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82打架

时间:2018-04-29作者:月衍

    382

    初九也不再勉强。

    接下来的日子又一如既往的平静。

    司晟御有时间就到这边来吃住,要是忙得不行,每天也会给她来三通电话。

    都是最平常的问候,却让人觉得温馨。

    在高考前三天初九接到了凤珂的电话。

    “查的怎么样了?”电话才一接通,初九便迫不及待的开。

    “主子,查到了,这一帮是皇朝的人。”

    “皇朝这个名字好熟啊,皇朝娱乐有什么关系?”

    如果她记得不错,皇朝已经和她对着干了好几次了。

    两家是竞争对手,生意上有摩擦,很正常。

    但是……初九,总觉得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主子,皇朝娱乐地属于皇朝财团,而这一次派来的人,就是皇朝里面的人,皇朝里面有隐士家族的高手,我们跟踪到了一个地方,但却没敢进去。”

    那是一片灵气充足的森林,而且外面布满了阵法。

    在外人,常人眼中看来便是阴森森的一片,根本就没有人愿意朝那个地方走。

    “竟然找到了他们的据点,就先回来。”下次有机会或者说等高考过后进了帝都,再过去探一探虚实。

    现在千万不能打草惊蛇。

    “主子,我们在这边还发现了一个女人,和你长得七成像。”凤珂回想着看见的那个女人,总觉得她的气息有些奇怪。

    主子给人的感觉可以是阳光,可以是妩媚,而那个女人却恰恰相反,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天下长得相像之人何其多,不用管她了,先回来吧。”

    初九淡淡一笑,不以为意。

    虽然现在这张脸长得足够漂亮,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就算长得相似,也很正常。

    “好!”

    挂完电话后,初九便走到阳台,坐在躺椅上,半瞌着眼睛思索着。

    皇朝娱乐,隐士家族,布满瘴气的阵法。

    看来这个社会远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很多东西都是她以前所不曾接触过的层面。

    真是说着一股熟悉而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初九不由得勾了勾嘴角。

    须臾。

    初九便感觉到温热的吻落在自己额间,如扇子般的睫毛轻颤了一下,正准备睁开眼时,男人弯下身把她给抱了起来。

    那轻柔如稀世珍宝的模样,撩得初九小心肝一颤一颤的。

    接着便感觉自己被放到床上,男人正准备起身给她换睡衣时,初九一个翻身,把男人压到了床上,呈现女上男下的姿势。

    “小乖——”男人深邃如墨的眼眸里串着一团火,声音也比往日低沉了不少,“这么晚了,你是在等我吗?”

    初九斜睨着他,努了努嘴,“把你美的……我分明是在沉思,想事情,想事情明不明白?也不知道……是谁一进来又动嘴又动手的?”

    “又动嘴又动手。”男人半眯着眸子,细细咀嚼这几个字,随即魅惑一笑,“似乎真的又动嘴,又动手了。”

    “本来……”就是两个字被吞了下去。

    此时看着男人那如狼似虎的眼神,初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受人一肚子坏水。

    一看就知道他想把这话给做实了!

    哼哼,怎么可能让他如意?

    初九斜睨了他一眼,从他身上翻了下来,躺在旁边,“哎呀,好累呀,我要睡觉了,晚安。”

    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闭上了双眼,若仔细听,还能听到细细的鼾声。

    这一连串的动作,看得司晟御目瞪口呆。

    随即轻笑出声。

    这就是自己的小女人,怎么能如此可爱?

    感受到男人火热的视线,初九心里翻了好几个白眼。

    看看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美女睡觉吗?

    等等……这男人的手在干嘛?

    初九嗖的一下张开了双眼,愤怒的瞪着他,磨了磨牙道,“你的手是不是放错位子了?”

    “嗯?”男人眉头微皱,垂下眼帘,望向她一脸无辜,“放错位子了吗?不会呀。”

    这可是他最喜欢的位置,摸着软乎乎的手感好极了。

    看着小女人那吃鳖的模样,强忍住笑意。

    小女人真是太好玩了。

    “把你的爪子拿开。”初九一字一句,白皙的小脸通红,也不知是兴奋的还是愤怒。

    “喔,好吧!”

    司晟御很是爽快的点了点头。

    感觉到腰间的手处理后,还没来得及松口气,那虐待薄茧的大掌,立即换了一个阵地。

    初九顿时羞得恨不能找个地方把自己埋了,呐呐道,“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明明是威胁的话,说出来却一点威胁之意都没有,反而更像是娇嗔。

    司晟御俯下身去,深邃如墨的双眼,紧紧盯着小女人,清冷的眼目,略带笑意的询问,“确定不理我了?”

    “是——”初九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这男人真是太坏了,好想揍他。

    怎么办?

    司晟御挑了挑眉,眼底闪过一抹精光,“不反悔。”

    啊……

    初九觉得自己要疯了。

    他那略带薄茧的大掌,在自己腰间来回画圈,引得初九全身颤栗不已,这就算了,可他后面居然还得寸进尺。

    是可忍孰不可忍!

    说什么也不能助长他这坏习惯。

    “这有什么好反悔的,我绝对不会反悔。”

    “好吧——在你这么盛情相邀之下,我就勉为其难的满足你这个愿望……”

    好了,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初九急急的给打断了,“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勉为其难的满足我的愿望?”

    这男人该不会又要使什么坏主意吧?

    果然,司晟御下一秒开口说的话,差点气到她吐血。

    男人的原话是,“反正你都不理我了,那么也不用再顾忌你的想法了。”

    说完不等初九回应,便把她给压到床上,铺天盖地的吻,密密麻麻的落了下来。

    “唔……你……套路……我……我……不理……你了,哼……”

    初九一边拼命躲闪,一边开口埋怨。

    因为她知道。

    以往的情况来说,明天一整天都不用下床了。

    就这样,很丢脸好不好?

    说什么也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如此想着,初九挣扎的越来越厉害了。

    最后两人甚至在床上大打出手起来。

    司晟御怕伤到自己心爱的小女人,所以处处受限制,只防不攻。

    而初九却越挫越勇。

    前后也就五分钟左右,房间里能砸不能砸的,全都砸了个稀巴烂。

    两人顿时傻了眼。

    这该如何是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