星期一刚拿的驾照,妈妈还买了车,是前天在省城和你夏叔叔一起去买

    的。等会儿妈妈就开过来,到了在给你打电话啊!先这样吧。”说完后她就挂了电

    话。我也把电话放好,进了卫生间洗漱。

    等到她再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早以穿戴整齐,准备着出门。接完电话,我便出

    了家门,来到了我家小区的大门口。刚到那儿,一辆崭新的蓝色东风标致二零轿

    车就出现在我的眼前。里面驾驶座上我妈正摇下车窗,微笑着冲我招手。见她示意

    我上车,我便小跑了几步,来到副驾驶座的车门前把它打开后坐了进去。

    刚坐定,我妈就启动了车,她一边开车一边好似不满地说道:“你这孩呀

    ,那天还是自己说要过来的。结果还要让我来接。说,是不是昨晚玩游戏玩了通宵

    ?”

    “嘿嘿。”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眼睛则观察起她今天的打扮:长长的波浪

    发依然披散在她脑后,上身穿着件时髦的女士牛仔服,内里套着件黑色长袖刺绣衬

    衫。

    下身一条紧身的牛仔裤裹住了她修长丰盈的大腿,足下蹬着一双红白相间的平

    底休闲鞋。更为难得的是她今天还带了副宽边女士墨镜。身上还散发出阵阵沁人心

    脾的香水味。这样的造型更加让她显得美丽时尚,艳雅不凡。

    “呵呵,傻小怎么这么看我啊?”此时见我一脸痴迷的表情。她不禁为自己

    依然美丽的容貌以及今天的穿着而感到满意。脸上的神情也比刚才柔和许多,与此

    同时嘴上也这样问道。我也随即嬉皮笑脸地赞扬她道:“漂亮!妈你今天真是漂亮

    !”

    “臭小!也学会油腔滑调了。别以为这样妈妈就会放过你了。我和你班主任

    又通过电话,这次你要是期考试拿不到前十名,他会把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的。

    到时候你可别怪妈妈,我肯定会没收你的电脑的。听明白了吗?”

    “呃,明白了。”我听完不禁吐了吐舌头,回答后就开始用眼睛的余光扫视起

    轿车内的环境。没一会儿的功夫,我开始问她:“这车多少钱啊?妈。”

    “连牌照加第一年养路费还有保险,总共万千多。”她一边小心地驾驶一

    边回答我。

    话音刚落,她又反问我道:“怎么样?这车你觉得好吗?”

    “还不错。”我摸着身下的真皮座位,同时嘴上这么回答着。她听了后很高兴

    ,脸上又洋溢出快乐的表情。“对了,夏叔叔呢?怎么没和你一块儿来?还是他又

    出差了?”这时候我又问道。

    “嗯,他又出差了。昨天走的。”这个问题立刻让她的好心情蒙上了一丝阴霾

    ,神色变得有些哀怨,语气也显得有点儿落寂。见此我只好止了继续发问的念头

    ,朝一边的车窗外望去,欣赏着外面的景致。她也不说话,专心地驾驶着车往云

    飞小区驶去。

    车一路前行着,途小夏给我妈打了个电话。由于她在开车不方便,因此是

    我接的电话。我和他在电话里随便地聊了几句,然后我就把手机放在了我妈的耳边

    ,以方便她和小夏通话。

    他俩在电话里彼此关心和问候了一下,我妈也一改刚才有些失落的表情,温柔

    地提醒他别抽太多烟,应酬的时候不要喝醉。他在电话那头也满口答应。随后他们

    就结束了通话。车此时也已开进了云飞小区,我妈的驾驶技术还算可以,稳稳当

    当地把车停在她所住的公寓楼门口后我俩就下了车,朝楼上走去。

    乘电梯上楼,来到房间门外之后,我妈就用钥匙打开了房门。随后我和她一块

    儿换上拖鞋进了房间。进去后我发现客厅一旁的餐桌上已经摆放着我妈烧好的菜肴

    。“你先坐下吃吧。妈妈再去把汤给热一下。”这时我妈出言对我说道。说完她便

    脱下了牛仔服,进了厨房。我也坐到了餐桌边,拿起筷,打开桌上放着的一罐椰

    汁后开始吃了起来。

    几分钟以后,我妈就端着热气腾腾的汤出来了。把汤放在桌间后她也坐了

    下来,和我一同吃着。

    “下午妈妈陪你去超市买点儿你吃的补品怎么样?”刚吃了一会儿,她就问着

    我。我听后也点点头回答:“行啊。”接着她又问道:“那你还有什么东西要买?

