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455招黑体质

时间:2018-06-17作者:月衍

    455

    听着下面的议论,初九的笑容越发薄凉。

    现在不管自己怎样说,应该都是一个过错。

    简单直白一点就是,只要自己比别人强,自己就是个过错。

    这个逻辑思维好。

    跟土匪强盗完全没有差别。

    清冷的眼目,扫过全场,嘴角微微勾起,紧接着红唇轻启,“……”

    轻轻柔柔的嗓音,弥漫着整个大礼堂。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台上的人在讲什么,台下的人999的人都不懂。

    直到短短三分钟结束,下面的学生,目瞪口呆,一脸懵逼。

    而坐在前面的老师,则是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就连金融系最难搞定的院长大人,都亲自站起了身鼓掌。

    就在众人不明所以的情况下,初九淡淡一笑,跨步离开舞台。

    台下的老师却是一阵热血沸腾。

    “原来这就是全国高考状元呢,果然名不虚传。”

    “江山代有人才出,我们这些呀,该退休了!”

    “我很好奇,她到底哪来的时间跟精力学八国语言?”

    其实会八国语言也没什么,如果都只会一些你好,谢谢之类的,可问题是人家讲的都是专业术语。

    这可是专业术语啊,可不是生活用语。

    当这些眼高于顶的老师,在这里热血澎湃的讨论时,初九才下去,则被班上的男同学给围了起来。

    “初九同学你好,咱们是一个班上的,我叫刘亮,你刚才在台上的演讲实在是太精彩了。”

    “你说你平时长得这么漂亮,怎么打扮的这么老气呢?你要是找打扮这么漂亮,不知道省多少事儿。”

    “我看有的人啊,就是故意的,你说你平时都打扮得这么丑了,今天上高台,为什么要故意弄成这样?是想勾引谁?”

    “就是呀,弄的跟个狐狸精是的,到时候出去其他班的人怎么看我们金融班的?”

    说话的两个女生,初九一点印象也没有,心想可能是自己班的吧,不过说这话就有点难听了。

    “我打扮得丑,你们说我辣眼睛,我把自己打扮漂亮一点,你们又说我到处勾引人,合着我,不管是丑还是好看,都是过错了是吧?”

    初九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睨了那两女人一眼,嘴角噙着一抹讥讽。

    这两人,见不得别人好的,这种心理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学来的。

    “怎么,打扮的这么花枝招展的勾引人敢做不敢当吗?”

    “就是呀,刚才在台下还戴着大黑框眼镜,穿着丑陋的黑外套,可刚在台上,你看你自己像什么,不就是活脱脱的一个狐狸精,到处找男人放电,想勾引人吗?”

    “就是呀,敢做不敢当,自己做了还不让人说吗?”

    初九冷嗤一声,“我不跟长得丑的说话。”

    what?

    两个女人不敢相信的对视一眼。

    他们刚刚听到的是什么?

    这个贱女人居然说她们长得丑。

    “你这个贱……”

    “你要是敢把后面一个字说出来,我捏断你的胳膊。”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穿绿衣服的女生显然已经吓傻了。

    他明明看见初九已经转身走过去了,自己才开骂的呀,怎么才一开口,自己的胳膊就被他给擒住了。

    最重要的是,这个贱女人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

    手腕上的力气那么大,捏得她的骨头咔咔作响。

    另一个穿水蓝色衣服的女生,见同伴被钳制住了,顿时挤了上去,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指责初九鼻子开口,“喂,我说你干什么呀?人家又没指名道姓骂你,还是说你自己承认你就是个贱人。”

    “贱人骂谁呢。”

    “贱人骂你。”

    “哦,原来贱人是在骂我呀。”

    初九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眼底闪烁着星星笑意。

    说实在的,初九并不想和这样的小姑娘计较,显得自己特掉价。

    可是你什么都不说,似乎助长了他的气焰,反而还越说越起劲。

    “啊啊啊……你这个贱人,居然敢骂我,看我不打死你。”穿水蓝色上衣的女孩朝初九扑了过去,在距离初九半米的时候,这女生突然扑到地上,疼得嗷嗷直叫。

    不仅如此,里面的黑色蕾丝丁字裤也露了出来,引得周围的同学哈哈大笑。

    “我操,看不出来呀,外面穿得这么清纯,原来里面穿的如此火辣。”

    “你看那臀部,似乎还挺有弹性的。”

    “臀部上好像还有手指印,这该不会是玩儿那个啥啥留下来的吧?”

    “……”

    眼见这些人越说越过火,初九不咸不淡的开口。

    “我又不是你的长辈,既没过年也没过节,你向我行这么大的,你让我如何是好?”

    “你……”

    蓝色裙子的女孩从来没有如此失态过,顿时气得眼眶通红,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恶狠狠的瞪了初九一眼,从地上爬起来,就往门外冲了去。

    而被初九最早的另一个女孩则是不敢置信的,睁大了双眼,别人没看见,她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初九是怎样伸腿,把她的好朋友绊倒在地上的。

    而好朋友的裙子摔下去的话,根本不可能,露出她的臀部来。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拽着自己的这个女人搞的鬼。

    想想女生就觉得胆寒。

    她可不想这么丢脸,于是尴尬的笑了笑,讨好道,“初九同学刚才在你背后说坏话,是我不对,请你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喔……你这么快就有觉悟了?”初九似笑非笑的斜睨着她。

    一种快把人看穿的感觉,弄得女生面红耳赤。

    可随即想到她恶劣的手段,又不得不屈服于在她的淫威之下。

    “是的,刚才的事情真的对不起,我很真心实意的向你道歉,希望你原谅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女生说的真诚,小脸皱成一团,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

