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骚妈正传【高H/NP/肉/简】 26

时间:2018-01-09作者:夕曦

    第二天上午,吃完我妈早早起床给我买好的早餐后。以无大碍的我就跟着她出

    了医院。坐上一辆出租车后我开口和她说道:“妈,爸爸知道了吗?”

    “还没有,我怕……”她回答着,刚想往下解释就被我打断了:“那就好,还

    是别让他知道了。免得他担心。”

    “嗯,这样也好。”她讲完后眼睛看着我,又接着认真地说道:“你也要自己

    注意一点儿。在学校里要和同学好好相处。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不过我真的没和同学吵架。”我此时边答应她的要求边继续强调着

    。

    “好了好了,妈妈相信你是个好孩。”见我还要辩解,她就这么说道。听她

    这样说,我只好无奈地靠在座位上不出声了。她见我沉默,于是就伸出手轻抚起我

    那还裹着纱布的脑袋,嘴里温柔地问道:“还疼吗?”我没出声,摇了摇头算作回

    答。见我这样,她轻叹了口气后把手缩了回去,转头看起车窗外的景色。

    我偷偷望着她那虽然娇媚,但此刻却有些苍白的容颜,内心感到颇为难受。

    我和她就这样一路沉默的被出租车带到了我家。进了家门以后,她见到家里一

    副乱糟糟的样。顿时让她感到有些难受,于是放下手里的挎包和医院为我配的消

    炎止痛药,开始打扫起来。对此我有些难为情,便手足无措地跟在她后面,想帮着

    做一点儿。

    “儿,你还是回房里去吧。妈妈很快就给你弄好。”见我这副模样,她也把

    刚才在车上的事情抛逐脑后,表情关切地和我说道。“妈,刚才对不起。我不是故

    意的。”

    望着她温和亲切地表情,我为我刚才的表现而感到羞愧,于是便跟她道起歉来

    。她听了,脸上浮现起一丝笑容。但手并没停下,一边用拖把拖着地一边说道着:

    “妈没生气,你啊,在我眼里就是个还没长大的孩。”说完又抬头爱怜地看着我

    ,嘴里则催促道:“还不进屋休息。”

    “哦,那我进去了。”我边答着话边进了自己的房间。

    等我被她叫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快到午的时候了。此时她正给我的班主任打电

    话。电话里她一边跟班主任述说着昨晚我所遭遇的事情一边还给我请了病假。

    另外她还向班主任询问着我在学校里的表现。

    没一会儿功夫,她就挂了电话,站起身对还在看她劳动成果的我讲道:“好了

    ,儿。妈妈给你请了一天的病假。你星期二在回学校吧。”

    “哦。”我随意的应答着,眼睛还在朝比刚才进来时干净很多的客厅。连我换

    下的,还没来得及洗的衣物都也已整整齐齐地挂在了阳台的衣架上。“好了,别看

    了。快去换鞋,妈妈带你去吃饭。”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后说道。我听后便换好

    了鞋,和她出了家门。

    出了我家小区大门,一路上她都对我反复叮咛着。例如头上伤口怎样换药,口

    服的药一天该吃几次,一次吃多少,伤没好时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等等诸如此类

    的话题。我对她的唠叨有些厌烦,但嘴里不敢怎样反对,所以她怎么说我就怎么答

    应。

    二十分钟后我俩走到了一家虽小但很整洁的饭店门口。我妈见里面吃饭的人也

    不多就带着我进了饭店。找了张桌在坐位上坐下后,她就招手喊来服务员。

    服务员过来的时候把菜单递给了她。她接到手里,翻了几下之后就点了几个比

    较清淡的菜。然后就打发走了服务员。

    等服务员走开后她又对我讲道:“儿,下半年你就要高三了。学习上的事情

    要抓紧。你班主任跟我说你现在的学习状态总是好一阵坏一阵的。这样下去是不行

    的。你要端正态度,毕竟高考是决定你以后人生道路的重要关口。你要好好把握,

    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妈,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听完她的说教,我立刻就作

    出了保证,以免再让她这样不厌其烦地讲下去。“呵呵,怪妈妈罗嗦了吧?”

