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482丑话说在前头

时间:2018-07-12作者:月衍

    482

    “如果你所畏的‘请’是指把人打晕了扛过来的话,那么就是了!”

    初九双手一摊,表情很是随意。

    好似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视觉感。

    可她越是这样随意,杜鹏反而谨慎了起来。

    他可是混社会出生的,一个人在面临这样的状况下,还能表现出如此淡定,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另一种则上无知不知当下的状况。

    可……

    这女人怎么看都不可能是无知妇人。

    听李泽言的意思,这人在赌石这一块可是有极强的天赋。

    会不会是这女人被有人很强的势力,而李泽言不知道,又或者说是没有告诉自己?

    如果真是上述两种情况,不管是哪一种对他来请可是都没有任何好处的。

    而且还极有可能踢到铁板。

    要知道这儿可是帝都,所有顶极的势力的集中营,可不是什么二三流城市能比的。

    杜鹏露出一个自认为友好的笑容:“瞧瞧这话说得……不过在这我还是要向你说句抱歉,毕竟是我手底下的人没把事情做好,回头我一定会好好收拾那些小兔崽子一顿。”

    “这就不必了,你有什么目的直接说就好了。”

    “目的?呵呵……我没什么目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初九打断,“这么说……你派人把我打晕了扛过来……只是为了请我喝茶聊天?”

    “这……”

    杜鹏眉心紧蹙,觉得这女人比想像中更难缠。

    如果不是担心得罪到不该得罪的人,他真想按照平日里的手段来做事了。

    不等杜鹏想好措词,初九又开口了,“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

    说罢站起身来就往外走去。

    只是还没走到门口就被人给拦了下来,“呵,我说你这臭女人还蹬鼻子上脸是吧!鹏哥允许你走了吗?td!”

    闻声。

    初九停下脚步,侧过头看像杜鹏,不解询问,“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不是请来的客人?没有自由?”

    “说笑了,你当然是客人,既然来了也算是缘分,咱们坐下一起聊聊天,一会我安排人送你回去就好了。”杜鹏干巴巴的说道。

    实则心里想得是,怎样帮李泽言把这件事情搞定。

    “跟我聊天?”初九冷嗤一声,“你确定是要和我聊天吗?你是想到哪一块?时事政治,宏观经济,金融投资?”

    就凭他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只怕也是没念过几天书的。

    只是仗着胆子大而闯出来的这一片天地。

    说实在的,真不知道和这样的人能聊什么?

    “你说的这些东西,我一个大老粗也不了解……”说完,杜鹏好笑的摆了摆手,接着道,“今天请你来,主要是想让你帮我朋友一个忙。”

    “当你朋友的忙?只怕我没这个能耐呀。”

    “不不不……你的能耐是有目共睹的。”

    “哦,不知说的是我哪方面的能耐?”初九也知道自己这样肯定是走不出去的,于是又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去给美女泡杯茶过来,咱们坐着慢慢聊。”杜鹏挥手吩咐身旁的小弟。

    没一会儿,茶就端了上来。

    淡淡的茶香弥漫了整个房间,让人觉得沁人心脾。

    初九叹息了一声,茶是好茶,只是被这些人给糟蹋了,他们根本就不懂怎样泡这个茶。

    初九端起茶杯,放在鼻尖下嗅了嗅,接着轻抿了一口。

    茶叶的香味在嘴中弥漫,让人觉得身体通畅。

    “你觉得我这茶的味道怎么样?”杜鹏端着手里的茶杯轻攥着,眼神却定定的看着初九。

    “茶是好茶,只是用的水不对,时间也不对,泡制的手法更是不对。”

    说完,初九笑着举了举茶杯。

    话里话外的意思,直接暗讽他们刚才的做事风格。

    杜鹏也不傻,自然听出了她话里话外的意思。

    可人家是暗讽,又没明说,自己能怎么办?

    总不可能朝对方发脾气。

    暗自咬着牙,杜鹏笑了笑,“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对茶居然有如此的造诣。”

    “只是略懂皮毛而已。”

    “呵呵,就你这点皮毛也是我们望尘莫及的呀,你真是太谦虚了。”

    “您客气了,咱们茶也喝了,现在你总能告诉我‘请’我过来什么事了吧?”一边说着,一边抬手看了看时间。

    说话的时候初九还故意咬重了请字。

    话里话外不忘提醒他们刚才所做的事情。

    “嘿嘿,既然你这么爽快,那我就直说了。”杜鹏是看出来了,和这姑娘打马虎眼,自己还不是她的对手,真是奇怪了。

    还不如自己主动一点,直接讲了算了,于是继而道,“帝都的李氏珠宝,相信你也有听说过,今天请你过来呢,主要也是因为他们的继承人想请你过去帮几个月的忙,当然,酬劳自然是不会少的。”

    “酬劳?不知道对方认为我值多少钱呢。”

    “……”杜鹏没开口,只是伸出五手指头,比划了一下。

    “5000万。”初九眉梢微扬。

    随着初九话音落下,杜鹏的脸色变了又变。

    然后一脸震惊的看向初九,好像她说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般。

    “怎么?这个数都没有给上吗?”

