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448千万别晕倒在我面前

时间:2018-06-17作者:月衍

    8

    这一次的case,可谓是盛天集团在帝都站稳脚跟的第一步。

    初九的心情可谓是好到爆,一边整理着菜,一边看着要做哪一些。

    这一顿饭初九足足坐了两个小时。

    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菜,初九满意的点了点头。

    相信这次绝对不会像上次那样难以下咽了。

    好歹闲暇的时候自己也有琢磨一下。

    满意的拍了拍手,解掉围裙,上了二楼把男人叫了下来。

    “怎么样?”初九眼底却满是傲娇。

    “看起来似乎不错,很有卖相。”诚心实意的点评了一下,然后,司晟御一把把小女人搂到怀里,捏住她的下颚,吻了吻,“怎么做这么多手酸不酸?”

    “一点都不酸,而且我也蛮喜欢的。”

    这句话可谓是大实话。

    初九一直挺向往那种插插花,种一点自己吃的蔬菜,每天下班等老公回来给他做饭,这种平凡的生活。

    可是在大仇得报之前,这一切,都只能想想而已。

    “下次少做一点,咱们两个人做太多了也吃不完。”男人眉头微锁,拉着她的小手揉了揉,才牵着她,走到桌子面前坐下。

    司晟御依旧率先拿起筷子,把桌上的几个菜都尝了一遍,确定没问题后才给小女人夹菜。

    “你这摆明了就是不信任我。”

    初九放下筷子,不满的看着他。

    上次自己给他做饭也是,所有的菜都尝了一遍,把最难吃的留在他面前。

    “小乖,没有不相信你,只是我太饿了,太眼馋了,所以忍不住每个都尝了一下。”

    天地良心,如果要是敢承认,不能想象小丫头会生气成什么样子。

    初九这是哼哼了两声,朝他不雅的翻了个白眼儿,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这样的话,打死她也不会相信。

    可为毛心里就觉得那么甜呢。

    真是各种讨厌。

    一顿饭,男人可劲儿的讨好小女人。

    终于在最后讲了自己的一个糗事过后,小女人才展开了笑颜。

    司晟御才深深的吐了口浊气。

    唯一的一件糗事都分享给小女人了,若以后他再生气,自己拿什么来说好纠结。

    一顿饭,两人吃得开心不已,最后还剩了很多。

    初九本来想倒掉的,可男人舍不得,把它全放好,放进了冰箱。

    美其名曰不能浪费,要节约,明天还可以再吃。

    初九撇了撇嘴,你长得帅,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等男人收拾好厨房出来的时候,初九抱着电脑正好下楼,把她拉到自己身旁来坐下,指了指电脑屏幕。

    “你看一下,我把这几个项目全部交给司氏来做。

    虽然舜天自己也有能力把这个盘给吃下来,可是我觉得还是和你们合作比较好。”

    “不用。”司晟御摇了摇头,一脸淡然,“这个case本就是为你争取的,你自己能做下来,赚的自然多。”

    如果再分一些项目出来做的话,虽然也会赚,可相对来说的话盈利点就没有那么高了。

    “不——”初九嬉笑着,拒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绝双手环住男人的胳膊,把脑袋靠在他的肩上,“以后盛天集团想要在帝都做更多更大的生意,肯定离不了你这个金大腿的庇护呀。”

    有道是,大树底下好乘凉。

    如果说是自己一家做的话,免不了会被人动手脚。

    但是有司氏在后面做后盾,那就不一样了,但在这个case上,动手脚的人就得掂量掂量了。

    男人眼底泛起浅浅柔情,揉了揉她的发顶,“你担心的事情我都知道,放心我会为你保驾护航的,所以这一个case你不必拿出来分给任何人。”

    “哎呀……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帮你这个粗大腿呀。”

    初九故意撒娇,不满的晃着男人的胳膊,小嘴翘得高高的。

    这娇俏的模样,看到男人心底一软,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点头同意了,顿时又有些懊恼。

