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430昏迷不醒

时间:2018-05-30作者:月衍

    430

    大火越烧越旺,初九反而冷静了下来。

    这么大的火,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其他的士兵发现。

    所以对方把自己骗进来,最终的目的难道是为了恐吓一下自己?

    如果只是简简单单的恐吓一下的话,这代价会不会太大了一点?

    毕竟等到司晟御回来的时候,这种事情绝对是大查彻查。

    那幕后的人难道就不怕被查出来?

    亦或者说是他有恃无恐。

    果然没一会儿,初九就听到了嘈杂的声音。

    里面隐约夹杂着司晟御的声音。

    初九琉璃般的眼眸转了转,随即勾唇一笑。

    也就几个呼吸之间,沉重的大门,被人撞了开来。

    “快看,里面还有人。”

    “人晕倒了,快救人。”

    就这样初九被一大群士兵给救了出去。

    可当门外的男人,看见那黑乎乎的小脸时,目眦俱裂,一个箭步上前,从士兵手里把初九抱了过来。

    两指小心翼翼的在她的大动脉上,察觉到跳动的脉搏时,司晟御紧绷着的那根弦,才松了下来。

    随即朝着自己停车的地方飞奔起来。

    高性能的越野,在马路上狂奔。

    初九被吓得直接坐了起来,“御,你这是想要吓死我呀,开这么快。”

    “吱——”车轮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

    司晟御一个急刹,车子稳稳在路边停了下来,初九被撞得头昏目眩。

    男人双手穿过她的腋下,直接把她提到自己腿上坐着,“小乖,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啦,哪有这么娇气?”初九娇嗔的捶了他一下,“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其实她也不想装晕的,可想到幕后的那个人,她还是果断的装晕了。

    初九但想法非常简单。

    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受伤很严重。

    这样后面的事情做起来才有理有据。

    因为她可不想让自己的男人难做。

    “人没事就好。”到了这会儿,司晟御再傻,也知道这小丫头是装的了。

    虽然把自己吓得够呛,可小丫头没事,比什么都重要。

    “你真好。”初九裂开嘴笑了笑,双手环住男人的脖子,撒娇的在他身上蹭了蹭。

    “虽然没事,但去医院检查是少不了的。”男人的语气不容置喙。

    略带薄茧的手指,轻轻擦拭着小女人的花脸。

    “去,当然要去。”初九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不仅要去,而且要大张旗鼓的去,哎呀,我头好晕,眼睛好花,眼前的东西都是模糊的。”

    司晟御扶了扶额,把小女人放到一旁,驱车往医院赶去。

    到了军区医院,院长早早的在门口等待。

    见到上将大人立马迎了上来。

    可当他看清上将大人怀里抱着的是女人时,顿时惊得下巴都差点掉在地上。

    这还是那个铁血上将吗?

    不是看见女人都退避三尺吗?

    怎么还亲自抱上了?

    就在院长大人想入非非的时候,一个凉飕飕的眼神射了过来,吓到他身体一颤,赶紧跟了上去。

    最后初九被院长大人推进去做详细的检查。

    司晟御沉一张脸在走廊上对着黑子吩咐,“今天的事情给我彻查,我倒要看看是谁的手伸得这么长。”

    “是!”

    黑子抹了把额头不存在的冷汗。

    心里却想着张目后指使,只怕是要倒大霉了。

    那铁门上的大锁,还有四周的汽油,无一不说明,这是精心谋划的。

    是谁居然敢把手伸到了部队里。

    最胆大包天的是居然敢对上将的女人动手。

    难道是因为这一年上将太仁慈了,所以这些人不知道他的做事风格了。

    半小时后,初九活蹦乱跳的走了出来。

    男人远远看见她,箭步上前把她搂到怀里,“就不能好好走路,一会摔跤了怎么办?”

    “……”初九闻言机不可察的抽了抽嘴角,“我又不是瓷娃娃,走个路还能摔跤。”

    “你呀!”男人宠溺又无奈,捏了捏她鼻尖,在转身看向院长的时候,眼底的柔情,瞬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凌厉,“小丫头的身体怎么样?”

    “只是吸了一点烟,其他没有大碍。”院长心里才叫一个憋屈。

    明明前面还柔情似水,怎么面对自己的时候就一股子凌厉的气势。

    他是老年人,不经吓。

    不求你像看小姑娘一样柔情似水,好歹也温柔一点呢。

    “是吗?”司晟御微微勾了勾唇角,“小丫头吸入的烟太多了,到现在还昏迷不醒,能不能醒过来,还是个未知数。”

    院长也是人精儿,当即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我这边安排了特护病房。”

    司晟御满意的点了点头,带着小女人往特护病房走了去。

    两人住的是高干的特护,病房里面相当于是小套房,所有的东西都应有尽有。

    黑子更是在门外加派了士兵,谢绝看望。

    初九洗完澡出来朝男人身上扑了去,白皙的小脸在他脖子处蹭了蹭,“你要陪我住这里吗?你不是有很多事要忙吗?”

    男人眉梢一挑,邪气的勾了勾嘴角,“你都昏迷不醒了,我要不时时刻刻守着怎么行?”

    初九不满的从他怀里跳了出来,“呸呸呸……谁昏迷不醒你才昏迷不醒呢。”

    “好啦,饿了没有,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把玩着小女人海藻般的秀发,眼底的柔情宠溺的能滴出水来。

    “有点饿了。”初九诚实的点了点头,须臾,抬头疑惑地看向男人,“你说到底是谁想陷害我?”

    不仅如此,而且还明目张胆的在军队里面做手脚。

    这人的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亦或者说幕后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所招惹上的是什么。

    “你这几天就好好在这里休息,一直住到军训结束。”

    “不是吧?还有好几天呢。”

    初九努着嘴不满意了,住在这里岂不是要和男人分开睡。

    都习惯了他的怀抱,突然没有的话,初九怕自己晚上睡不着。

    “你就乖乖在这里住着,晚上我会过来陪你。”

    小女人的心思很单纯,所有的想法都写在脸上。

    所以男人根本不用猜,就知道她的顾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