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429诬陷

时间:2018-05-30作者:月衍

    429

    经过这件事,初九得到了一个血淋淋的教训,那就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挑衅这个男人。

    不然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就好比现在一样,双腿落在地上,不停打着颤。

    男人早上走的时候并没有叫醒初九,早餐却是早早给她端了进来温着的。

    方便小女人醒了,随时都能吃到热乎乎的早餐。

    可初九愣是没醒,足足睡到男人,中午带午餐回来。

    好不容易把小女人哄起来,吃完午餐,却没时间哄好小女人的心情,因为下午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军事会议。

    只得抱着遗憾离开。

    初九懒懒的靠在沙发上,好半晌,直到精气神儿回来了,才换了衣服,离开房间。

    到训练场的时候,潘霜和苏静他们正好训练完,坐在草坪上休息着。

    远远看见初九,便跳起来,朝她迎了过去。

    “怎么样?首长的助理员好做吗?好不好玩?”潘霜兴高采烈的玩着初九的胳膊,双眼泛着金光,“快跟我们说一说,首长大人是不是如传说般的颜值逆天,身材好到爆?”

    “对呀对呀,听说特别严厉,特别冷血,是不是真的呀。”

    苏静也不甘示弱的问了一句。

    看着一脸激动的两人,初九无奈的抚了抚额头。

    这算是什么?

    自己的男人被这两个女人给偷窥了。

    至于两人所说的,颜值逆天,身材好到爆,这倒是句大实话。

    至于特别严厉,特别冷血,多多少少也有一点吧。

    但对自己的时候却温润如水。

    每次看向自己的眼神,里面都放着一汪浓稠的柔情。

    只一眼便让人忍不住沦陷。

    “你……你……”潘霜一手指向初九,眼里写满了震惊,“苏苏你看她一脸春心荡漾,该不会是……暗恋首长大人了吧。”

    “……”苏静一脸严肃的看向初九,末了,严肃的点了点头,“我看十之八九,传言诚不欺我也!”

    初九不雅地朝他俩翻了个白眼。

    暗恋,平她初九的条件用得着暗恋吗?

    明明是首长大人对自己穷追不舍好吗?

    真是没眼光。

    “小九,快跟我们说说你平时里怎么跟首长大人相处的?”

    潘霜和苏静两人好奇的不行。

    这可是传说中的帝都太子爷,随便跺跺脚,华国就要抖三抖。

    对于他的传闻,可谓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但是像他们这个阶层的人,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到太子爷。

    这初九好不容易接触到了,所以两人,急呼呼的想知道,传说中的太子爷到底是怎么样的?

    怎样相处?

    这个问题还真把初九给问倒了。

    细细回想一下,两人平时的相处的点点滴滴,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呀。

    一切都顺其自然的,也没有刻意的要去做些什么。

    那种感觉就像是……像是老夫老妻的感觉。

    潘霜见她又走神了,不满的用手肘轻撞了一下,急吼吼道,“你倒是说呀,是想急死我吗?”

    “你该不会是对我男神大人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吧?”

    两人左一句右一句的,弄得初九哭笑不得。

    什么叫对她的男神大人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所畏的男神是她初九的老公好不好?

    磨了磨牙,皮笑肉不笑道,“对呀,确实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而且还战况激烈。”

    初九表示心好累,这男人这么招桃花干嘛?

    而且还老少通吃。

    “呜呜……怎么会这样?我的男神呀……”

    潘霜倏的嚎叫了起来,把初九吓了一跳。

    不明白她那悲凄的神情是几个意思?

    “你还我的男神,男神是我的,我要跟你拼了。”随着话音落下,潘霜朝初九扑了上去。

    大有把她大卸八块之意。

    初九无语望苍天,在潘霜距离她半米处,伸出一根手指戳着对方的额心,淡淡道,“演戏要适可而止,过了可就不好了。”

    “咦……你怎么知道我是在演戏……?”潘霜的哭声愕然而止,一脸新奇的望向初九。

    自己都演得如此逼真了,她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

    好似知道她心中想法一般,初九淡淡的收回了手,吐了四个字,“过犹不及。”

    嗷嗷……这姑娘怎么越来越不可爱了了!

    就不可以假装那么一下下来配合自己。

    三人正闹得欢,一道突兀的声音传了过来,“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首长助理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我说贺嫣然怎么哪儿都有你的事啊?”

    潘霜倏的停了下来,满脸不耐的瞪着来人。

    她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过一个人,贺嫣然算是第一个。

    实在是搞不懂,贺嫣然这个女人脑袋是什么回路。

    已经明确表示过对她的厌恶了,她居然还有脸,眼巴巴的冲过来。

    难道做演员的都像她这么没脸没皮?

