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458实力打脸

时间:2018-06-17作者:月衍

    458

    最后在林小萌的各种讨好卖萌下,教授勉为其难的让她留在教室里听课,只是那脸色却臭得可以。

    但当教授的眼神看向初九时,却完全是两个极端。

    一堂课上,教授时不时的就会点初九起来回答问题。

    而那些问题,对初九来说完全没有一点难度,回答的非常完美,教授看向她的眼神已经是灼热了,恨不能把她打包带走。

    就连下课后,还把初九单独叫到了办公室探讨。

    最后还是因为初九接到了连环夺命扣,教授才恋恋不舍的放她离开。

    学校论坛依旧是炸开了锅。

    好心人士,把初九参加昨天晚上晚宴的小视频,发布到了学校论坛。

    人家那流利的外语,直接啪啪啪打了前面无数人的脸。

    既然外语这一篇,没让人抓到把柄,发帖子的人就死咬着她是被包养的。

    在学校论坛上大肆渲染。

    初九喝着冰粥,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无奈道,“你说这些人咋就不死心呢。”

    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他们还像疯狗一样紧咬着自己不放。

    这到底是想干嘛?

    “还能怎样?不就是羡慕嫉妒恨呗。”凤馨神情专注的邱泽电脑屏幕,神情鄙夷。

    自家主子长得又漂亮,又有能力,这些人羡慕嫉妒恨,可不就是正常的吗?

    唉,说一千道1万,也不能怨他们。

    谁叫他们样样不如人呢。

    “对了,论坛上那个视频你放的吗?”

    初九这才想起论坛上的神来一笔。

    昨天的会面,不仅上了各大新闻的头版,更是把她夸出了一朵花。

    在这样专业权威的媒体下,这些人想不相信都难。

    “不是啊,那样的宴会我们根本就进不去,也拿不到视频。”

    那可是国宴,安全保护措施一流,怎么可能谁想拿到视频就拿到视频。

    初九吃一口冰粥,舒服的眯了眯眼,接着便笑开来。

    肯定是男人搞的鬼。

    都叫他不要出手了,他还变着法儿来……真是不知道怎么形容他才好。

    “主子,听说前两天帝都来了一批极好的毛料,咱们要不要去看看呢?”

    “在哪儿?”

    “在秦观园。”

    “安排一下,过去看看吧。”

    还别说,最近到帝都来事儿多,都没有来得及管碧玉轩的原料问题。

    只怕现在剩的存货也不多了吧。

    最好是能多开出几块极品翡翠,给碧玉轩在打打气。

    “好嘞……”凤馨开心的点了点头,接着又眉头紧锁,“主子,这个人嘴太臭了,好想揍他。”

    凤馨表示没见过这么恶心的人。

    一点事实依据都没有,便在那里胡说八道,还恨不能弄得全天下人皆知。

    真是用心险恶。

    “又说我什么了?被哪个金主给包养了?”

    这个话题初九表示看的眼睛都长茧子了。

    就不能来一点新鲜的?

    一点儿战斗力都没有。

    “可不就是吗,还说你之所以能考上高考状元,肯定是后面有很大的关系,漏了题给你,不然你怎么可能考到接近满分的分数?”

    “他有一点还是说对了,我的后台确实很硬,不过其他的嘛……简直都是无稽之谈。”本小姐就是豪门,要钱有钱,要长相有长相,用得着人包养吗?

    “那要不要把它给喀嚓了?”凤馨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顿时逗得初九呵呵直笑,“咱们是文明人,不干这事儿。”

    凤馨垂头丧气的应了一声,接着八卦帖子去了。

    初九一边享受着冰粥,一边想着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曝光自己和司晟御的关系,她不愿意。

    承认自己是顺天集团的老大,她还是不愿意。

    这可如何是好呢?