    “这……”这话杜鹏可不敢接了,尴尬的轻咳了一声,“是这样的,他只叫我把你请了过来,至于价格方面的话,是他亲自跟你谈,你这边稍等一会儿,他应该马上就到了。”

    “好呀!”初九随意的点了点头。

    目前她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了,也就不着急,就静静的坐了下来。

    杜鹏则找了一个上厕所的借口,急急的跟李泽言去了电话。

    把初九和他刚才的对话说了一遍,李泽言当下开口,让杜鹏稳住初九,自己则驱车赶了过来。

    “我听说你对赌石这方面很有天赋,为什么没想着自己开一个珠宝公司呢?”

    “我自己有珠宝公司啊。”

    “啊……你自己有珠宝公司?”李泽言是不知道还是……?

    不知道还好说,若是知道的话,那把人家,绑过来干嘛?

    这不就等于是明抢吗?

    在赌石这一行里,谁不知道,最值钱的就是鉴定这一块了。

    更何况人家不只是鉴定毛料的,更是老板。

    李泽言这事做的有点不地道。

    “对呀,在帝都这边商场都有的,碧玉轩就是我的店。”初九毫不隐瞒,说这话的时候笑眯眯的。

    眼底甚至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

    “什么?碧玉轩?”

    杜鹏嘴角抽搐了,又抽搐。

    好半晌,才缓过神来。

    最先还以为她是碧玉轩里面选毛料的师傅,没想到居然是碧玉轩的老板。

    不是说碧玉轩的老板是个男的吗?

    怎么又是她?

    这是个什么鬼?

    “姨,你也听说过碧玉轩吗?”

    “听……听过……”杜鹏无奈的抚了抚额头,随口又问了一句,“那你还有其他公司吗?”

    “有啊。”

    “什么公司?也是在帝都的吗?”

    “盛天集团,就是我的。”

    本来初九是不想说的,可是看着他那表情,就忍不住说了出来。

    想看看,对方,知道自己是盛天集团的老板时又是什么表?

    “我说你这人……说话也不沾边,盛天集团谁都知道,他们总裁是陈赫然……”

    “如果我记得没错,所有的媒体对外报道的事,曾赫然是执行总裁,相信什么是执行总裁,不用我再多做解释了。”

    杜鹏觉得自己内心受到一万点暴击。

    而刚才她所说的话,在杜鹏看来,可能十有**都是真的。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倒了血霉了?

    盛天集团的威名现在谁不知道!

    那可是一到帝都来就接了政府几百个亿的大单。

    他自己在帝都也呆了这么久,政府工程的单子,这么大几百亿的,本来少之又少。

    而且能拿到这样标书的,基本上都是帝都顶级世家,顶级背景。

    顿时,杜鹏觉得额间冷汗涔涔。

    很有可能,他今儿可是贴上铁板了。

    不知道现在搞好关系有没有用,对方会不会报复自己?

    就在杜鹏补脑的这这一段时间里,李泽言走了进来。

    在李泽言距离沙发五步之外,被杜鹏给拦了下来,“你先坐一下,我带泽言到旁边说两句话。”

    初九淡淡的说了句,随意。

    而李泽言,则被杜鹏拉进了旁边的会客室,才一进去,就一顿劈头盖脸的怒骂。

    “你他妈把她的身份给我说清楚,她到底是什么人?背后有什么背景?别老子好心帮你,反而害了自己。”

    “鹏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这么一个外地来的女人有什么背景?有背景也在庆阳市,帝都的背景有我们的大吗?”李泽言显然对于杜鹏的话嗤之以鼻。

    觉得他现在越来越胆小怕事了,根本就没有一点儿作为道上大哥的风范。

    更何况让他帮忙之前也有查过初九的身份。

    初九就是重庆阳市一个很偏僻地方出来的村姑,这样的人能有什么背景?

    有的也就仅仅是一点赌毛料的本事而已。

    “泽言老弟,那咱们丑话可得说在前头,你要是骗我的话,可别怪我这个做哥哥的不讲情面。”

    “鹏哥,你放心吧,我怎么可能骗你。”

    说着,两人勾肩搭背的去了客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