    她是真的很害怕。

    怕自己一会儿的下场和好朋友一样,这样就丢脸丢大发了。

    更何况她喜欢的男孩子还站在一旁的。

    说什么她也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女生到底是怎么样想的,初九心里可是一清二楚。

    但她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过分,于是便松开了女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生的手,“下次再让我听见你在背后这样说,我可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

    “好的,好的……”

    也是连连点头,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开了大会堂。

    ……

    礼堂后台。

    砰砰砰……不停的有物品摔落在地。

    好一会儿,声音才停下来。

    贺嫣然累得气喘吁吁,指着前面的女生破口大骂,“这就是你所谓的办法,不仅没整到她,反而让她得到了更多的赞誉,这就是你所谓的办法?”

    早知道就不相信这个蠢货说的了。

    本以为临时让她表演节目,这种村里面出来的土包子根本就不行,哪知……人家不仅很行,而且还赢得满堂喝彩。

    八国外语?!

    呵呵……就连她也仅仅只会两门外语而已,而且还只属于基本沟通,像这种深层次的根本就不行。

    那个女人居然会八国外语。

    还是说她在台上的侃侃而谈,是装出来的。

    可若是装出来的,台下各系的院士,难道会有人看不出吗?

    这只能说明一点,人家是有真才实学。

    “嫣……嫣然……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她这么厉害。”

    这被贺嫣然吼得跟孙子似的,人显然就是初九班上的班长。

    先前还一副盛世凌人的模样,再看看现在,简直惨不忍睹。

    不仅没把初九整到,反而为她风光了一把,这是自己如何也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可既然事实已经发生了,那现在,肯定是想办法解决,“嫣嫣然……不然我们在学校论坛上去发帖子。”

    “现在去发帖子有什么用?你没看到学校的男生,看见她就跟狼看到肉似的,眼都不眨一下,现在再去黑他,也没多大意义。”

    “那不也能恶心一下她吗?”班长垂下脑袋,小声的嘀咕了句。

    还别说,这句话正中贺嫣然的心口。

    既然自己整不到她,但恶心她一下,似乎也是个不错的提议。

    沉默半晌,贺嫣然最终还是点了头,“一会儿学校的活动完了,你就去发帖子。”

    “好……好的,包你满意。”

    “是吗?”贺嫣然高傲的斜睨了她一眼,“但愿吧。”

    这个人有几斤几两,她心里可是十分有数。

    让她发发帖子是没问题,至于能有多大的煽动性,这个就……要打一个问号了。

    今天,初九在学校可是出尽了风头,哪怕她写的在没有煽动性,这个帖子一发出去,点击量也根本就不用担心。

    怎样算下来,似乎得利的都是自己。

    贺嫣然满意的勾了勾嘴角。

    初九回到家洗了个澡才出来,便听见手机在响。

    拿起来一看,原来是学校论坛又炸开了锅。

    原来有人把她在台上的演讲录了,成了视频发布了出来。

    短短十分钟,足足刷了30多页。

    褒贬不一。

    初九无语的抽了抽嘴。

    还别说,她还真把这件事儿给忘了。

    自己那家庭条件,要学八国外语,似乎真有那么一点玄乎。

    “又在看什么?眉头皱成一团。”

    司晟御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看着小女人的模样,挺纠结的,忍不住出声询问。

    “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随手把手机丢在一旁,朝男人走了过去,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在他嘴角落下一吻。

    “你呀……”男人怜爱的捏了捏她鼻子,“你倒是给我说说看什么看得这么入迷,我在门口都站了老半天了,也没见你发现我。”

    初九俏皮的皱了皱鼻子,“还不就是那些黑喷子,现在又找到新的东西喷我了。”

    “又被黑子喷了?”无奈的叹息一声,捋了捋小女人耳边的秀发,轻笑道,“没想到我家小乖还是招黑的体质。”

    “你还好意思笑话我?”

    初九不满的抡起拳头捶在男人胸膛。

    这男人真是越来越讨厌了,这样把天聊死了,以后没媳妇儿。

    “好啦,你还真生气了?”捉住小女人的粉拳,放在唇边吻了吻,眼底含笑,“老公帮你看看是谁,一会收拾他好不好?”

    得……

    初九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这话典型是把自己当成三岁小孩在哄骗,推了男人一下,“懒得理你。”

    “不理我,你想理谁?”

    “谁对我好我就理谁呗。”

    “嗯……小乖,你要不要想想再说。”

    “……”初九闻言,偏着脑袋,故作认真的思考,片刻后,“我还是觉得谁对我好,我就给理谁!”

    “听你这么说,那就是我对你不好了。”男人居高临下,似笑非笑的看着怀里的小女人。

    那眼神儿莫名的让人打了个寒颤。

    初九考虑是不要怂一起上呢,还得不要怂一起上。

    “小乖,你可考虑好了再告诉我哟。”

    言外之意,如果答案不让我满意,看我怎么收拾你。

    威胁,刺果果的威胁。

    初九不满的哼哼两声,然后扬起如花般的笑脸,“我觉得吧,还是老公,你对我最好了,这辈子再也不可能有人比得过你。”

    “真心话?!”

    “当然是真心话,我摸着我的胸发誓。”

    初九一脸义正言辞,右手放在左边胸口上。

    小模样说,有多虔诚就有多虔诚。

    司晟御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须臾,男人的胸膛处传来震动声。

    初九抬起头一看……心底的那个火气蹭蹭的往上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