    看来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要想压下一个绯闻,得用另外一个更劲爆的绯闻。

    “派人全天24小时跟踪贺嫣然,弄点她的最新新闻贴出去。”

    “好勒,宝宝就等你这句话了。”

    凤馨早就想动手了,碍于主子没有发话,只能坐在这里干着急。

    至于敢造谣生事的这个人……哼哼……既然她这么喜欢造谣,就让她尝一尝,造谣过后的苦果。

    初九在凤馨这里,交代完了,便去了陈赫然的办公室。

    “哎哟喂,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了?”

    见到来人,陈赫然立马笑呵呵的起身,给她泡了最爱的满山云雾。

    “少跟我贫嘴,市政的这个case怎么样了?和司氏财团的合约签好了吗?”

    “合约已经拟定好了,下周就签约。”

    初九点了点头,端起面前的茶杯,放在鼻前嗅了嗅,真香。

    泡茶的功夫又长进了。

    小抿了一口,才缓缓开口,“最近皇朝有没有什么动作?”

    “皇朝?我都不关心的好吧。”陈赫然撇了撇嘴,一脸嫌弃。

    这样的单位看着都污眼睛。

    “那刘美娜呢。”这才是初九最想问最想了解的。

    自从皇朝撤掉了她的副总裁后,似乎就没有她的动静了。

    “不知道,不过听说她出国去了。”

    “去了哪个国家?”

    “夏国!”

    夏国?她去那里干嘛?

    初九习惯性的摊手放在膝盖上,有节奏的敲打着。

    陈赫然见她沉思,便拿着电话走了出去。

    须臾,门外便传来了惊喜的声音,“好的好的,没问题,那我们下周见。”

    挂断电话,陈赫然如孩子般冲了进来,双手握住初九的肩膀,“你猜我刚才接到谁的电话了?”

    “你老妈的。”

    “不是!”隐约有磨牙齿的声音。

    “你家小甜心儿。”

    “……”

    “那是谁?你直接说不就完了吗?”

    初九斜睨了他一眼。

    “夏国的爱德华公爵,要和我们公司合作,约我下个星期去详谈。”

    初九眉头微拢,想了想才道,“是不是你上次跟我说过,夏国的那个天然气项目?那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个项目部一般都政府做吗?怎么会拿出来?”

    “那个项目的整体改造大概在300多个亿……”言外之意,一般的企业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流动资金。

    出来找人合作,也就是,意料之中的事。

    “问题是为什么会找我们公司,你觉得我们公司,能比皇朝大比司氏大?”

    “哎……有的人说不清楚哪里好,但偏偏让人忘不了。”

    初九闻言,一个没忍住,便笑了出来。

    这人还真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不过两个企业能合作,考虑的不仅仅是资金方面。

    也许盛天集团真的有让他觉得可以合作的一些资本吧。

    “今天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吃顿饭。”陈赫然一边整理自己的东西,一边抬头询问。

    距离上次两人一起吃饭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了。

    本想着随便问她,也不可能答应,没想到初九却点了点头,率先走了出去。

    陈赫然高兴坏了,直接拿起外套就追了出去。

    两人选了附近的一家私房菜馆。

    刚点完餐初九便收到一条彩信。

    看完后顿时黑了脸。

    “怎么啦?出什么事了吗?”

    陈赫然一脸紧张,心想自己不会那么倒霉吧,好不容易约她吃一次饭。

    不会到了临门一脚又被放鸽子吧。

    “没事儿,看了一条恶心的垃圾短信。”随手把手机放进去,摇了摇头。

    一顿饭初九吃的心不在焉,脑海里全是那张照片。

    明知道不可能是真的,可还是忍不住心里难受。

    什么时候把菜汁沾到衣服上了都不知道!

    “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吃东西跟个小孩子似的。”陈赫然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纸巾给她擦拭。

    “自己来吧。”初九有些慌乱的接过纸巾,胡乱擦拭着。

    心情却越来越烦躁。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明知道不是真的,为什么还这么难受?