    这时她微笑着问道。

    “没有啊!怎么会呢!”我飞快地回答着。她听了后接着说道:“别怪妈妈罗

    嗦,这也是为你好。”

    “我明白的,妈。放心好了。”为了打消她的疑虑我只好这样说道。她听完以

    后就点了点头,对我的态度表示满意。

    菜很快就上齐了。于是我便和她一边吃一边继续聊着。就快吃完的时候,她的

    手机响起了铃声。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迟疑了一下,才把它接通。

    讲了几句后我才明白是她的驾驶教练打过来的。只听她对电话那头的教练说道

    :“这几天我真的不想过来王教练!对,对,身体有点儿不方便。那这次路考我就

    先不考了。等下次吧,行吗?”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以后,我妈便高兴地继续说

    道:“好的,好的,那就麻烦你了。谢谢啊!”然后她就把手机挂了。

    “你不去学车了吗?”见她挂了手机,我出言问道。她见我发问就跟我解释起

    来:“妈妈这几天也有点儿不舒服。所以这次路考就不参加了。反正学车的年限是

    两年,什么时候都可以去的。”刚讲到这里,她的手机又响了。这次她看到来电显

    示以后很干脆的把它摁掉了。可刚摁掉没一会儿,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而她看也不看的就把它再次摁掉了。随后铃声继续响起,她则毫不犹豫地摁掉

    。

    反反复复了五次以后终于让此时已坐立不安的她不得不把手机关机。

    我瞧着她这副作态,心里很明白是谁打过来的。但嘴里还是装着好奇的样问

    道:“妈,是谁啊?你怎么不接呢?”见我提问,她的脸上立马就浮出了一阵红晕

    。嘴里则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没,没谁,嗯,哎,你吃完了。那我们走吧。”

    话说完她就挥手叫来了服务员,付掉饭钱后就拉着我匆匆地离开了饭店。

    在饭店门外,我们等到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她就对司机说去云飞小区。然后

    车发动,朝云飞小区的方向驶去。车开了一会儿以后,她又拿出了手机,把它

    开启。

    开机之后里面就传来了短信息的铃声。她看了看,了解里面的内容后就删除了

    短信息。考虑了一段时间后,她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样,转头对我说道:“儿,

    你先到我那里去吧。妈妈有点儿事还要去驾驶学校一趟。钥匙在哪里你也知道。你

    就在那儿乖乖地等妈妈。等妈妈回来就给你做好吃的。好吗?”

    “好的,那你早点回来。”她刚说完我就这么回答道。“嗯,那下午你好好睡

    一觉。别乱跑。”她把话讲完之后就叫司机靠边停车。车随即停了下来,她替我付

    了车费后就下车朝路的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这时候出租车刚要启动,我叫停了司机,然后不顾他的诧异也下了车。接着我

    快速地跑向路边的大树,在树后躲了起来。直到我妈走远,我才出来远远地跟着她

    。一边跟着一边把头上的纱布给揭掉,好让自己不显得那么引人注目。

    我就这么一路跟踪,远远看着她进了一家网吧。“难道陈凯在这里?”心这

    么想的我于是加快了脚步。几分钟后也进了那儿。这家网吧我以前没有来过,今天

    是星期,所以现在大厅里在玩游戏上网的人很多,所有的坐位都坐满了。

    此时我发现我妈正沿着楼梯一步步的朝网吧二楼走去。等她的身影从楼梯消失

    后我也慢慢地迈步跟上。到了二楼,我见到这里都是一间一间的包厢。其最靠外

    的一间还没有人在用。我看了一下,里面有一台电脑和一张小沙发,还有空调,环

    境也算不错。收回目光后我又一间间的往下看去。可能包厢上网的费用要比楼下贵

    很多,所以没几个有人在用。

    就在我走到最靠里的一个包厢门外时,从里面传出了我妈那略带愤怒的讲话声

    :“这么说就是你找人打了我儿!你怎么能这样!”听到她的声音后我连忙小声

    走过去,在门外停下了脚步。此时包厢外门还没关严,留出了一道缝隙。我小心地

    探头张望,只见陈凯正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

    嘴里正从容地说着:“嗨!阿姨,我怎么会做这种事呢!我前几天还跟他说了

    要他以后跟着我,保证他以后平安无事。谁知道他拒绝了。这人嘛,有什么磕磕碰

    碰也是在所难免的。你说是不是啊?”

