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89卖辱求荣

时间:2018-04-29作者:月衍

    389

    收拾了一晚上,中年男人也没有吭一句。

    这就不得不让他们刮目相看。

    初九抬手制止了十五的动作,“不着急,咱们有的是时间,明天再来。”

    说完率先离开了地下室。

    地上的中年男人抱着头,目光晦暗不明的看着走出去的一群人。

    准确的说是看走在最前方的初九。

    她到底和boss是什么关系?

    根据ndel'swofheritance来看,两人十有**怕是……

    想到这个结果,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如果真是这样,boss为什么要这样做?

    目光不由扫到旁边晕过去的青年,眉头顿时皱的更紧了。

    自己能扛过去,只怕这人……看不了几下。

    想想都觉得忧伤。

    自己怎么就接了这么一个单子。

    可是再不情愿又有什么办法?

    自己这条命都是boss救的。

    半夜青年醒了过来,看着被打得跟猪头似得老大,艰难的咽了咽唾沫,“怎么办?我们被捉到了,要怎么?”

    “你入这一行难道就没想过今天吗?”中年男子冷嗤一声,闭目假寐了起来。

    跟着他看似风光无限,可里面的弯弯道道,也只有入行的人才清楚。

    入了这条路,便没有回头路。

    “老大,我不想死啊,求求你救救我。”青年蹲在他身旁,红着眼眶,摇晃着他。

    看着老大身上的伤,就觉得恐惧不已。

    今天算是躲过了,要是明天他们也这样对自己下手怎么办?

    他可扛不住这么多拳头。

    半晌,中年男子被他摇晃得火气也冲了出来,“你他妈说你是第一天跟着我就行了,什么都不知道!剩下的事情我自己会摆平。

    记住,咬死了,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不然谁也救不了你。”

    如果在这里什么都不说,都不知道,还有可能活着。

    如果泄露了上面的机密,就算从这里活着出去,也会被追杀。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一定什么都不会。”青年吓得赶紧摇头。

    中年男人见他这一副怂样,也不再开口,闭眼假寐起来。

    果然如他所想,第二天一早便来提审了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牢牢记住老大的话,不管对方怎么逼问,都只一个劲的说自己不知道!

    周龙飞也看出了倪端当即冷嗤一声,“你真以为什么都不说,我就从你嘴里拿不到答案了。

    要知道盛天娱乐能只用半年的时间就做到这个程度,其手段相信不用我多说,你也明白吧。”

    “……”青年紧咬着唇,惶恐的看着他,整个人都如筛糠。

    盛天娱乐用半年的时间做到这个程度,别说庆阳市的人知道,乃至整个全国,只要是道上的,就没有一家不知道的。

    现在他不必后悔,跟着老大一起下来了。

    如果还在帝都,相信自己此刻还吃香的喝辣的,泡着吧,把妹。

    “真要我动手,我也累,你也受苦,你要是老实说了,我放你走不就行了吗?这是双赢的局面,你觉得呢?”周龙飞摆出一副我很好说话的模样。

    可在场的人都知道,就算他说了,放他走,那也不是在华国了。

    “这位大哥,我求你放了我吧。”青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着,跑到他面前,“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是大哥说的,带我出来长见识,但什么都没有告诉我。”

    这话才一出口,引得了这边的人集体鄙视。

    这典型的就是卖辱求荣,把锅全部甩给大哥来背。

    “看来刚才的开胃小菜对你来说没什么意思,那我们换个大点的玩一玩。”周龙飞吸了口烟,朝着身后的人招了招手,“把他钉到轮盘上。”

    说着不等青年反应,两个大汉走过来,把他拖到了一盘的旋转轮盘上,在他反应过来之时,四肢已经被固定上。

    周龙飞把烟蒂一弹,缓缓站了起来,“容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游戏,一会儿游戏开始呢,会转动这个轮盘,而我会蒙住眼睛来扎飞镖……”

    “什么?”青年男子惊恐的大吼出声。

    照他这种玩法,不用半小时就会死。

    而且是属于死相极其难看的那种。

    周龙飞一脸诧异的望向他,“怎么没听懂我的游戏规则吗?那我再跟你讲一下……”

    “你们这样是犯法的,知道吗?非法拘禁,而且还用型……你们放了我。”

    “非法拘禁,呵呵,谁看到我非法拘禁你了?”周龙飞阴测测的一笑,不急不缓的走上前去,伸手在他脸上拍了两下,“难道没人告诉你,人得学会对他所说的话负责任吗?”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青年吓得双腿不停的打着颤。

    为什么老大说的没用?

    不是说只要自己要死了,什么都不说,就会没事吗?

    为什么这些人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我想干什么?”周龙飞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会儿才堪堪忍住,“敢情我讲了半天,你丫的都没听懂呀,龙哥我说话你们能听懂吗?”

    后面一句话显然就是对身后的小弟说的,这些人也极为配合,当下就道,“听得懂。”

    周龙飞转过身,冷冽的双眼狠狠的瞪着他,“臭小子,别跟我耍花样,要说就说,不说……我有的是手段,让你一一尝试,看是我盛天娱乐的手段多,还是你老大的手段多。”

    不就是一个逼供嘛,搞得那么复杂。

    不愿意说也行,一会儿一样一样的刑具往他身上招呼。

    看他到底能坚持多久?

    “这位老大,这位大哥,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周龙飞冷喝一声,“什么都不知道,就派你来?你他妈当我是傻的呢,还是你老大是傻的?”

    “大哥,我是真的不知道,求求你饶了我吧,有什么你直接去问我老大,他清楚,他一定清楚。”

    “是吗?可你老大说了,老板是把资料给你的,他都不知道,你又怎么解释?”

    然后摆出一副为难的表情,“你看你们工作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让我怎么分辨呢?总得拿出证据来。”

    证据?

    什么鬼证?

    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好吗?

    “大哥,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求求……”

    “啊啊……”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匕首插进木板的声音。

    紧接着一股难闻的味道充斥整个地下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