    陈赫然见她失神的模样,担忧的询问,“你还好吧?还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头有一点晕,我先回去了,下次我再请你。”

    “我送你吧。”

    “不用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私房菜馆。

    冲到马路边时,外面下起了毛毛细雨,初九一下停了下来。

    揉了揉发疼的脑袋,又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本想打车回家的,可想了想,又放弃了。

    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游荡着。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倾盆大雨。

    而且初九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四周根本就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

    顿时郁闷的不行,拿起包顶在脑袋上,在雨中狂奔着。

    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

    吴妈见她这模样,顿时心疼坏了,“哎呀喂,少奶奶,你怎么不打个电话回来我派司机去接你呀,你瞧瞧都淋成什么样了,赶快进去泡个热水澡,我去给你熬姜汤。”

    放完热水,吴妈又急匆匆的跑进厨房熬姜汤。

    初九整个人缩进浴缸里,暖暖的水包裹着全身,顿时觉得舒服不已。

    也许是太舒服了,没一会儿直接便睡了过去。

    “小乖,醒醒,把姜汤喝了再睡。”

    “小乖……”

    初九难受的皱了皱眉头,想开口说话,可嗓子一片火辣,根本发不出声音。

    “很难受吗?”司晟御眉头紧锁,端起旁边的温水,把小女人扶起来,靠在自己怀里,“先喝点水润润嗓子。”

    初九想动,可全身上下使不出一点力气,顿时委屈的红了眼眶。

    这一下可把男人吓坏了,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小女人,焦急道,“乖……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哪里难受?”

    听着男人的声音,初九觉得更委屈了。

    眼泪无声的掉了下来。

    “乖,你再忍一忍,我带你去医院。”说着,男人拿着薄的毯子,把小女人裹了起来,直接冲出房间。

    一路上男人把车飙到200码。

    短短十分钟便到了帝都军区医院。

    此时医院的各专家院长,全部严阵以待,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

    等一份检查结果出来过后,顿时哭笑不得。

    感情把他们这些人招来,只是因为少夫人发烧了。

    院长尽职尽责的把初九的情况,跟上将大人做了详细汇报。

    “确定只是发烧没有其他问题吗?”

    男人眉头紧紧拢成一团。

    刚才小女人无声掉泪的样子,扎得他心尖儿生疼。

    “上将大人,真的没有问题,只是淋雨感冒发烧了,今天晚上吊完水,退烧了就可以出院了。”

    “不然再检查一下。”小女人刚才掉泪的模样,不像只是发烧啊。

    得……你官儿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院长大人无奈的点了点头,带着各个专家,又给初九详详细细的做了一篇检查。

    最终得到的结果还是一样,司晟御挥了挥手让他们离开。

    自己则守在床边,双手握着小女人的手,静静的看着她陪着她。

    初九这次的感冒来势汹汹。

    吊瓶打完烧退下去了,可没有一个小时,温度又涨了上来。

    一晚上来来回回把男人给心疼坏了。

    终于到凌晨,四点左右,体温才稳定了下来。

    看着小女人干裂的唇瓣,男人拿着棉签细细的给她沾水。

    直到七点钟,原本打算去给小女人买饭,却听见她手机响了,怕吵到小女人把手机拿了过来。

    上面的信息,让他顿时脸色大变,手机被他捏的咔咔直响。

    难道小女人淋雨生病,是因为这个照片?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发信息的人简直是罪该万死。

    自己的女人连奏一下眉头都舍不得!

    他居然能惹得自己的小女人发高烧,真的是好样的。

    司晟御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拿着小女人的手机离开了病房。

    “把发信息的人给我揪出来,我要亲自审。”

    “是!”

    黑子接过手机,应了一声,双腿却忍不住打颤!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主要是,老大身上这狠戾的气息,太过吓人了。

    他这小心肝hold不住呀。

    到底是谁这么没眼力劲儿,能把万年冰山也惹怒成这样,他不得不佩服这人的功力。

    司晟御提着走回来时,小丫头还在睡。

    不忍心让她挨饿,把她抱到自己怀里喂了起来。

    才吃两口初九就醒了过来。

    司晟御急忙把碗放下,一脸焦急的询问,“怎么样?好点了吗?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初九失笑,“你一下子问我这么多让我怎么回答你?”