    “你混蛋!肯定是你干得!我要去告你!”

    这时我妈站着对他怒声讲道。他听了好似一点儿也不生气,缓缓从沙发上站起

    ,一步步的走向我妈。边走嘴里还邪邪地说道:“阿姨,都是成年人了。说话要讲

    证据。什么叫我干得?我干过什么?要说干我也只是干过你啊!真是没想到你这么

    大年纪了干起来还这么爽!那身材,大腿,奶,可真是极品啊!”

    刚说到这儿,我妈就朝他脸上用尽力气狠狠的甩了一个耳光。“啪!”的一声

    在包厢里响起。

    “畜生!”与此同时我妈也怒声喊道。

    陈凯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依然淫笑的说道:“怎么?还想死扛啊?那我以后

    就天天叫人找你儿的麻烦。反正我自己也不用动手,他有什么三长两短可跟我没

    什么关系呦!”听他说完,我妈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起来。

    我也攥着拳头站在门外,很想冲进去揍他。但我内心十分清楚这样做后果,所

    以只能这么站着,徒劳而且悲凉地这么站着,看着里面即将发生的事。

    此时我妈的眼神里闪烁着不安。而他就好象看清了我妈内心的想法一样,也不

    再说话,就这么老神在在的站在她面前。

    僵持了一会儿,我妈还是开口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嘿嘿,我想要什么,阿姨你心里会不清楚吗?”他淫邪地说笑道。“你,你

    放过阿姨吧!阿姨给你钱!你去找别人,好不好?”神色苍白的我妈此刻悲哀的恳

    求道。

    “钱?这东西我有的是!不稀罕!我只要你的人就行了。我也不多要,高考后

    我就要出国留学了,就这几个月的时间。以后我就不再纠缠你。怎么样?”他嘴里

    这样说,同时手也攀上了我妈那丰满的乳房上,轻轻的隔着衣服揉捏起来。

    “你,你别这样!放手!快放开!”我妈边说边用手想把他给挡开,但手上的

    动作看上去非常绵软,毫无力道可言。他手上把玩着我妈的乳房,力量用的是越来

    越大。

    很快就使他的胸膛开始上下起伏,下身裤裆处也慢慢地支起了“帐篷”。

    我妈这时用那幽怨的眼神看着她,而他却始终是面带微笑,嘴里则继续挑逗着

    我妈:“来吧,上次是我主动的,男女平等,现在你也主动一次让我看看,把我当

    成你的老公。”他的话让我妈非常难堪,身一边扭动,尽量想脱离他,一边哀求

    似得说道:“不行,不行。不能在这里,不能。啊!”

    她还没说完就被他一把抱住,按倒在了沙发上。随即开始对她上下其手,嘴巴

    也不住的往她的朱唇上靠去。她的乳房在他粗鲁的揉捏下,慢慢地也产生了些许快

    感。呼吸也不由自主急促起来。朱唇也立刻被他一口吻住,吮吸了起来。两个人就

    这么纠缠在一起,今天的天气本来就有点儿热,加之包厢内的空调没有开启。

    所以他俩的体温也随之不断升高,汗水很快就打湿了他们的衣服,都粘在皮肤

    上,就像覆盖着一层粘呼呼的胶水。而此时我妈的挣扎也越来越弱,乳房的快感和

    难以忍受的灼热耗尽了她的体力。

    于是她轻叹一声,终于屈服的恳求道:“小陈,阿姨答应你,但今天在这里不

    行,你实在想要的话阿姨给你用嘴弄出来。好吗?”

