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83手感会更好

时间:2018-04-29作者:月衍

    383

    这么大的动静,别说是刘姨和她父母了,就连小团子也被吵醒了过来。

    听着敲门声,两人对视一眼,快速的起身去开门。

    喝……好家伙。

    这是全家人都到齐了呀!

    看着小团子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初九心里软成一团,把他从刘姨怀里接了过来,亲了亲他的小脸蛋儿,心疼道,“都是妈妈不好,把小团子给吵到了。”

    小家伙也不知听没听懂,只见他咧开小嘴一笑,然后在初九脖子处拱了拱,随即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睡了起来。

    小模样,让人怜爱不已。

    初九轻拍着小团子的背脊,歉意的看了眼眼睛的三人,“不好意思把你们给吵到了,晚上小团子就跟我睡吧,你们也早一点休息。”

    闻言,刘姨率先点了点头,暧昧的扫了两人一眼,“那好,你们也早一点休息,别……折腾得太晚。”

    嘎嘎嘎嘎……

    初九只觉得一群乌鸦从自己头顶飞过。

    娇嗔的睨了刘姨一眼,这都说的什么呀,这话不是……让人误会吗?

    果然,在她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初九的父母脸色一片僵硬,不由得把视线投到司晟御身上。

    这男人虽说看起来气场强大了一点,可他对小九还算不错呀,怎么一到晚上就拳打脚踢呢?

    他们老俩口在这,这男人都不做做样子,要是他们不在的时候……他们不敢想像,自己的女人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可是,碍于男人的威慑力不敢表达得太明显。

    初九抚了抚额,无奈的叹息一声,把小团子递到男人怀里,才对父母道,“事情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刚才是我们俩个人在闹着玩……”

    初九顿了顿,眉头皱了皱,不知道怎样讲,总不能说两个人在那个啥啥啥吧?

    真要是这样讲呢,那得多难为情啊。

    最后,只得看着他们,干巴巴的说了一句,“反正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们两人感情好着呢,所以早点回去休息吧。”

    初九的父母将信将疑地扫了他们两人一眼,才慢吞吞的回到自己的卧室。

    才关上门。

    刘凤就忍不住开口,“你说……刚才他们两人是真打架还是在?”

    恩爱两个字到底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但两人都是成年人,又在一起好几十年,自然知道对方的意思。

    初刚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道,“是真的也好,假的也好,时间会证明这一切,我们只需要静静的看着,观察着就好了,如果他真的对小九不好,就算拼了这条老命,我也定让他好看。”

    “可是……如果他真的对小九不好,而我们又没能及时发现,这样小九岂不是要吃很多苦?”

    这样想着,刘凤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小九本来就过得很不幸了,我只想她后半辈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好了,什么荣华富贵,通通不需要。

    “我看那男人也是真心疼爱小九的,两人说不准真的是在闹着玩。”

    刚才两人出来时,他又透过门缝看进去,里面确实砸烂了很多东西。

    但是,他也同时细细打量了初九。

    身上没有青紫的痕迹,说明两人在里面肯定只是雷声大雨点小。

    当然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所有的伤都是隐性的被遮挡了起来。

    “闹着玩!”刘凤语气很是不好,“真要是闹着玩,会闹出这么大的响动来。你这说法我完全不敢苟同。”

    一边说着,一边来回在房间里踱步。

    须臾,她便停了下来,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初刚,“咱们女儿现在也有能力也能赚到钱了,不然让她别和这男人在一起了。

    这男人给人冰冷的感觉,总觉得不会怜惜人。”

    刘凤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可行。

    同时心底也盘算着,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好好照顾初九。

    可怜的司晟御还不知道,就因为这么一件事情已经被丈母娘给pass掉了。

    “你别轻举妄动,这男人……不一般,绝非池中之物,到时候千万别偷鸡不成折把米。”

    初刚虽然赞同她的话,也不赞同她的做法。

    毕竟日子是两个人过,就跟穿鞋一样,好与不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可是……你刚才也听到了,房间里响都那么大,而且我看到房间里的东西都砸坏完了,说两人是在闹着玩,你信不信?”

    这样的话说出来,无疑是捏着鼻子哄眼睛。

    打死刘凤她也不相信,有这样闹着玩的吗?

    “我说了,你不准轻举妄动。”初刚低声呵斥。

    在一切事情没弄清楚真相之前,就妄加行动,万一坏了小九的事怎么办?

    虽然他对初九未婚生子这件事情很是气愤,但……再气愤再生气,经过半年时间的消磨,也都淡了下来。

    唯一的希望便是她好好的。

    虽然这个男人看起来冰冰冷冷的,但他对小九的好,是出于真心实意。

    他也是一个男人,作为一个过来人,司晟御看小九的眼神,充满了爱意与柔情,这一点绝对不会错。

    刚才房间里打斗声说不准,另有隐情。

    “不行……说什么也得跟小九谈一谈,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弄清楚,总不能就这样稀里糊涂的……万一真是做男人动手怎么办?总不能让小九吃这个亏。”

    刘凤小心翼翼的瞥了他一眼,然后低声嘀咕。

    反正打男人的女人绝对不是一个好男人,不管他出于什么样的原因。

    特别是打的这个人是自己的女儿,那就更不行了。

    “问一下是可以的,其他的你别给我乱来,时间不早了,赶快睡吧。”

    淡淡的瞥了刘凤一眼,率先躺上床,闭上了双眼。

    而此时在另外一个房间的初九,却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好一会儿,堪堪忍住笑意,一本正经的开口,“司晟御同志,请问你对刚才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男人眉梢一挑,给小团子掖好被角,才起身走到她面前,呢喃道,“看法?”视线有意无意的扫过她的胸脯,“我觉得以后你可以多吃一点木瓜炖雪哈,这样也许手感会更好一些。”

    “……”

    话音落下,室内一片静谧。

    初九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随即俏脸一红,“司晟御我跟你拼了。”

    话音未落,整个人就朝男人扑了过去,双手直奔他的脖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