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417独一无二

时间:2018-05-13作者:月衍

    417

    放纵过后的结果便是,初九直接躺到第二天下午才起床。

    才到楼下客厅便听见,一片欢声笑语。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这得多亏了小司,要不是他,你还不知道得吃多少苦呢。”刘凤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哽咽道。

    这一次真的是把她吓怕了。

    而最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妹妹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可是犯法的事情。

    “你呀也别哭了,其实我也没受什么苦,只是被他们关在房间里,所有的吃喝拉撒都在那里解决,除了没有自由以外,其他也没啥。”初刚开口解释。

    不想让她这么担惊受怕。

    最主要的是,对方也真没把自己怎么样。

    “爸……”初九走上前去,上下打量了一圈,见他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才重重地舒了口气。

    想了想,不放心的又问了句,“他们没对你用刑吧。”

    万一要是他们动手在不明显的地方,那岂不是不知道!

    如果皇朝的人真的敢这样做的话……并让他们付出十倍的代价。

    “小九,放心好了,爸没事,只是被关了几天而已,他们也没动刑,也没饿着,我也没把我怎么着。”初刚大大咧咧的笑了起来。

    除了神情有些颓废而已,其他初九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样吧,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好让小九和伯母放心。”

    司晟御想了个折中的办法。

    母女俩欣然同意。

    初刚本想拒绝的,但看向两人的眼神,到嘴的话,硬生生转了个弯,“好吧,就去医院做个检查吧,好让你母女两放心。”

    一家人浩浩荡荡的去了医院。

    司晟御就请了帝院的院长来初九刚做检查。

    得到的结果也确实如他所说一般。

    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回家的路上,初九把自己的想法跟他们讲了一下,“爸,妈,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你们还是就留在帝都吧,这样我会陪专程的人保护你们,我也放心。”

    要是这样的事情再发生几次,初九担心自己的心脏负荷不了。

    “……”老两口面面相窥。

    不知道该怎样回应她的问题。

    在刘凤看来,只有初九跟他一起回老家,回庆阳才是最好的。

    可经过这么几天,也算是看出来了,小九根本就不愿意再回到庆阳市去,不是说庆阳市不好,而是帝都更符合她的发展。

    但自古以来,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想要得到一些东西,自然会放弃另一些东西。

    就好像现在一样。

    如果他们执意留在帝都,刘美娜的人,绝对还会再来找麻烦。

    但回到庆阳市,就意味着小九的生意多多少少会受到影响。

    一时间,车内一片静谧。

    他们的想法初九多多少少是知道一些的,为了不让他们有压力,初九安抚道,“你们也不用急着回答我,最近就先在帝都住着,逛逛这边,如果要回去的话,到时候我安排人送你们。”

    “好,爸会认真思考的,其他的你也别担心,你自己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自己的女儿现在越来越有本事,初刚心里很是欣慰,同时又有一些暗恼自己没出息。

    不但帮不了一点忙,还扯了后腿。

    “嗯!”初九应了一声,“那好,这段时间你们就好好的在帝都玩,其他的什么都别想。”

    前半辈子这么辛苦,她想让他们后半辈子享福。

    “哎呀……我女儿真是越来越出息了。”初刚看着她那自信的小脸,有感而发。

    只可惜了,有那样一个亲生母亲。

    还好,从小不是跟她一起生活,不然现在准得长成一棵歪脖子树。

    回到家,初九便把男人拖进了卧室,那气势汹汹的模样,看得男人失笑。

    “别给我嬉皮笑脸的,现在很严肃好不好?不是说今天晚上行动吗?”丫的怎么这会儿就把人带回来?

    也不是说初九不愿意自己父亲早一点被救回。

    而是觉得,自己又被这男人给欺骗了。

    “你呀!”司晟御无奈又宠溺的叹息一声,上前去把她搂到怀里,“你说说,你平日里的清冷都跑哪儿去了?怎么现在跟个小气包似的?”

    提前把人救回来,还不是因为计划有变。

    如果昨天夜里小女人不那么卖力的讨好自己,他还真不会这么提早行动。

    毕竟稍有不慎,所有计划都会功亏一篑。

    而且和皇朝的人对上,非常危险,他可不想自己的小女人,出现在危险范围内。

    “少给我岔开话题,赶快老实交代。”愤怒的双目狠狠的瞪着他,大大的眼里写着,本姑娘才不上当。

    “只是突然想到早行动,晚行动,都一样,所以就把计划提前。”

    “我不信,昨天晚上你都没有说!”

    “好吧,小乖……”男人松开她来,目光灼灼的看向她,“我昨天晚上被你给取悦到了,神经一直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所以我就提早行动。”

    原本还气势汹汹的,初九听见男人露骨的话,顿时如打了霜的茄子焉了下来。

    小脸一片绯红,就连耳根都红的滴。

    这该死的男人。

    臭嘴,真是欠抽。

    “你分明就是不想我去,找这么多借口干嘛?”

    昨天晚上都没人接,虽然感动是一方面,但是想让他松口也不假。

    本想来个一箭双雕,哪只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买卖简直是亏大了。

    司晟御闻言轻笑出声,眼里写着,居然知道为何还要问。

    顿时气得初九牙痒痒!

    “怎么,我的小气包还在生气呢?我这不是平平安安把人给你救回来了吗?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是王道,不是吗?”司晟御轻笑着,抚了抚她额间的秀发。

    眼底是浓浓的深情与宠溺。

    在他看来,小女人不管是耍小性子也好,发小脾气也好,在他心里,都是独一无二。

    “你才小气,包你全家都小气包。”初九气呼呼的瞪着,“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我一定要去,你要是不答应,以后我就不理你了。”

    德性。

    再惯着他,以后还想骑到自己脖子上来不成?

    初九表示这是坚决不允许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