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492样样不如人

时间:2018-07-12作者:月衍

    492

    “喂,我说你们两个够了哈,我是来吃饭的,不是来吃狗粮的。”

    陈赫然一脸幽怨的瞪着两人。

    早知道自己就不嘴抽,叫她来吃饭了!

    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吃不好吗?

    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受这个罪?为什么?

    得到了男人的香吻,初九表示一脸愉悦,转过头去哼哼两声直接到,“谁叫你是单身狗呢,你不吃狗粮谁吃狗粮?”

    “嗷嗷嗷……这简直没法活了。”陈赫然欲哭无泪,整个人犹如霜打的茄子一般焉了,有气无力的趴在桌面上。

    仅仅两秒钟,便如打了鸡血一般,坐直了身子,恨恨的瞪着两人,“我要请假一个月。”

    “干嘛?”初九一边享受男人递过来的满山雨雾,一边好奇的看着他。

    这新公司筹备完了,马上就是堆起来的事情,他居然在这个时间点请假。

    难道就因为自己和老公接了一个吻,所以把他给刺激到了?

    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陈赫然闻言,顿时瞪大了双眼。

    她还好意思问自己干嘛?

    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咬牙切齿道,“请假一个月,当然是为了脱单。”

    随着他话音落下,初九嘴里的茶水扑哧一声喷了出来,喷到他满脸都是。

    紧接着又是初九的一阵爆笑声。

    哎呀妈呀,真是笑死她了。

    “小心一点,一会呛着了怎么办?”

    司晟御眉心几不可察的皱了皱,轻拍着小女人的被子,帮她顺气儿。

    随即,冰冷的目光却直直的射向陈赫然,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叉——陈赫然在心底怒骂了一句。

    这两口子还能再不要脸一点不?

    前面进行人身攻击就算了,这会儿初九喝水被呛着,也能怪到自己头上来。

    好一会儿初九才堪堪的止住了笑意,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看向陈赫然。

    随即没忍住,又笑了出来。

    司晟御无奈的摇了摇头,双手微微使力,把小女人抱到自己怀里,轻拍着她的背脊,宠溺道,“好啦,你就不能收敛一点吗?”

    这笑得都快岔气儿了。

    “我……我收敛不……住啊……实在是太好笑……”

    断断续续把话说完,整个人就笑得在男人身上发颤。

    司晟御无奈的叹息一口气。

    还能怎么办?由着她呗。

    陈赫然看了半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抬手敲了敲桌面,对着司晟御问道,“话说你就不能管管你女人,你看看她那样……”

    谁知话还没讲完,便被司晟御给打断了。

    只见男人黑沉着一张脸瞪着他,“我女人怎么了?她高兴怎样就怎样,需要你来评判吗?”

    得——

    陈赫然颓废了。

    这夫妻俩简直有异性没人性。

    他发誓,以后再也不要跟这两人坐在一起了。

    半晌,初九终于停了下来。

    只见她是现在陈赫然身上来回打量了几圈。

    沉吟了半刻才开口,“你确定我放你一个月的假,你就能找到女朋友?是正儿八经的女朋友,不是忽悠人的那一种。”

    如果他真有那本事,初九也不介意放他一个月的假。

    毕竟终身大事也是很重要。

    总不能因为自己工作上的事而耽误了吧。

    初九这一认真起来,反而把陈赫然吓了一跳。

    随即想到那些如狼似虎的女人,陈赫然吓得直摇头。

    “不不,不用了,我暂时还不想找女朋友,以事业为主,事业为主。”

    “你刚不是说要放你一个月假去找女朋友吗?怎么又不愿意了?”初九,清冷的眼眸微眯,“难道讲了半天你是在忽悠我?”

    陈赫然一听,吓得心底发寒。

    妈蛋,要不要这么认真?

    平日里谈工作,没见你这么认真,这会儿我找女朋友,你这么认真干嘛?

    陈赫然举起三根手指头,“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忽悠你,本来是想找女朋友来着,可我又突然觉得女人很麻烦……”

    “什么女人很麻烦?”初九嘴角抽搐了下,舔了舔越干的唇瓣试探,“难道你想找男人?”

    “……”司晟御。

    “……”陈赫然。

    两人顿时懵逼了。

    相互看了一眼,随即把视线都落到初九身上。

    而这么强大的视线攻击之下,初九尴尬的轻咳了两声,以理据争,“怎么难道我哪说错了吗?是他自己说的女人很麻烦,那世上就只有两种生物,一种女人,一种男人,女人麻烦不就代表她要找男人吗?”

    司晟御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随即不动声色的倒了杯茶,递到小女人手里。

    而陈赫然,则就没有那么好的心情了。

    被初九这么一句话噎在嗓子口上,上不去下下不来。

    整张脸胀得通红。

    深刻的体会到,自己今天约她来吃饭,简直就是大错特错。

    嘴咋就那么贱呢?她是没钱吃饭还是咋滴,干嘛要邀请她?

    可现在再说什么也为时已晚。

    为了不让自己被她气死,深深的吐了口浊气,开口求饶,“刚才请假一个月,只是随口说的,所以咱们能不能不要再不停的讨论这个问题了?”

    初九摇了摇脑袋,“不能。”

    “为什么呀?”陈赫然一脸崩溃,心底却在不停的呐喊,你这是要逼死我的节奏吗?

    “因为你是我公司的最高层,我有责任跟义务帮你解决,你生活上,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

    初九小脸一本正经,说出的话也是一本正经。

    可这就苦了陈赫然了。

    什么叫做有责任跟义务帮他解决生活上不能解决的问题?

    生活上有啥问题是他自己不能解决的呀。

    一切能用钱解决的事儿都不是个事儿。

    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不能解决的问题。

    请问老板大人,你是从哪里看出我有不能解决的问题?

    “怎么你这是感动的不行了吗?”

    初九下了一口茶,故意曲解他脸上的表情和心中所想。

    心底却是差点笑翻了天。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陈赫然原来动起来这么好玩?

    陈赫然很想爆一句粗口,感动个屁。

    可人家老公就坐在这儿,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他能怎么办?

    他打不过。

    比权势那就更不可能了。

    所以……结果便是……自己受着呗。

    谁让他样样不如人来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