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450蜜糖般的甜

时间:2018-06-17作者:月衍

    450

    “这个女人也太嚣张了吧。”

    “就是呀,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也不看看这是在什么地方。”

    “好了,你们两个都别说了。”

    贺嫣然瞪了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率先跨步离开。

    这两个蠢货,真是……不知道用什么言语形容比较好了。

    “嫣然,你等等啊,不是说好今天晚上去美容沙龙吗?”

    “嫣然走慢一点。”

    贺嫣然陡然停了下来,一脸不善的瞪了两人一眼,“今天的沙龙就不去了,过两天再约,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说完不待两人反应,上了自家的车离开。

    “拽什么拽呀,如果不是你家里条件好,谁愿意伺候你这个大小姐?”

    “呸,真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

    小跟班两人,吐槽完了后,愤愤的离开。

    原本还以为可以去高级的美容会所做做美容,没想到……哎算了。

    贺嫣然这边的车还没驶出几步,便被人拦了下来。

    “小姐,有人拦我们的车。”

    “我这是出租车吗?别人伸手你就停。”贺嫣然语气不善,还想再开口时,车窗响了起来。

    敲车窗的是一个长相很艳丽的女人。

    年龄不大,但打扮,穿着,却活生生的让她显老了几岁。

    打量着窗外的女人两眼,贺嫣然缓缓放下车窗,静静看着她。

    “你好,我叫蓝烟,我也很讨厌初九不知道有没有兴趣,一起喝杯咖啡聊一聊。”

    “……”贺嫣然勾了勾嘴角,一脸倨傲,“你讨厌谁关我什么事?”

    想把她贺嫣然拿去当枪使,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段位。

    这种手段从小她就玩的不爱玩儿了。

    “初九从小到大的事,没有一件事我不知道的,我相信里面有很多东西,贺大小姐会感兴趣。”

    蓝烟说完也不等贺嫣然回应,便摇曳生姿的朝对面的咖啡馆走了去。

    像是笃定她一定会跟来。

    也仅仅是一瞬间,贺嫣然便推开车门,跟了上去。

    “说吧,你有初九什么把柄?”

    “贺大小姐招什么急?既然来了,咱们喝杯咖啡,慢慢聊。”

    说完,蓝烟招了招手,叫来服务生,叫了两杯卡布奇诺。

    等服务生走后,贺嫣然才开口,“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你怎么知道我讨厌初九。”

    “我叫蓝烟,是帝都大学服装设计系,大一的学生,至于怎么知道你讨厌初九的……是因为,我很恨她,恨不得拨她的皮,抽他的筋和她的血。”

    虽然她脸上挂着笑,却莫名的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见她这模样,贺嫣然只觉得鸡皮疙瘩冒了一地。

    “既然你这么恨她,那你想怎么报复她?”

    喝了一口冰的卡布奇诺,压了压惊,状似随意的询问。

    这个女人莫名给她一种阴森的感觉,说实在的,贺嫣然并不想和她……有过多的牵扯。

    两人一直在咖啡馆里坐了一个多小时,才分道扬镳。

    ……

    而这边初九,才到自家楼下,便被乔禹给拦了下来。

    男生双手紧紧握住她的双肩,一脸焦急的询问,“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

    初九看着他这模样,一脸懵逼,随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即一把推开他,语气不善,“你怎么知道我家住在这儿?”

    她并不记得,自己和他的关系,好到能知道自家地址。

    还好,这会儿别墅外面没人,不然被子家的醋坛子看见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林禹上下打量了她一圈,确定没事,闲着的心才落了下来,别扭的把眼神投向别处,“不就是一个地址嘛,小爷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随便一个电话就知道了好吧。

    “我喜欢有人查看我的任何信息,再有下次,别怪我不客气。”

    初九说话说得毫不留情面。

    一方面是想断了他对自己的心思,另一方面是他自己真的不喜欢被别人这样查探。

    “不就是一个地址,至于吗?”林禹不满的嘀咕了句,脸色有些讪讪的。

    这还是他第一次查女孩子的住址,居然就被人这么毫不留情,面都给说教了。

    难道自己有犯贱心理?

    只是这样想着,心里就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好了,人也看了,没事我就先走了。”初九懒得再跟他废话,直接转身离开,却被他拽住手腕,“喂,等等……”

    “……”怎么还有事?

    “你看我都大老远追你到这儿来了,不然我们一起吃个晚饭,就当是我给你赔罪。”

    说完后林禹耳根泛红,眼神游移的飘向四处,不敢落在初九身上。

    初九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冷嗤一声,“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居然学人家泡妞……”

    “什……么?”

    林禹只觉得天雷滚滚,顿时又羞恼不已。

    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被人这样讲。

    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比自己还小两届的女人。

    她是怎么好意思说出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儿这句话来的。

    看着林禹被雷的外焦里嫩,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好一会儿才堪堪停住,朝他挥了挥手,“你快走吧,一会我家大魔王回来了,有你受的。”

    其实是有自己受的。

    初九没在管他直直的跑回了家。

    可是才一开门,便感觉一股西伯利亚的寒流朝自己扑面而来。

    尴尬的扯嘴笑了笑,“你今天不是有个会议要开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怎么?回来太早打扰你的好事了。”

    司晟御原本想装作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可以开口,却酸得连牙齿都掉了。

    有些懊恼,自己每每遇见小女人的事情,就变得沉不住气了。

    初九这笑眯了眼,手里的包随手一丢,便朝男人扑了过去,“哎呀呀,这是哪里来的酸味儿?好酸呢?”

    说完,秀挺的鼻子还在男人身上四处嗅着。

    那娇俏的模样,惹得男人心软不已。

    单手捏住她的下颚,就俯身吻了上去。

    直到两人呼吸不顺,气喘吁吁才停了下来。

    “尝到酸味儿了吗?”男人坏心眼的捏了捏她鼻子尖,眼角含笑。

    “酸味没尝到,却尝到了蜜糖般的甜。”

    初九乐呵呵的看着男人,眼底湿漉漉的小模样勾人不已。

    看到男人身子都僵了,暮色暗了暗,沙哑道,“那小乖还要吗?”

    “要——”

    初九话音落下,整个人一翻,骑到了男人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