    这小女人天生就是自己的软肋。

    只要一个小小的眼神,就可以让自己放弃无数的原则,只为博她一笑。

    他这算不算真的有当昏君的潜质啊。

    “就知道你最好了。”说着初九开新的在男人脸颊上,落下响亮的一吻。

    其实男人的心思她又怎么会猜不到。

    他为自己付出的那么多,再坚硬的心也被他给捂热捂融化了。

    现在初九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心不受控制跑到男人身上去了。

    虽然懊恼,却又莫可奈何。

    现在她也想开了,一切跟随心意走便是。

    而她这一系列的改变,司晟御看在眼里,开心在心里。

    这么多的付出,总算有了回报。

    两人商讨完了后,初九便急急的,给陈赫然去了电话,把自己这边的安排说了一下。

    陈赫然听后,也表示同意。

    能够搭上司氏这一棵大树,对盛天集团来讲,百利而无一害。

    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司氏财团的实力到底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这边盛天集团和司氏财团在项目上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而刘美娜也不知道从哪里打探到了消息。

    当即就气得把办公室里的东西砸完了,并毫无形象的在总裁办公室,破口大骂。

    “贱人,这个小贱人,早知这样,当初一出生就应该掐死……”

    足足骂了一个多小时,才气息不稳的停了下来。

    拨通内线电话,把助理叫了进来。

    “刘副总。”

    “现在给我约盛天集团的陈赫然。”

    “是!”

    助理出去后就给盛天集团去了电话。

    可是对方却说,陈总的行程已经排到一个月过后了。

    一个月过后,岂不是黄花菜都凉了。

    助理又低声下气的恳求了半天,可是对方却无动于衷。

    最后助理小心翼翼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刘美娜,顿时又引得她一阵辱骂,“你说说你有什么用?我花高薪请你来有什么用?啊……让你约个人都约不成,收拾东西给我滚蛋吧。”

    助理被骂得抬不起头来,心里却腹诽道,有本事你自己去约呀。

    没本事把火撒在她一个小助理身上算什么?

    “你那是什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么眼神儿?事情办不好,我还不能说你了是不是?”

    不知何时,刘美娜抬起头来,瞥见助理鄙夷的眼神,顿时又怒了。

    真是反了天了,一个个的都敢跟她呛着来。

    “对不起,刘总,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刚才眼里进了灰尘,有点不舒服而已。”

    助理脸上却一脸诚恳,心里却1万句mmp飘过。

    如果不是因为皇朝给的待遇够高的话,她早就自己卷铺盖走人了,何苦在这里听她瞎逼逼。

    整天把自己弄的,跟个女王似的,实际上那个能力连他妈个小宫女都不如。

    不知道她哪来的脸在这儿高高在上。

    “是吗?”刘美娜能哼一声,显然不相信她的话,“你要是真不是那个意思,就用你的实际行动证明给我看,把陈赫然给我约到。”

    “好的,我这边立马在和盛天集团联系。”

    说完,助理立马退了出去。

    妈的,跟这女人在一起呼吸空气,都觉得心里憋闷得慌。

    刘美娜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便提着包,匆匆的离开了公司。

    她可不会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一个小助理身上。

    她现在要自己亲自去逮那个小贱人。

    居然敢忽悠她?

    才到停车场,便收到了初九所在的具体地址。

    刘美娜冷冷的笑了一声。

    看来这小贱人还混得风生水起嘛。

    这么贵的别墅圈,她也能买得起?

    驱车离开半小时后,便到了初九别墅外面。

    侄子等了两个小时才看见初九从外面回。

    刘美娜直接推开车门下去把她拦了下来。

    “哟,这么巧,你也住在这个小区吗?”

    这女人一脸怒气冲冲,摆明了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初九却故作诧异的和她打招呼。

    “哼,明知故问,我到这儿来有什么事?你心里难道没点数吗?”

    看初九装傻充愣的模样,刘美娜就气不打一处来。

    真想上去扇她两巴掌。

    但想着后面的case,只得强忍着把指甲掐进肉里而不自知。

    “呵……”初九掩嘴轻笑,“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会知道你来这里干嘛?”

