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86好基友

时间:2018-04-29作者:月衍

    386

    翌日一大早,初九便接到了李副局长的电话。

    正好这两天空闲,便去赴了约。

    到了李煜家的时候,她母亲已经准备了一大桌子。

    见到初九,热情洋溢的把她带了进来,“你看你都瘦了,最近是不是特别忙啊。”

    “瘦了吗,还好。”初九笑了笑,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这个是送给李局长的恭喜。”

    “人来就行了,还送什么礼物,太见外了。”

    “小东西不值钱的,一个心意而已。”

    “小九……天,我终于见到你了,想死我了。”说着李煜就朝她飞奔了过去。

    可在距离初九两部之外,堪堪停住。

    初九一根手指头指着他的额头,“你别扑过来,小心一会我揍你。”

    “嗷……还是不是好基友了?”李煜一脸郁闷。

    这么久不见,这小丫头,难道就没有一点想他吗?

    亏他还时时刻刻的惦记着她。

    “我什么时候跟你是好基友过?”

    凉飕飕瞥了他一眼,走到沙发前正准备坐下去便看见李局长从二楼走了下来。

    “小九来了,快请坐。”李局长两个快步走到她面前,“我看碧玉轩现在越做越大,全国的分市场都开好了,你也是越来越忙,想请你吃顿饭都难。”

    “哪里,只要人不在外省,你随时请我,我随时都有空。”

    两人虽说是合作关系,但有李煜这一层在里边,所以比一般的合作关系又更亲近了一些。

    “前段时间你在港城那边还好吧?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虽说远水救不了近火,但那边他也有认识好几个人。

    能帮到一点也好。

    “那边的事都解决好了,市场份额也占了下来,现在已经能够自动运营了。”

    钢城这个地方不大,但消费能力却十分强悍。

    碧玉轩在那边还没开多久,就已经在盈利了。

    “你呀就是个经商的奇才,将来必定有大作为,能站在巅峰。”

    要能力有能力,要手腕有手腕,要品性有品性,而且还不骄不躁,每做一步时都稳扎稳打。

    如果这样的人将来都不能成功,那她相信这个世界上乃至整个地球上都不会有人成功了。

    “那到时候希望承你吉言了。”初九淡笑着,抿了一口手里的茶,“9月份我就要去帝都念大学了,到时候我在庆阳市这边的场子,到时候还希望李局多多关照。”

    “已经确定了吗?”

    “嗯……这几天之所以留在这里,也就是想把这边的事情交接清楚。”

    “最近有人在查你的资料,你是有得罪上面的人吗?”而且那人还是从内部系统查的。

    所以李局怀疑是上面的人。

    “查我的资料哪方面的?”

    “就是拷贝了一张你的照片,其他什么都没动。”

    闻言,初九眉头紧皱。

    谁会无缘无故去复制一张自己的照片。

    除非早有预谋。

    到底是谁呢。

    “有什么事你这边跟我讲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你别管。”因为管了也没用。

    免得连累他们一家人就得不偿失了。

    而此时,在帝都的移动摩天大楼里面。

    顶层办公室,一片低压。

    坐在主位上的女人脸色难看,手臂青筋突出。

    足以显示她此刻内心的愤怒与隐忍。

    片刻后,深深的吐了几口浊气,才堪堪压住心底的怒意,快速的拨了个号,说了句立马上来,便挂断了电话。

    没一会儿,一个30岁左右,其貌不扬的男人,压低了帽檐,走进她的办公室。

    见到来人,女人面色一片阴霾,敲了敲桌面,怒斥道,“这张照片哪来的?怎么回事?”

    “这个就是碧玉轩的老板,此人很邪门,又有手腕。”

    毫不夸张的说,每一次好货都被她抢完了。

    留给他们的都是一些中等或者中下等的翡翠。

    所以使得他们的生意一落千丈。

    “这人明显看起来就是一个高中生,你跟我讲他是碧玉轩的老板,你他妈是在逗我玩儿吗?”

    主位上的女人显然不相信他的话。

    别说是他了,放出去给任何一个人,只怕都不会相信。

    照片中的初九,穿的很是朴素,给人一种邻家女孩的气息,和传说中碧玉轩的老板完全不同。

    “我说的是实话,当时我也不信,但我调查过很多次,并买通了他们里面的员工,已经确定她就是碧玉轩的老板。”

    这种事情没有确定他怎么敢上报上来?

    不过显然大部分的人都不相信。

    女人拿着手里的照片,越看面色越阴沉。

    那是一个雨夜。

    她如往常般下班回家,在路过一个巷子的时候,被人捂住口鼻,拖了进去,接着便什么也不记得了。

    第二天她在附近的一个小旅馆里面醒来,身上布满了斑驳的吻痕,很是吓人。

    她被吓到了,不敢跟任何人提起,只得自己偷偷的买了避孕药。

    可遗憾的是,并没有发挥药效,在第二个月的时候,发现自己怀孕了。

    想去医院把他打掉。

    可医生说,如果这个孩子打掉以后,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孩子。

    经过百般纠结。

    最终还是决定生了下来。

    可生活的压力,产后得抑郁症,使得她几度差点亲手掐死自己的孩子。

    “boss,你怎么了?”男人站在前面担忧的望着她,“boss?”

    “嗯?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到。”女人疲惫的压了压自己的眉心。

    “我们现在要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因为我听他们说,毕玉轩马上会开到帝都了。”

    如果帝都的市场份额再让碧玉轩一占,以后翡翠这一块真的没他们家什么事?

    前途很是堪忧啊。

    更何况最近买的毛料没开,出一块极品翡翠来。

    这运气也真是日了狗了。

    “其实人这一辈子,就跟倒在杯子里的汽水是一个道理,能出头的,不管你再怎么样打压,他也能出头,出不了头的,不管你怎么样扶持他依旧出不了头。”

    因为此时她已经可以想象,碧玉轩将来会成长到什么样的程度。

    只要大的战略没有问题,那他将会是华国翡翠业的龙头企业。

    “那……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就这样任由他们四处圈地开店。”

    “不是什么都不做,是要静等时机。”

    “可……”男人正准备开口讲话被她抬手打断,“没有什么可是的,你只用在后面静静看着就好了。

    不过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你把碧玉轩老板的资料,从小到大,事无巨细,整理出来传给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