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471是在找我吗?

时间:2018-07-06作者:月衍

    471

    最后一天是主办方压箱底的好毛料拍卖。

    初九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早早的就动身去了度假村。

    好的明料已经被凤馨早早的订了下来,现在就只看暗标了。

    如果有特别好的,她自然不会放过,如果一般的……就算了吧。

    就先前她选的明料已经够碧玉轩这后半年了。

    才进会场,初九便发现,今天来的人比往常多了好几倍。

    看来这些珠宝商已经摩拳擦掌,蓄势待发。

    她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静静的坐了下来,而其他人则是三三两两围在一起说笑着,实则是试探。

    初九正拿着手册看流程,却被一道黑影给挡住了,抬起头来,还没来得及开口,对方却指了指她旁边的位置,率先开口了,“你好,我是李泽言,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

    声音很清爽,带着阳光的味道,可是和他的长相却成了反比,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邪魅。

    初九清冷的眼眸扫了一下四周,发现还有不少空的位置。

    这男人其他位子不坐,偏偏来选自己这里,而且这个名字……似乎有一点耳熟。

    眉头微蹙,细细想了起来,接着恍然大悟。

    原来眼前这人,就是昨天小姑娘说的,什么泽言哥哥。

    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接着继续看着手里的手册。

    “看样子你也是来参加毛料拍卖的,是自己来的还是跟着,朋友一起来的?”李泽言双手握拳,随意靠在沙发上,轻笑着看向初九。

    初九眼眸微沉,来了……

    丢下手里的小册子,坐直了身子,微微侧过头,“跟着朋友一起来长长见识而已。”

    “呵呵……那你应该对毛料很有研究才是,不然你朋友可不会把你带到这个地方来。”

    “对毛料很有研究?哦不,我一点都不了解,只是过来凑凑热闹,长长见识而已。”

    “这地方来长长见识确实也是不错的,不知道你的朋友是谁,说不准我还认识呢!”

    初九轻笑着,扬了扬眉,暗道你可不就是认识吗!

    这不正坐在你面前跟你聊着天吗?

    李泽言见他这表情,以为他不愿意说,“抱歉,是我唐突了。”

    初九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最后总结了一句,“既然这样,那我还是不告诉你了吧,免得你不好意思,难为情。”

    咔嚓——

    李泽言觉得绷在脑袋里的那根弦给断掉了。

    这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况且,他看见自己这么邪气俊美的脸蛋,居然没有反应。

    这是一个女人该有的……反应吗?

    这不科学。

    这下初九转过头,不再搭理他,而是玩着手机。

    让人瞬间尴尬了下来。

    李泽言自认为还算,逗小姑娘喜欢的,哪知道这里却碰了钉子。

    看来这女人是个硬茬儿,软硬不吃。

    而初九此时脑袋也飞快的转着。

    自己现在的装扮是个男人,而这李泽言,居然像看女人一样放电的眼神看着自己!

    简直就是恨不能把自己钩到他家去。

    如果单单只是对自己选毛料的手段,钦佩,而想挖到他公司去,倒也可以理解。

    如果是冲着自己男人来的……这就耐人寻味了。

    李泽言正想着找怎样的话题来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时,昨天那小姑娘气呼呼的冲了过来,小脸上满满愤怒,做到初九对面一脸幽怨的看着她,“你昨天不是和我说过会和泽言哥哥保持距离吗?你们怎么又……”

    小姑娘脸皱成一团,不知道找怎样的词语来形容。

    大大的双眼里,蒙着一层水雾。

    单单这样看着初九,感觉自己就像个负心汉似的。

    扯了扯嘴角,坐直了身子看向她,一本正经的解释,“今天你可冤枉我了,这个位置是我先坐在这儿了,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直接去调监控。”

    话音落下,小姑娘又把幽怨的眼神转向李泽言。

    可那委委屈屈的小模样,简直就跟个小媳妇似的。

    看得初九额间冷汗。

    很难想象,这样两个人是怎么走到一块儿。

    完全可以说是南辕北撤来形容八竿子打不到一块。

    不过看小姑娘看上李泽言那眼神,应该是爱到心坎儿里去了。

    反观李泽言。

    一脸的不耐眼底甚至散发着阴戾。

    小姑娘被吓得缩了缩脖子,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初九算是看明白了,原来都是小姑娘一头热。

    须臾,李泽言朝小姑娘招了招手,“小西瓜坐过来。”

    小西瓜?