    ”

    “别的啊,没别的了。不用买了。”我考虑了一下后说道。

    “嗯,那吃吧。”她听了后这样说道。于是我加快了速度吃起来。“慢点儿吃

    。”见我一副狼吞虎咽的模样,她好似埋怨地提醒我。“哦。”我听了赶紧咽下满

    口的米饭和菜之后应声道。她瞧我这样,也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午饭过后,我妈起身收拾碗筷。我也没有闲着,而是帮她一同整理。在我的协

    助下她很快就把碗筷以及餐桌给收拾好了。就在我们母在卫生间洗手之时,她摆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起了铃声。于是她连忙用毛巾擦了擦手,随后走到茶几旁去接

    电话。

    而我则一边搓洗自己满是油渍的手一边偷偷地看着她。只见她拿起手机,看到

    来电显示后就走进了卧室。卫生间离卧室有一段距离,她又压低了说话声,所以我

    并不能听清她在说什么。一会儿以后,她从里面出来,满脸歉意的对刚出卫生间的

    我说道:“儿,真对不起!妈妈的一个朋友有些事情要找我。所以待会儿妈妈不

    能陪你去买东西了。”

    “没关系的妈。”我听了之后平静地回答。因为我敢肯定电话是谁打来的。

    这时她拿起坤包,从里面装得钱包里取了点钱递给我。嘴里还说道:“来,这

    钱给你。等会儿妈妈把你送到超市那里,你自己去买,行吗?”我接过了她手里的

    钱,点了点头算作答应。而心里我已经作出决定,待会儿要跟着她,瞧瞧她会去什

    么地方。

    二十分钟后,我和她离开家,乘坐电梯下楼。由于时间仓促,她也没有换衣服

    ,还是穿着一身牛仔装,墨镜也没忘了带着。坐上车后她马上发动车开出了云飞

    小区。路上我一直偷偷地观察她脸上的表情。但因为被她佩带的宽边墨镜所阻挡,

    使我瞧不出任何端倪。

    行驶了十多分钟后就到了超市。在一边停下车后我便和她道别并下车。双脚刚

    粘上地面,我妈就在我背后冲我讲道:“小军,补品记得一定要买。别只顾着玩,

    自己的身体自己要掌握。听明白了吗?”

    “知道啦!”已经在往超市方向行进的我随意地向后挥了挥手,嘴上这么回答

    道。紧接着我加快了脚步,进了超市后,一闪身躲到了超市一楼大厅最外面侧的柱

    后面观察我妈的举动。

    只见她掉转了车头,驾驶着它朝道路的另一方向开去。见此我飞快地从超市里

    跑了出来,在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我就让司机跟上她的车,司机也没

    多问,开着车一路跟着。越跟我越发肯定她是去见陈凯。因为她驾驶的车是朝我学

    校的方向而去的。

    果不出我所料,大约二十多分钟以后,她把车开到了学校附近的那个小镇街口

    。于是我叫停了出租车,付掉车费后下车朝那边小心地走去。此时她也停好了车,

    从车上下来之后往小镇内前行。我和她相隔有将近百米的距离,因此我也不用担心

    被她发现。

    就这样没过多久,我就见她进了上次陈凯从那里出来的那幢二层民房。见此我

    便加紧速度,很快也来到了民房门前。推了一下外面的铁门后我发现这门是虚掩的

    ,并没有被刚进去的我妈关好。接着我又向四周看了看,觉得没有人注意以后就轻

    轻地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这幢民房的庭院规模不大,除了有一棵小树之外周围还堆放着一些纸箱,旧家

