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452杀鸡焉用宰牛刀

时间:2018-06-17作者:月衍

    452

    刷了一节课的手机初九眼睛都看疼了。

    无奈的叹息一声,自己想过个简单平凡的生活,怎么就这么难呢?

    这些人总是不安分,想搞一点事情出来。

    正想着怎么解决这件事情,司晟御的电话打了进来,“听吴妈说你起床后没吃多少东西,怎么了不舒服?”

    初九磨了磨牙,“你还知道我不舒服?”

    昨天自己都求饶了,这男人还不肯放过自己。

    现在又跑来假惺惺的问自己,是不是不舒服,真是各种讨厌。

    话音落下男人的轻笑声传了过来,就算隔着手机,也能感觉出他的愉悦。

    好一会儿,男人才停下来,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下次我一定注意。”

    话虽是这样说着,但司晟御自己心里也没底。

    毕竟每每一碰见这小女人,自己就忍不住会沦陷。

    要怪就只能怪它太美味了。

    “也没什么,只是看到一些让人觉得恶心的东西,所以就少吃了一点。”

    “小乖,我要听实话。”

    能让小女人觉得恶心的东西,那可就不一般了,毕竟小女人的定力摆在那里的,可不是一般人能比拟。

    “也没什么大事儿,就几个喷子,在学校的论坛上,黑我而已。”

    “在学校论坛上黑你?好我知道了,你现在应该下课了吧,先回家。”

    说着又叮嘱了小女人几句,才恋恋不舍的挂断了电话。

    然后进了帝都大学的论坛,快速把帖子的内容少了一遍,顿时气得脸色发黑。

    随即冷哼一声,通过内部系统,把连接甩了出去,并在后面附言,“把发帖子的人给我揪出来。”

    信息才发送成功,初九的短信便发了进来,上面只写了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这件事你不许插手。”

    司晟御看着这几个字,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样。

    小女人不让自己插手是几个意思?

    是自己想亲自动手?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司晟御以最快的速度冲回了家。

    却看见小女人正在厨房里哼着小曲儿,榨着果汁。

    心情貌似很好!

    “你回来啦?今天怎么这么早?”小女人偏的脑袋,朝他笑了笑,又接着手上的动作,没一会儿就端了两杯果汁出来,“尝尝我新研究的。”

    司晟御接过来,小抿了一口,“还不错。”

    “那是当然。”说完抱着果汁,自己喝了起来,双腿盘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的娱乐节目。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以前从来都只看财经新闻的人,变得会看娱乐节目起来。

    小女人白晃晃的双腿在自己眼前晃,司晟御觉得差点闪瞎了他的双眼,长臂一伸,把她抱到了怀里,“论坛的事是怎么回事?你得罪人了吗?”

    “切……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我就是个惹祸精似的。”初九不满的努了努嘴。

    这一次,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好吧。

    也不知道是哪个喷子,居然揪着自己不放。

    “我的小乖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怎么可能是惹祸精,明明就是那些人嫉妒我家小乖,要颜值有颜值,要采取有才气。”

    男人难得如此狗腿的话,初九一下笑喷了出来。

    放下手里的杯子,转过身双手环住男人的脖子,在她脸上大大的波了一口,“今天在路上吃蜂蜜了。”

    “……”怎么可能,他从来没有吃甜食的习惯。

    见男人一脸懵逼的盯着她,初九扑哧笑出声。

    这男人要不要这么可爱,自己只是说他嘴甜而已,他还一本正经的以为自己真说他在外偷吃蜂蜜了。

    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

    看着眼泪都笑出来的小女人,司晟御无奈又宠溺的看着她,时不时的帮她拍拍背。

    好一会儿小女人才缓过来,娇嗔的戳了戳他胸口,“你说平日里这么腹黑的一个人,这会怎么犯傻了?”

    “是吗?那我是大傻子,你是小傻子,咱两天造地色的一对。”

    说着,男人在她刚才作怪的小手指上轻轻的咬了一口,末了还舔了舔。

    顿时又惹得初九咯咯直笑,整个人缩在他的怀里。

    原本郁闷的心情,被男人这样一搅和,当然无存。

    “谢谢你。”

    “……”司晟御挑了挑眉梢,意味不明,“小乖,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这声音要多温柔有多温柔,要多魅惑有多魅惑。

    但偏偏初九却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阴森的味道。

    顿时打了个冷颤,双手抱住男人的腰身,在他怀里蹭了蹭,讨好道,“你这么不惜自毁形象的来逗我开心……so……”

    “傻丫头,不是跟你讲过吗?和我在一起,永远不要说谢谢和对不起。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揉了揉她的话题,又在额间落下一吻,才把她抱了起来。

    “这次的事情你想怎么解决?”

    既然不让他出手,那知情权总得要有一点吧。

    不然就真的扎心了。

    “刚才回来的路上,我想了一路,我想大概我是知道谁在黑我了,他们不是说我不行吗?不是说我被金主包养的吗?到时候,在迎新晚会上,我会好好打他们脸的。”这话是初九眼底带着无限的自信与笃定。

    “小乖,你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这个老公很不称职。”

    “怎么会呢?你在我身边就是对我最大的鼓舞与支持了。”

    “可是你一点都不需要我。”

    越说着眼神语气还越幽怨。

    感觉初九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抚了抚额,在他脸颊上亲了亲,“怎么会不需要你呢?你看上次投标的事情不也是你帮忙的吗?这种小事情,就我自己来解决了,华国不是有句古言说得好杀鸡焉用宰牛刀对不对?”

    “你呀……”

    司晟御无奈又宠溺的戳了戳她额头。

    还能怎么办?自己受着呗。

    虽然小女人不允许他明着插手,但暗地里插手,总是允许的吧。

    一会儿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脸,敢动他司家的人。

    难道是司家沉寂的太久了,所以说阿猫阿狗都敢跑到他头上来撒野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