    这什么名字?

    初九收到抬起脑袋,却看见对面的小姑娘顿时喜笑颜开,匆匆的跑到李泽言的身旁坐了下来。

    那讨好的模样初九简直不忍直视。

    “泽言哥哥,今天我没有事,我就在这里陪你吧。”小姑娘挽着李泽言的胳膊,撒娇的开口,小脸上泛着红晕。

    李泽言揉了揉她的发顶,“今天泽言哥哥要和这个小哥哥谈事情,所以你先回去好不好?”

    “啊……你要和他谈事情啊。”小姑娘瞬间容拉下了脑袋,接着又收到台了起来,直勾勾的望向初九,“小哥哥,你能不能让我在这里陪着岩哥哥呀?我保证很听话,不会出声打扰你们。”

    小姑娘的语气很急迫,生怕初九不答应,眼底带着满满的乞求。

    “……”自己这是躺着也中标。

    这男的从开头到这里都没有说过要和自己谈事情,而这小姑娘来了,他却说这么一句话。

    他是想用自己当挡箭牌还是?

    随即轻笑着,摇了摇脑袋,“我和李泽言哥哥没有事情要谈,我现在还有事,你们先聊,我走了。”

    不管他最终目的是什么初九都不想参与,直接起来转身离开了。

    而留在沙发上的两人,形成了一副诡异的画。

    小姑娘双手绞着手指,战战兢兢,眼都不敢抬一下,而李泽言则是狠狠的瞪着她,咬牙切齿道,“你就这样冒冒失失的冲过来,知道我损失的是什么吗?”

    “我……”小西瓜急的都快流泪了。

    道歉的话说不出来,因为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神情越发的委屈。

    “那你知道刚才坐在这里的人是谁吗?”李泽言的声音更低了,隐约带着压抑的怒火。

    额间的青筋欢快的蹦哒着。

    到现在他还搞不清楚,为什么爷爷要给自己定这么一个傻妞来当老婆。

    是嫌他一天事情还不够多吗?

    “不知道!”小西瓜唯唯诺诺的声音响起,末了,还悄悄的瞅了李泽言一眼。

    果然就知道这蠢货什么都不知道,还敢跑到这儿来。

    谁给她的胆子,爷爷吗?

    李泽言把拳头捏的咔咔直响,皮笑肉不笑的开口,“刚才离开的那个人,名叫初九,是碧玉轩的专程挑毛料的专家,我刚才之所以过来跟他搭讪,就是想让他帮我们的翡翠行挑选毛料,而你倒好,一过来就把人给我撵走了。”

    “啊……”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小西瓜被吓傻了,手指不停的绞着衣摆。

    着急得额间冷汗直流。

    怎么办怎么办?

    昨天自己还跑去指着初九鼻子骂了来,如果被泽言哥哥知道了,会不会不要自己?

    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小西瓜顿时泪如雨下。

    “哭?到现在你还有脸哭,我他妈该去找谁哭?”李泽言恶狠狠的瞪着他,一脸嫌弃,“我告诉你,要是初九不到这边来帮我们挑选毛料,这都是你造成的,你就等着给我卷铺盖卷儿,滚蛋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独留下小西瓜,一个人可怜兮兮的在那抽泣着。

    哭了好一会儿,小西瓜才反应过来,李泽言已经离开了,于是又哭着一张小脸追了出去。

    初九站在角落看着这一场戏,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小姑娘也挺可怜的,居然有这样一个未婚夫,还不如不要。

    此时,拍卖会已经开始了。

    第一个放上台的毛料,满纹皮,右侧带了大部分青苔,块头很大。

    最重要的是,还插了一个窗口,冰种的苹果绿。

    如果里面块头大的话,那也是足足的赚翻了。

    初九紧紧的盯着那块毛料,渐渐里面变得清晰起来。

    原来面上的冰种苹果绿到了里面已经是蛇皮纹。

    说白一点,这就是一块废料,谁买谁倒霉。

    初九给凤馨发了信息,这一块让她放弃。

    而其他的珠宝商也看是冰种的苹果绿,顿时都喜笑颜开,跃跃欲试。

    这块毛料的底价是700万,价高者得。

    最终这块毛料以2490万的高价成交。

    初九好奇的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却发现这个中年男人和刚才的李泽言有七分相似。

    难道是亲戚?