    “你……”刘美娜咬牙切齿,想上去挠花她的脸,最终又狠狠的吐了口浊气,“你不是说给我一个星期时间做方案吗?怎么又把案子给了别人?”

    “啊……”初九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原来你找我是为了这件事情啊。”

    mmp,不然哪来找你谈亲情吗?

    刘美娜狠狠的磨了磨牙,脸上却仰着笑容,“对我们当初不是说好的吗?你怎么能突然变卦呢。”

    “变卦,这话又是从何说起。”初九皱了皱眉,显然不太理解他这话的意思。

    装,接着再装。

    刘美娜被他气的真是没脾气了,“你最先说一个星期做方案,不就是有意把这个case交给皇朝来做吗?这边时间还没到你这个case就和别人签约了,这不是变卦是什么?”

    “哦,原来你说这个呀。”初九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自己的秀发,好心的解释,“那天你走过后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司氏的人也来找我谈了,我同样也是给他一个星期做方案的时间,可人家第二天就拿来给我了,我觉得方案还不错,而他们又有能力跟实力,所以便和他签了,怎么这有问题吗?”

    言下之意,你自己没做好方案给我,怪我嘞!

    “你——”

    等了半天,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结果,刘美丽那顿时觉得胸口绞疼,整个人呼吸不顺,整个人快晕厥了。

    “我说,刘副总裁,你可千万别晕倒在我面前,因为我可没有多的时间,精力和人力送你去医院。”

    “你……你……”

    “我怎么啦!”

    “你这个小贱人,你不得好死。”

    随着话音落下,周边的气息陡然冷了起来,初九淡然的笑了笑,“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得清楚,你再说一遍。”

    明明很温柔的声音,却莫名的让刘美丽感觉一股寒意,从脚板心直冲脑门。

    回过神来,顿时气恼不已。

    想她堂堂皇朝的副总裁,居然被这么一个黄毛丫头,骗子给唬住了。

    这要是说出去被别人知道了,岂不是笑掉大牙?

    “怎么,年纪轻轻就耳背吗?”刘美丽那挺直了胸膛,冷冷的睨着初九,“作为一个过来人,给你一句忠告,做人别这么狂妄,毕竟这是在帝都,整个华国的权力中心。”

    言外之意,惹了人,到时候会在整个华国混不下去的。

    “听你这口气,似乎……像是在威胁我。”初九偏了偏脑袋,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是动怒的征兆。

    而她脸上的笑容笑得越灿烂,表示怒气越大。

    “我堂堂皇朝的副总裁,还不至于威胁一个小丫头,只是提醒你一句罢了,你愿意听就听,不愿意听,就算了。”

    “是吗?”初九随意的耸了耸肩,然后身子微微向前倾,在刘美丽耳畔,轻声道,“像我长得这么漂亮的人,一般都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怎么可能有人舍得对我下手呢?你说是不是?”

    特别是最后五个字,压低了声线,莫名的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刘美娜咬了咬唇瓣,真是活见鬼了。

    今天几次三番被这小丫头弄的胆寒不已。

    “喂,你怎么不出声?难道是不认同我的话吗?”初九抬手,划过自己,刀削般的容颜,有些懊恼的开口,“难道你觉得我长得不够漂亮?”

    “是,你是很漂亮,可是漂亮有什么用呢?在帝都这个地方,最不缺就是年轻漂亮的小女生。”

    刘美娜磨着牙,恨恨的瞪着初九。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和这个小贱人在这里东拉西扯这么久?

    “是吗?可是能长到我这么美的,只怕在整个帝都也算是屈指可数吧。”

    这一点可不是自夸。

    自从上次出事过后,初九这容颜简直逆了天。

    所以每每出门,她都要尽量把自己打扮得低调,得不能再低调。

    免得出去又招惹一些桃花枝回来,然后最后……又被男人给狠狠收拾一顿。

    “再漂亮的容颜,总有老去的一天,你就等着以后受苦。”刘美娜说完头也不回的,驱车离开。

    是心底的火气,怎么也压不下去,最后在一个急转弯的时候撞到了树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