    具之类的杂物。我蹑手蹑脚地往前走着,来到房门外的时候我见到地上摆放着四双

    鞋。其一双是我妈的平底休闲鞋外,还有两双篮球鞋和一双女士跑步鞋。

    “还有谁也在这儿?”带着内心这样的疑问,我用手拉了下外门的门把。门是

    关死的,无法进去。这样的情况让我感觉有些丧气。但我没放弃,仔细查看以后发

    现民房的一侧有一大堆砖头堆积在那里,可以让我踩着它爬上二楼。于是我毫不犹

    豫地行动起来,借助自己的臂力轻松地爬到二楼。

    到了二楼后,我蹲下身,猫着腰来到二楼第一间房的窗户探头朝里张望。

    窗户上的帘并没有拉严,所以我抬眼就瞧见了里面那淫乱的景象。只见一个

    通体白皙,身材妖娆的女人躺在房间一角的床上。两条雪白的长腿在一个男人的肩

    膀上正用力的伸直,五个粉红的脚趾用力的弯着,双腿大大的张开着,两个虽说不

    大,但却不失挺拔精巧的乳房正上下的摇晃。

    我定睛仔细望去,才发现那个拼命猛干的男人就是大东,而在他身下的女人正

    是上次在金源ktv出现过的纪晓梅。“原来他俩也在这儿。”我一边这么想一边继

    续偷看着。

    此时大东就趴在她身上,屁股一下一下用力挺动,而纪晓梅则淫荡的配合着他

    的抽插,嘴里还不停地淫叫着:“好爽啊……快干……哦……好哥哥……我大鸡巴

    的……啊……你的鸡巴插得妹妹快活死了……啊……爽死了!”一边淫叫一边用她

    自己的臀部尽力的往上顶,整个阴道里的嫩肉就像怕失去阴茎一样,死命的夹着。

    而大东也用双手把着她的胯部,下身加大抽插的力度,强烈的刺激让纪晓梅的

    牙齿都轻轻的咬了起来,不停的轻吸着气,发出“嘶嘶”的声音,玲珑娇巧的臀部

    更是不停的颤抖,两腿也抬的高高的。

    “骚货,你还挺紧的嘛,我的够大吧?”这时大东一边问她一边大力的抽插着

    ,同时双手已经伸到她的胸前,玩弄着那对精巧的乳房。“大……好大……干得我

    好爽……东哥……好好的……干……用力的干……我……啊!”纪晓梅就这么骚浪

    地回应着,同时双手也紧紧抱住大东的屁股用力往下按,臀部更不停的摇动。

    可能在感受到她阴道里的嫩肉死命挤压后的快感,大东更加兴奋的用双手抱着

    她的臀部,奋力的向下猛插着。床板也被他的抽插弄得“咯吱咯吱”的摇晃。

    而她满头的秀发也散开着,挺拔精巧的乳房在胸前晃动,粉嫩的乳头被大东含

    到了嘴里,粗大的阴茎在她双腿间有力的撞击着。

    她也轻咬着嘴唇,半闭着眼睛,放浪的淫叫着。这样过了十多分钟,大东就将

    头紧贴在纪晓梅的双乳上,用嘴疯狂的轮留在她的乳房上吸吻着,啃咬着。下身的

    阴茎则深深插到她的身体里开始射精。“啊……爽……爱死你了……啊!”

    高声骚叫的她这时双腿夹在大东的腰上,浑身也不住颤抖着,感受着他在自己

    体内的喷射。

    看到这儿,我失去了继续偷窥他们的兴趣。而是屏着呼吸,猫着身一步步地

    向旁边第二间房的窗户下挪去。等到了那里,我探头一看。房间窗帘大开着,里面

    也根本没有任何人。

    只能瞧见房间内乱糟糟一片,空啤酒瓶、烟蒂、花生瓜壳、吃了一半的快餐

    盒、被揉成一团桶装方便面、脏衣服裤、没洗的袜、使用过的避孕套等等肮脏

    的东西在里面随处可见。也幸好窗户是关着的,不然的话这些东西所散发出来的臭

    味肯定会把我给熏死。

    “这里没人,外门只有四双鞋。这里总共就三间房。那么我妈应该和陈凯在第

    三间房了。”心里怀着这种判断的我继续朝前迈进。可我还没靠近那房间,从里面

    就传出阵阵似有若无的淫浪叫声。于是我赶紧移到那房间的窗下,朝没拉严实的窗

    帘缝隙往里面望去。

    只见我妈坐在房间内正的床沿上,娇躯正被陈凯搂着,她全身的衣物已经被

    褪下,只剩杏色的蕾丝花边胸罩和同色的高腰蕾丝内裤还穿在身上。而陈凯则是浑

    身赤裸,他的双手摸着我妈光滑细嫩的玉背,然后沿着脊背滑到了她圆硕的翘臀上

    。两手抓起一块臀肉,颇有兴致地把玩着。看到这儿我又把目光移向了另外一边的

    电视机,这才觉察到刚才听到的淫叫并不是我妈所发出的。

    而是电视屏幕上播放的,那异常淫糜的画面所带来的声音。在电视里,一个妙

    龄的,身材火辣的西方白人女郎正淫荡地给两个黑人男轮番口交着。这令人喷血

    的淫靡画面,伴随着女郎狂放的、充满情欲的浪叫。顿时就让我的心跳加快了许多

    。

    “哦!”随着我妈的一声低吟,我将目光转回到她和陈凯的身上。此时的她已

    被陈凯压倒在床,胸罩也被取下,落在床的一角,修长的双腿此刻正弯曲着踩着地

    面。而陈凯的嘴不住地在她的娇躯上来回游弋。朱唇、耳垂、玉颈、乳房、小腹、

    肚脐这些地方都没有被他放过。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以后,他抬起身体,靠在了床头柜上之后表情淫邪地对还横

