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435可怜的孩子

时间:2018-05-30作者:月衍

    435

    司晟御腹黑的让她体验了一把什么叫重重地。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初九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起来。

    看向男人的小眼神才叫一个幽怨。

    “小乖,你若再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那一会儿会发生什么我就不敢保证了!”

    司晟御俯身在她小嘴上啄了啄,语气轻快,眼含笑意。

    相比他的愉悦心情,初九可是郁闷死了。

    明明出力的是他,为什么到头来会变成这样?

    磨了磨牙,心底发誓她一定要好好训练自己,以后一定要做上面的那一个。

    “好了,小气包。”捏了捏她鼻头,“已经这么晚上,赶快起来吃饭了。”

    早上他起来的时候,有给小女人喂一杯温牛奶,不然她哪能安稳睡到现在。

    初九气呼呼的哼了两声,才起身往浴室走去。

    再出来时,已经神清气爽了。

    饭后,初九给陈赫然去了电话。

    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他的方案做好了没有。

    电话能了,初九也不拐弯抹角,“怎么样了?”

    电话另一头传来淡淡的声线,“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么?资料都已经整理好了,也已经提交上去通过了初审,只等你军训结束就可以来参加这么标会了。”

    “呵……你办事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刘美娜最近有什么动作没有。”

    “她最近挺忙的,这可是个大案子,一接手保守估计就能赚五十亿,你觉得她能抽出时间来做其它的吗?”

    “这样最好不过了,虽然我的目的主要是对她添赌,但……”初九顿了顿,眼底闪过一抹志在必得的光,“若是能拿下,就不要有任何顾及。”

    虽然她才到帝都,而盛天集团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都不及皇朝来得有实力,但她身后不是还有司氏吗?

    这可不是一个小小的皇朝能够相比的。

    如果能一举拿下这个项目,那么盛天集团在帝都算是站住脚了。

    “知道!”初九的想法陈赫然心里十分清楚。

    而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帮她达成所有心愿。

    愿她每天都开心快乐。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才挂了电话。

    “聊完了?!”司晟御放下手里的平板,走到小女人身边。

    心里有些吃味,脸色也不怎么好。

    “咦,你还没走呀?”初九回过神眨了眨眼。

    平时这个点他不是都忙得不见人影了吗?

    今儿个怎么还在这?

    得……

    不说这话还好了!

    这一说,男人的脸色更为难看了。

    只见司晟御如墨的眼眸微眯,嘴角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可单单这样也让初九心里渗得慌呀!

    她咽了咽唾沫,尴尬的笑了笑,然后上前挽住男人的胳膊,小脑袋靠在他肩上,撒娇道,“你今天不忙吗?还是说因为昨天的事……”

    转了转眼珠子,故意说一半留一半。

    她就不信,话都讲到这份上了,男人还要欺负她!

    看着这傲娇的小模样,司晟御无奈的轻笑一声,才道,“真是拿你没办法。”

    见他笑了,初九便知道这一篇算是翻过去了,“纵火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提到这事,男人眸色暗了暗,“已经有人来自首了……”

    “自首?”初九本能的皱起了眉头,“那纵火的人是谁?”

    这么自觉的来自首?

    只怕这中间的猫腻不少吧。

    只是这幕后之人又是谁?

    “是一个新兵,说是因为爱慕贺嫣然……才对你出手的。”

    初九冷嗤一声,“如此说来是因爱生恨了?见不得自己心爱的女人被人欺负,所以来报仇?”

    总的算下来她和贺嫣然也顶多算是小女生间的打闹,而这人却如此大手笔的来烧死自己,这……说得过去吗?

    司晟御默。

    人家都承认了,他现在也只有先将这人抓起来再慢慢审。

    至于他能不能死扛到最后,就要看他的骨头有多硬了。

    “我能去看看那个小士兵吗?”初九勾了勾嘴角,眼底闪烁着恶魔般的光芒。

    他不是因爱生恨吗?她就要去看看他到贺嫣然的爱有多深。

    “可以。”司晟御淡淡的应了声。

    “择日不如撞日,我们现在就去吧!”

    “好!”

    自己的女人自己不疼,还能怎么办?

    吻了吻那笑靥如花的小女人,才带着她往外走去。

    “爷……刚才探到了狐狸的尾巴。”黑子急急的冲了过去。

    如果不是司晟御抱着初九侧了侧身子,只怕都撞上来了。

    而初九也敏锐的感觉到男人的气息陡然阴沉了下来。

    须臾——

    “小乖,我安排个人带你过去……行吗?”