    “你现在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初九摇了摇脑袋,表示自己现在很好。

    “那就好,差点吓死我了,以后可不许在浴缸里睡觉,听见没有?否则的话……家法伺候。”司晟御宠溺的弹了弹她额头。

    初九闻言,顿时一张小脸通红。

    这男人真是老司机,动不动就开车。

    想到他说的家法伺候,小脸红得更厉害了。

    原本正准备端着喂她的男人见状,眉头锁得更紧了,伸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温度还算正常啊,怎么小脸红成这样?

    接着男人一言不发的站起身,往外走了去,没一会儿身后就跟了,十几个人进来。

    初九被这阵势弄得皱了皱眉。

    拜托,只是一个小感冒,要不要这么夸张?

    “在给她检查一下,已经退烧了,为什么脸还这么红?”

    “……”初九闻言,只觉得一头黑线,从儿间飘过。

    她为什么脸红?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老司机。

    恨恨的瞪了男人两眼,配合着医生的检查。

    十分钟后。

    “少夫人已经没事了。”

    院长擦了擦额间不存在的冷汗,小心翼翼的开口。

    看来帝都的传言是真的。

    惹谁都可以,千万不要惹到少夫人,不然,上将大人让你连渣都没有。

    “那她为什么会脸这么红?”男人明显不相信他的话。

    “这……”院长的内心崩溃了,好想骂一句mmp,可脸上还要保持着微笑,“应该早上才起来,有点供血不足,喝一点粥,开窗户透透风就好了。”

    司晟御点了点头,便开始伺候起小女人喝粥。

    后面站着的一群专家,顿时石化了。

    上将大人,你这是几个意思呀。

    请问他们可以走了吗?

    可没人敢当这个出头鸟。

    正当众人纠结万分的时候,黑子朝他们使了个脸色,众人如蒙大赦飞快的逃了出去。

    “爷——已经查到了。”

    “嗯!”

    司晟御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继续给小女人喂食。

    喝了小半碗粥,初九便不想吃了,仍有一些困乏,“我再睡一会儿,你先去忙吧。”

    司晟御放下手里的碗,看到她片刻,才开口,“小乖,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什么?”初九一脸迷茫的看着他。

    司晟御机不可察的叹息一声,揉了揉她发顶,在她额间落下一吻,“好好休息一会儿,中午给你带好吃的。”

    “好!”

    初九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直到男人的身影消失在,病房,她才掩下眼帘。

    其实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很想把手机拿给他看,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又觉得自己这么做,是不相信他。

    现在心情乱成一团,她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

    迷迷糊糊中,初九又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被哭声给吵醒的。

    “求求你让我进去和嫂子说几句吧,求求你了,你让我进去吧。”

    “不是我不让你进去,是爷有吩咐,任何人都不得踏进病房。”

    “黑子哥哥,你也算是看着我长大的,你忍心让御哥哥把我丢到这么远的地方去吗?呜呜……”

    “不是我不帮你,是你这次做的事情谁也帮不了你,你回去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黑子也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小姑娘,居然心思如此深沉。

    还好,这一次少夫人只是发烧晕过去了,如果发生一点大事的话,整个金家都要陪葬。

    那就不是简简单单的把她送出国就可以解决的。

    这已经是看在她父母的面子上从轻发落了。

    “那我进去跟嫂子道个歉总可以吧,我是真心诚意的。”金明月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抓着黑子的手,苦苦哀求,“求求你了,黑子哥哥,我真的只是去道个歉,求你放我进去吧。”

    “我……”黑子正准备开口拒绝,初九却率先开口,“让她进来。”

    “是——”黑子本能的应了一声,打开门让金明月进去。

    做完后,整个人都僵了,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腹诽道,这可不能怨自己,谁叫爷平时对少奶奶都言听计从的,他这是本能反应,不能怨他。

    看到来人初九挑了挑眉梢,这不是司晟御的小青梅吗?