    躺在床,微微喘气的我妈说道:“来吧,起来舔我的鸡巴!”满脸通红的我妈听了

    以后缓慢地直起身,跪在他的面前。接着双手捧起他已经涨大的阴茎,伏身用朱

    唇含住了他的龟头。

    看着我妈这么美艳成熟的女人此刻象狗一样的跪趴在床上,吸吮着他自己的阴

    茎。这强烈地快感刺激地他大声叫嚷起来:“啊!舒服!真爽!”手也随即行动,

    捧住她的脑后,近乎变态的往她唇腔里捅插着。以便能让他的阴茎顶到了她的喉咙

    底部。

    “咳,咳,咳。”这样猛烈的插弄顶得我妈的喉咙十分难受。随即便吐出了阴

    茎,不停地咳嗽着。而陈凯可能也是忍受不住了,在我妈停止咳嗽以后就伸手将她

    的内裤拉脱并让她趴好,手和膝盖支在床上,臀部高高撅着以方便他进入。

    我妈则非常听话的按照他的示意摆好姿势。随后他就把自己的阴茎从她的后面

    插了进去。一进去,我妈就扬起螓首呻吟了一声:“哦!”那轻灵悦耳地呻吟立刻

    就让陈凯兴奋地无法自拔。

    他把胸口贴到了我妈的玉背上,手也伸了下去,捏住了那对丰润圆挺的乳房用

    力的揉搓着。屁股猛烈摆动撞击阴道的同时嘴上也喘着粗气的叫道:“爽!太爽了

    !我干!我干!”我妈被他搞得螓首乱晃,长发纷飞。

    娇躯也随着他的抽送前后摇动。朱唇也大张着,“呼呼……”的娇喘不止。

    这么抽插了一阵之后,陈凯拔出了已经湿漉漉的阴茎。将我妈的娇躯翻转过来

    ,重新让她躺好后再次压了上去。这时我看清了我妈的表情。

    她眼神茫然地看着陈凯,红晕密布的脸上却充满着情欲的渴求,还有一丝黯然

    地羞意。很快陈凯就掰开她的双腿,挺着阴茎再次插进了她的阴道,随即开始动作

    起来。

    “嗯……嗯……嗯……”我妈毕竟抗拒不了生理上的反应,没过一会儿就轻轻

    的呻吟起来。他极有规律挺弄着,几乎每隔四五下以后阴茎就全根没入,死死地捅

    进我妈的阴道,在宫里面搅动一番之后再慢慢移出,继续抽插。

    这样老练娴熟地玩法弄得我妈很快就来了高潮。娇躯也随之不住的颤栗着。

    嘴里的呻吟也逐渐大声了起来:“哦……啊……啊……噢……啊。”陈凯听着

    她的淫叫,表情马上就变得非常得意。于是他一边更加努力的操弄着,一边还无耻

    的问道:“舒服吧?”

    “嗯……嗯……嗯。”我妈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用这样的呻吟做着答复。

    “操!不说。”他似乎对此不满,嘴上一边说一边还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随即

    他俩肉体间撞击的“砰砰”声就使我听得更加清楚了。

    “嗯……轻……轻一点……哦。”在他身下的我妈这时似乎承受不住他这样猛

    烈地纵送,紧闭着双眼哀求道。

    “呼,呼,那你告诉我,舒不舒服?”他没有理会我妈的哀求,下身继续加紧

    抽插,喘着粗气的嘴也还是追问着她。“噢……舒……舒服……舒服!”此时她终

    于认命般的说了出来。他听了相当满意,不过还是下流的确认道:“再说一次,舒

    不舒服?”

    “舒服……舒服……哦!”再次回答的我妈此时被他的阴茎狠狠的顶入,朱唇

    也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这样呢?”他一边问一边扭动着自己的屁股,以便阴茎

    在我妈的阴道内可以尽情摩擦,肆意搅拌。我妈被他这种搞法刺激的有点儿神志混

    乱,不仅双腿开始环住他的腰身,而且本来拽着床单的双手现在也向上伸去,紧紧

    地抓住了他的脊背。

    嘴里还放浪地叫道:“很舒服……很舒服的……啊……啊!”见此他把头低了

    下来,两个人随即热烈的亲吻起来,两条舌头进出彼此的口腔探索着,相互纠缠着

    。一会儿以后,他的嘴离开了我妈的唇瓣,开始专心致志地抽插。而我妈也在他的

    身下面左右扭动着娇躯,随之飘动的波浪发也好似翩翩起舞一般,甚为好看。朱

    唇里因为快感而发出的“嗯啊”之声也不绝于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