    “嗯,你先去忙你的事情吧!”

    她也是什么不谙人情世故的小丫头了。

    而且没有男人在的时候,所以事情不也是自己亲力亲为吗?

    不过这样被人捧在手里宠着的感觉真不错。

    “真的可以?”

    司晟御不放心的又问了句。

    虽然他心里也十分清楚小女人的本事,可就是忍不住会担心。

    这就是所畏的有一种冷,叫你妈以为你冷。

    “哎呀……你真啰嗦,快走吧。”

    “那我就先走了,有任何事情记得第一时间给我来电话,知道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走吧!”

    初九故作不耐的推了推他。

    警卫员把初九带到了关押小士兵的地方,“夫人,人就关在里面。”

    “嗯,你在外面等我吧。”打发了警卫员,初九才缓步走了进去。

    年轻的小伙子,笔直的坐在牢房里唯一的一张床上,神色淡然。

    似手对自己的处境一点也不担心。

    这说明什么?

    第一,他身后的人,地位一定不低。

    第二,他一定有办法毫发未伤的出去。

    这管这两种是哪一种,都不是初九所想见到了。

    初九慵懒而邪魅的靠在门边,把小士兵从头到脚打量了一圈。

    这人一人傲骨,气度不凡……怎么看都不像一般出生的人。

    身份可以变,但一个人从骨子里透出的东西,可不是这么好变的。

    “我这张脸怎么说也比贺嫣然长得好,你怎么不喜欢我偏偏就喜欢上了贺嫣然呢?”清冷的声音在牢房里响起,带着丝丝好奇和讥讽。

    对的就是讥讽。

    他听出了初九语气里的讥讽。

    年轻的士兵缓缓抬起头来,目光清澈毫不躲闪。

    沉默片刻后,他才出声,“你岂止是比她长得好,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他虽然面无表情,但初九却偏偏从他的话里听出了真诚。

    这还真是有意思。

    一个要置她于死地人,还能如此真诚的跟她讲话?!

    初九突的笑了出来,“哦……云泥之别?说说看,怎么个别法。”

    “单单只凭一点,你就赢了所有女人。”

    “……”

    初九淡笑不语,静等他后面的话。

    年轻的小士兵,也不拐弯末角,直言,“你赢得了司家太子爷的心不是么?”

    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回答,初九顿时一噎。

    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微微泛红。

    带着小女人独有的羞涩。

    但也也就只有那么一瞬间。

    “你既然知道我是司家太子爷的心尖宠……又是哪来的胆量对我动手呢?”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除非他……求死。

    “我若说不是我做的,你信吗?”话音落下,年轻的小士兵自己也愣了。

    他自己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会对这个才见一面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来。

    直到很久以后,他才明白,他今天所做的这些事情是因为什么。

    “信!”初九郑重道。

    这不是表面功夫,而是她真的打心底相信。

    在她看来这样他的这一身傲骨可是很难能可贵的。

    至于他为什么要承认这纵火是他所做……这其中怕还有许多的弯弯道道。

    那一声信,就像一颗石子丢进湖里,掀起阵阵涟漪。

    年轻小士兵直接傻眼了,一瞬间便红了眼。

    曾几何时,也有这么一个人,只要是自己讲的话她就会信。

    可……

    初九傻眼了,抽了抽嘴角,干瘪道,“你不是吧,我还没说你什么呢,你这表情是给谁看。”

    女人喜欢哭就算了,怎么一个大男人还动不动就红眼眶?

    “对不起。”让你见笑了。

    男子声音有些哽咽。

    “你还是调整一下你的情绪吧,这样方便一会儿我们的谈话。”

    “好!”

    半晌。

    年轻小士兵的情绪才得已控制住,“你问吧!”

    “我想问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初九眉梢一挑,嘴角上扬,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士兵眼神望向虚空。

    一时间沉默了起来。

    初九也不急,就这样静静的等着。

    “其实告诉你真相也无坊,反正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小士兵呢喃出声,最后清澈的双眼定定的看向初九,“如果……如果……算了……”

    “你可以把你的故事讲出来,或许我帮不上忙,但起码我可以做一个不错的听众。”初九耸了耸肩。

    “……我是……被逼的,如果我不站出来背这个锅,那……我的母亲就会被他们断药,而我现在又没有支付那么大一笔药费的能力,所以……”

    哪怕他后面的话没有讲完,初九也听明白了。

    原来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