    “我们这儿不欢迎你,麻烦请你离开。”苏静也不甘示弱地瞪着她。

    “喂,我说你们两个会不会说话?”何嫣然趾高气昂的瞥了两人一眼,双手环胸,视线对上初九,“人家正主都没有开口,你俩在这瞎嚷嚷什么?”

    “那你来见我这个正宫是有什么话要说吗?还是来请安,如果只是来请安的话,那么现在你请完安了,可以滚了。”

    “你……”贺嫣然没有想到初九如此不识抬举,居然一开口就叫自己滚,恨恨的磨了磨牙,“别以为军训我收拾不了你,咱们走着瞧。”

    “是吗?这句话同样也还给你,咱们拭目以待。”勾着唇,冷嗤一声,然后对潘霜两人道,“我们换个地方继续聊天吧,这空气都被人给污染了,恶心。”

    “天呐,好臭啊,赶快走,我快不能呼吸了。”

    “哪里来的骚狐狸的味道,太恶心了,我都快吐出来了。”

    潘霜和苏静两人一唱一和,满脸嫌弃跟在初九身后,乐呵呵的离开了。

    真是贱皮子。

    没看见谁急呼呼的找来挨骂的。

    走了一大段路过后,潘霜突然停了下来,眉头紧锁,意念凝重地望向初九,“刚才只顾着和你叙旧了,还忘记和你讲了,这两天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说你……”

    “嗯?”初九挑了挑眉梢,“说过什么?”

    “说你在庆阳市的时候就勾三搭四,被有钱的男人包养,而且还做过好几次胎。”

    话音落下,潘霜还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初九的脸色,“我怀疑就是贺嫣然想诬陷你,不然怎么可能在军训期间传出这样的事情。”

    “随她怎么传吧。”

    初九淡淡的勾了勾嘴角,丝毫不在意。

    佛曰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才会讲别人是什么样的人?

    而她又何必和这样的人斤斤计较,拉低自己的段位呢?

    对付这种人,直接漠视她就好了。

    “哎哟,你这样子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说完后,潘霜又觉得这句话不对,“呸呸呸……我才不是太监。”

    初九一个没忍住,噗的就笑了出来,“我们都知道你不是太监。”

    苏静一个没忍住,也一脸严肃的接了一句,“你不用特别强调,我们都知道你不是太监。”

    “你们……”潘霜气呼呼的瞪了两人一眼,“真是交友不慎哪。”

    随后三人又聊了一会儿才分开。

    在回去的路上初九遇见一个小士兵,“你好,请问你是初九同志吗?”

    “我是,有什么事吗?”

    “首长在前面的射击场等你,请你过去。”

    初九不疑有它点了点头,随着他往射击场的方向走了去。

    大概走了十分钟左右,初九便察觉不对劲了。

    眉头紧了,紧不动声色,依旧跟着他往哪边走,并状

    是随意的闲聊,“这位小哥哥,那首长有没有说叫我过去有什么事儿?”

    小士兵一愣,随即恢复正常,“并没有,首长只吩咐把你带过去。”

    初九淡淡的哦了一声,便不再开口。

    大约又走了五分钟左右,到了射击场,小士兵指了指前面的房子,“我就送你到这里,首长就在前面的3号射击室等你,你直接过去吧。”

    初九微笑着朝她点了点头,眼底划过一抹冷意,然后朝里面走了去。

    她很好奇,到底是谁想对自己出手。

    没几步,初九便走了进去。

    可是和自己预想中的有所不同,里面一个人影都没有。

    正准备离开,只听见外面的门砰的一声锁了起来。

    初九邪气的勾了勾嘴角。

    不会只是想把自己关起来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没意思了。

    既然现在门被锁了,也不急着出去,便在射击室里面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静静的等着,看他们后面还有什么招数。

    没过两分钟初九倏的站了起来,朝门口冲了过去。

    看见从门缝流进来的液体,初九不由得暗骂。

    抬手拍打着铁门,恼怒道,“杀人是犯法的,你们不懂吗?快把门打开。”

    汽油味儿越来越重,可外面一点声响都没有。

    大约过了两分钟左右,熊熊大火便从窗户冒了起来。

    初九气得不行,用脚狠狠的踹着铁门。

    可奈何,部队里面的门都是特制的,踹上去根本就没有反应。

    而这一间射击室,处的地理位置也很绝妙,刚好是在中间,除了一道门,根本就没有窗户可以逃。

    看来想置她于死地的人也是经过精密计算的。

    shit。

    最好别让她知道幕后指使是谁,不然等她活着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