    “黑子哥哥,你能先出去吗?我有点私房话,想和嫂子说。”金明月摆出一副乖乖女的模样望向黑子。

    “你说你的,我保证不听!”黑子说的一本正经,心底却鄙夷不已。

    丫的,你都做了这样的事情,还想让我放心,单独留你在里面怎么可能。

    “黑子哥哥。”金明月娇嗔的跺了跺脚。

    “……”黑子不为所动,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提醒道,“明月小姐,你还是有话就赶快说吧,一会儿爷就回来了。”

    果然,话音落下,金明月的脸色就变了,但她没放弃,继而把可怜兮兮的眼神转向了初九。

    她知道,只要这个女人同意,黑子便会听话照做。

    “嫂子,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和你说,你能让黑子哥哥先在外面等吗?”

    初九勾唇笑了笑,“你先出去吧,有事我叫你。”

    “这……”不好跟爷交代呀。

    “没事儿,先出去吧。”

    黑子迟疑了一下,还是退了出去。

    见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人,金明月收起了可怜兮兮的模样,瞬间变得趾高气扬起来。

    看着变脸速度如此之快的人,初九心底一阵冷笑,“你不是说有私密话跟我讲吗?可以开始了。”

    “呵……我说你这个女人的脸皮怎么这么厚啊,你明明知道御哥哥喜欢的是我,却还死缠烂打着不离开,你就这么贱吗?就这么喜欢做人小三儿吗?”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是吗?”初九冷嗤一声,“既然他喜欢你,为什么不跟你求婚,不和你结婚,反而找了我呢?”

    “那还不是我们上一辈有恩怨,所以就算御哥哥喜欢我也不敢表露出来。”说着金明月泫然若泣,“你就不能离开御哥哥吗?我和他是真心相爱的。”

    初九无语的抚了抚额。

    现在演的是什么桥段?她要怎么接?

    心底一片冷笑,“既然这样,你又何必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呢?明知道不能在一起,这样你们岂不是两人都痛苦,何不放手呢?也许下一个会更好。”

    “我……”金明月一度哽咽,抬眼瞅了初九一眼,“昨天我本来想和御哥哥说清楚,可是他死活不同意和我分开,然后我们俩喝醉了,再然后……”

    “再然后你就发了那些照片给我。”初九截断了她的话,眼底的冷意越发明显,“小姑娘学人说谎之前要得学会先圆谎。”

    闻言,金明月失控大吼,“我没有说谎,我说的都是事实。”

    说着,她扯开自己的衣领,斑斑吻痕暴露在了空气中,“你看见没?这些就是我们相爱的证明,他是爱我的,你为什么不放手?你说你为什么不放手?”

    初九的呼吸粗重起来,双眼赤红的盯着眼前这发疯的女人。

    若说先前看见的照片,还心里面不舒坦。

    但经过金明月这一闹,心里的郁结反而散开来。

    唯一不爽的就是,她如此污蔑自己的男人,初九想上去给她两耳刮子。

    看能不能打清醒她。

    “你说这是我们相爱的证明。”

    司晟御不知何时站在了病房门口,双手环胸,狠厉的掩目直戳在,金明月身上,让她动弹不得,整个人都如筛糠。

    御哥哥……他……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又听到了多少?

    虽然从小到大,她就很爱慕这个男人,同时打心底也怕他。

    看着被自己吓得脸色苍白的金明月,司晟御眼神更为锐利了,缓步往前走去,“你倒是跟我说说,我和你是如何相爱了?”

    大有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后果吗……呵呵……

    “我……我……”金明月不停的往后退,整个人僵硬不已,连脑袋都不会转了。

    “你什么嗯?刚才不是很能言善辩吗?”