    他听了后似乎有点意外,但很快就又淫笑起来,嘴里还说道:“好啊!先试试

    你的口活怎么样。”

    话音刚落他就起身坐直,手指了指自己的裤裆。我妈脸带羞涩,会意地蹲在他

    面前,用手解开了他的皮带,在里面摸索了一阵以后掏出了他那早已坚硬的阴茎。

    刚出来的阴茎龟头上已然粘着亮晶晶的淫水。一股浓烈的男性体臭传进她的琼鼻里

    ,熏得她直想往后缩。但陈凯怎肯放过她,他弓着身体一探手,从她上衣下摆处伸

    进去抚弄起那对结实饱满的乳房。

    过了一小会儿,他干脆把我妈的上衣给脱了下来。顿时我妈只剩下黑绿相间的

    蕾丝胸罩还在她的躯体上。但这他也没放过,胸罩也被他给取了下来。欣赏着我妈

    完美娇躯的他十指抓揉着,我妈的乳房在他掌间变化着各种形状。他只要稍一用力

    ,细滑的乳肉就从他指间缝隙挤出,尽管柔软,这对丰乳却一点也不缺乏弹性,他

    就像在揉捏着一对内装着橡胶的柔软棉花包。

    嘴里还下流的对我妈说道:“来啊!把我的鸡巴给含进去。”脸上已经潮红一

    片的我妈听到他的命令,便羞涩地用手摸上了他的阴茎。她右手食指和拇指箍成一

    个圈,紧紧扣在陈凯龟头后面的冠状沟,来回套动着,重点刺激这个最敏感的部位

    。

    同时另外三指撩拨着阴茎下方的肉筋,左手则虚抓着他的睾丸,又点又弹的轻

    轻揉弄着。朱唇也伸出了香舌,柔软的舌尖轻触着马眼,向里钻动两下,又滑开用

    献红的舌身缠住阴茎,来回摩擦着。随着我妈的呼吸,唇腔就像有个吸盘,一下一

    下吸着他的龟头。从鼻孔里喷出的热气吹拂在他下腹的阴毛上,让他无比舒爽。

    而我妈两排贝齿也开始轻啮着他敏感的冠状沟,更让他的快感成倍增加,嘴上

    也“嘶嘶”的吸着气。没过一会儿,她已经撮着嘴唇,把他的阴茎完全含入了口

    ,随着头部的摆动,像性交一样有节奏的吞吐着,啧啧有声。

    被口水沾湿的阴茎青筋暴狰,闪闪发光,一丝唾液从她下唇的缝隙溢出,丝丝

    掉掉的垂落着,模样淫靡无比。她的波浪发也完全垂了下来,轻柔的发丝随着她头

    部的摆动,一下一下轻擦着他的大腿内侧,又麻又痒,每擦一下,就让他的膝盖就

    不由自主一弯。快感像浪潮一样,一波一波撞击着他的下体。

    被含在朱唇里的阴茎被又软又滑的舌头纠缠着,几乎快要化掉了,两排贝齿恰

    到好处的在龟头,冠状沟之间轻咬,每一下都让他马眼一松,溢出一股淫液。

    而我妈现在完全被唇腔里男性的淫浊浑厚的气息弄至迷乱,她双手主动抱着他

    的屁股,头部在他胯间淫糜的来回摆动,鲜艳的朱唇卖力的摩擦着阴茎,每一下深

    入都要把鼻和脸埋入他浓密的阴毛。她修长的双腿震颤着,用力一夹一松,缓

    解阴道深处难耐的骚痒。

    两个人都满身大汗,衣衫浸透紧贴身体。浓烈的淫臭像化不开的雾气,充满着

    整个包厢,刺激着他们的鼻。陈凯粗重的喘息和我妈喉咙里发出“唔唔”的轻吟

    ,如同淫荡的音乐,让他俩渐渐沉浸在这股异样淫糜的欲望。

    几分钟以后,已然忍受不住的他突然伏下腰,双手插入我妈的发间,低叫一声

    :“操!我,我要射了!”同时腰部上挺,小腹收缩,猛烈强劲的射精在瞬间就在

    我妈口爆发了。大股大股的精液击打着她的喉咙,腥臭的液体在她的嘴里搅动,

    和口水混成一团。

    而她也没来得及吐出阴茎,只能是闭着双眼,脸颊内收,感受着他灼热的精液

    撞击着自己的口腔,龟头每喷射一次,她就用舌头卷一下马眼,把喷出的精液混入

    唾液,同时也帮助他下一次更猛烈的喷溅。

    连续几次一次比一次强劲的喷射后,他精疲力竭的呻吟一声。大口大口的喘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