    正想着,便看见李泽言,走到中年男子旁边坐了下来。

    “二叔真是大手笔,2500万就买这么一块毛料。”李泽言一边理着袖口,一边微笑着开口。

    心里却恨得要死。

    而不是自己老爸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何至于让二房这么耀武扬威?

    “泽言,我告诉你啊,这一块毛料可是我看了好久的,这种冰种的苹果绿,里面要是随随便便开一小块出来,咱们李氏珠宝就能狠狠的赚上一笔了。”

    “可是我怎么听说,越是这样好的毛料里面越有可能出现网纹呢?所以二叔还是小心为好,免得到时候亏了!”

    最好是亏死你,到时候让你在爷爷面前……把老脸丢尽。

    在李家一切以能力断定你在家的地位。

    只要你能为李家,创造更高的效益,那么你就有发言权,反之,则是什么都没有,而且还要受尽脸色。

    而且现在爷爷年岁越来越高,两家斗得更越发不可收拾,为了继承权。

    “哼……这可是请咱们珠宝公司的专家鉴定过,我才拍的,你说这话,是在质疑咱们的鉴定师吗?”二叔对于李泽言的话很是不满。

    现在这个小兔崽子动作越发频繁,自身的能力更是不熟。

    如果不是他有这么几十年的经验,只怕还真被这臭小子给压了下去。

    而自己家的那个臭小子,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一点忙也帮不上。

    哎……

    李泽言家是他老子不行,而他家则是儿子不行。

    这都是造了什么孽?

    “怎么会?我只是好心提醒一下二叔而已。”李泽言礼貌的笑了笑,“最终决定权自然还是在二叔你的手上。”

    说完又朝着自己二叔笑了笑,起身离开。

    这一次他到这里来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初九。

    因为自从碧玉轩有了她过后,就没有失手过。

    每次好多极品毛料,都被碧玉轩给买了回去。

    如果能够把这样一个大将,收到自己的门下,对于往后财产继承人又多了一层胜算。

    李泽言走了后,二叔又大大咧咧的骂了几句,才又把神情投注到,拍卖上。

    接下来一连几块毛料,都不行,初九完全提不起兴趣。

    把视线收回来,余光却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初九皱了皱眉,快速起身跟了过去。

    连着跟了两个转角,却把人给跟丢了。

    “你是在找我吗?”一道女声在初九身后响起,转过头去,居然是蓝烟。

    初九神色淡然的摇了摇头,“不是,我只是出来透透气,里面太闷了。”

    心底却暗想,她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原来不是呀,我还以为你追我来着呢!”蓝烟掩嘴轻笑,魅惑的眼神若有似无的勾引着初九,“这位小帅哥看起来很面生呢。”

    “哦,此话怎讲?”

    蓝烟闻言轻笑出声,“当然是因为我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啊。”说着朝初就考入了两步,接着单手,搭在初九的肩上,吐气如兰,“整个帝都有钱有权的,上得了台面,进得了这个圈子的就没有我不认识的。”

    “难道就没有例外?”初九眉梢微挑,抬手把她的手臂抚了下去。

    “呵呵……另外这种事,真的没有哦。”

    “你猜对了,我确实不是这个圈子的,我只是一个小司机而已,进来是为了找我家少爷,我就先失陪了。”

    “哎,你等等啊,你家少爷是谁呀?你跟我说,说不准我知道他在哪儿呢?”

    蓝烟想追初九,奈何被对方很有技巧性的甩掉了。

    看着那走远的身影,眼底的笑意收敛了起来,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恨意。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