    “我……御……御哥哥……我只是来……跟嫂子道歉……”

    看着他那快把人吞下去的眼神,金明月真的怕了。

    再回想起,家里有人讲的司晟御的事迹,顿时吓得脸色一片铁青,呼吸不顺,仿佛下一秒就能晕过去。

    司晟御冷嗤一声,斜睨了黑子一眼。

    黑子吓得顿时一个激灵,上前拽着金明月就往门外拖。

    完全没有一点怜香惜玉。

    “下次别再把这些阿猫阿狗放进来,污染空气。”男人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把手上的餐盒一一摆在桌子上,“早上吃那么一点,这会儿该饿了,吃吧!”

    看着男人黑黑臭臭的脸,初九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御……你这是生气了吗?原来你生气的样子这样帅呀。”

    “你这个小丫头。”无奈的叹息一声,捉住她作怪的小手,轻咬了一口,“下次有什么事情憋在心里,再不告诉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初九一听,扯了扯嘴角,立马转移话题,“哎呀,好饿呀,饿死我了,赶快吃饭了。”

    说完狗腿的给男人盛了一碗汤,递到他面前去,“你陪我一起吃吧,你昨天照顾我一晚上,现在眼下都有黑眼圈了,你是想心疼死我吗?”

    “我不在的时候,偷偷喝蜂蜜了。”

    初九一脸懵逼的摇了摇头,“没有啊。”

    他走了,自己不一直在睡觉吗?

    刚才才被这女人吵醒,一直说话来着,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怎么可能喝蜂蜜?

    “没喝蜂蜜,嘴这么甜?”司晟御表示不相信小女人的话,倾身上前,单手扣住她的腰肢,俯身吻了下去。

    直到小女人气喘吁吁,才松开她,“原来真的没喝蜂蜜呀。”

    “你……”

    初九羞赧的瞪着他。

    这男人分明是故意的。

    哼……

    吃完饭,男人又劳师动众的把所有的,医生都叫过来,给小女人做了复查,确定没问题后才带着她回家。

    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翻篇儿了,哪知初九却被男人禁足了,“在家好好休息一个星期,直到全部康复了再去学校。”

    “……”

    亲,你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啊。

    她只是一个小小的感冒,而且都已经退烧了,念书完全没问题啊。

    胳膊拧不过大腿,最终初九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了家里。

    司晟御为了陪自己媳妇这事吧,重要文件全部搬回了家里。

    而初九在家这几天也没闲着,联系了庆阳一中以前自己的班主任陈玉,用一中的官方微博帝都大学的微博。

    发了初九历年来的学习成绩,以及她参加全国比赛的成绩。

    这一下坐实了学霸的位置。

    至于被男人包养这个问题,盛天集团官方微博也晒出了自己的想法,并帝都大学官方微博。

    大概意思就是盛天集团能走到今天,全靠初九在背后出谋划策。

    而盛天集团给她的待遇,也是十分高昂。

    所以完全没有必要被人包养,上面并且晒出了盛天集团,给初九的银行汇款记录。

    庞大的金额,直接啪啪的又打了众人的脸。

    一场闹剧在各界大佬的证实下落下了帷幕。

    帝都大学更把初九作为校榜样,让在校的所有学子们学习。

    而初九,在盛天集团做的几个投资收购方案,也被学校的教授当做案例宣讲。

    而最近,贺嫣然却被媒体黑出了新高度。

    在剧场拍到她被ng多次,被人质疑没有演技。

    紧接着又爆出和不同的男明星出入酒店。

    更夸张的一次,直接被男明星的女朋友给堵在了酒店门口,一顿暴打。

    这一下丢脸算丢到姥姥家了。

    初九每天坐在沙发上,看着贺嫣然的新闻,嘴角翘起了高高的弧度。

    看着她这么狼狈的模样,真的是很解气,很痛快。

    贺嫣然的事情发酵了三天,新闻便被强制压了下去,所有的报道上都再也没有了。

    初九眯了眯眼,贺家自然没有那个能力,能把帝都所有的新闻媒体都压下去。

    帮她的人,这就有趣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