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71可杀不可辱

时间:2018-04-29作者:月衍

    371

    随着葛葛瓦将军话音落下,现场顿时一阵哀号声及咒骂声。

    自然也有不少人上来祝贺,周龙飞挡在初九面前,一一和他们寒暄着。

    正聊得起劲儿,只听见砰的一声。

    葛葛瓦将军轰然倒地,现场顿时乱成一团。

    初九丢掉手机,快速从腰间把手枪拔出来,并找了一个隐秘的地点才蹲下,便一连串的枪声响起。

    看这阵势,外面火力充足。

    初九少了眼,周龙飞等人,见几人没事,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朝着几人打了打手势,让他们先退。

    几人见状,也不敢耽搁,互相掩护,开始往安全通道退了出去。

    而初九看着脑浆都被打崩列出来的葛葛瓦,顿时眉头紧皱。

    缩小是黑道事件,说大了就是政治事件。

    毕竟这人是金三角的将军,手持重兵,而此刻因为参加黑道峰会死在华国,于情于理,这一次华国都脱不了干系。

    初九手指一扬,用了一张隐身符在自己身上。

    然后一个助跳上了正上方的通风口。

    悄无声息的趴在上面,静静观察着。

    他倒是想看看到底是谁那么大的胆子,敢混到这里面来,并且想射杀这里面的人。

    因为以刚才他们扫射的状况来看,根本就不只是想杀某一个人而已。

    不到五分钟里面就全部成了马蜂窝,接着训练有素的人跑了进来。

    初九凭住呼吸,小心翼翼的看着下面。

    没一会儿,十几个手持重型武器的人,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身上穿着统一的服装,领口绣了一个王字。

    十几个人进来就开始检查。

    基本上地上的尸体都被他们补了枪。

    看这些人做事如此小心谨慎,绝对不是一般的组织就能培养出来的。

    最后其中有人走到葛葛瓦身前蹲了下来,在他身上摸索了一会儿,然后从最里层掏出一个东西。

    然后十几人快速的离开了。

    因为那人是背着初九,所以她没看得清楚那人手里拿走的是什么?

    确定人走完了,初九才从上面跳了下来,从安全通道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此地。

    司晟御飙车来到这里的时候,正好遇到从里面急匆匆走出来的小女人。

    男人快步上前,把她搂在怀里,上下打量了好几圈,“受伤没有?”

    “没有。”初九摇了摇头,神色凝重,快速地上了车,“先离开这里再说。”

    司晟御点了点头,快速的开车离开了。

    两人离开不到两分钟,警车就来了。

    闻风而动的记者也全赶到了现场,进行了现场直播。

    两人回到酒店,才一进屋,男人就把她抵在门上,狂风暴雨般的吻落了下来。

    初九只能垫着脚尖,仰着头,被迫承受。

    终于在她快晕过去的时候,男人粗喘着气,放开了她。

    所谓的放开,也就是离开了她的唇瓣,但两人额头抵着额头,呼吸相融,“以后再也不能一个人去了。”

    说这话的时候,司晟御觉得自己的心现在还是颤抖。

    当时听说来这么多人,直接在外面机枪扫射的时候,他真的是被吓到了,吓得魂都没有了,开车的时候好几次都差点与前面的车迎面相撞。

    最怕的是,等自己赶到的时候,见到的是自己这一辈子都不愿意见到的画面。

    还好老天垂怜。

    他的小女人好好的,毫发无伤。

    看着男人心疼与自责的双眼,抿了抿唇,踮起脚尖,勾住男人的脖子,就来了一个法式热吻。

    这男人美做的一件事,都让她暖到心坎里去了。

    一辈子有这样一个老公,死而无憾。

    “我答应你,以后去哪儿都要把你拽在一起。”

    虽然她现在有办法保证自身的安全,但是……他不在自己身边,总是会担心的。

    特别是刚才他那样的眼神,看得自己心尖抽痛。

    自己能为他做的不多,这样小小的要求,她也愿意顺从男人。

    男人眼底闪潋滟华光,“记住你说的话,不然我让你一个月下不了床。”

    瞧瞧他那一本正经的神色,气得初九牙痒痒,脸色胀红。

    色胚。

    色狼。

    色鬼。

    一个月不下床就不怕肾亏吗?

    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怎么你这是怀疑你男人的能力?”司晟御挑了挑眉梢,似笑非笑,“不然从此时此刻起,我们试一试。”

    虽说是调侃的语气,但初九却听出了认真。

    顿时吓得直摇头,“不用了。”

    一个月下不下得了床初九不知道!

    但这男人只用做前半夜,就可以让她第二天下不了床,这点还是知道的。

    所以打死她,初九也不敢答应男人的这个赌注。

    “真的不用?!但为了让你相信,我不是说大话的,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试一试,你觉得呢?”

    这么好调戏小女人的机会,他可不会放过。

    谁让他有这个恶趣味呢。

    最喜欢干的事情便是看小女人气得面红耳赤,却又敢怒不敢言的憋屈样。

    “不用,真的不用。”初九睁大了双眼,急急的摇头,“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你的为人难道我还信不过吗?”

    语毕,初九还故意娇嗔的瞪了男人一眼。

    妈呀,只要能让他她过了这一场,撒撒娇发爹,她还是愿意。

    “是吗?可是刚才……”男人才一开口出,初九就赶紧捂住他的嘴,一脸娇羞的模样,“老公,亲爱的老公大人,人家知道错了,你就饶了小的吧。”

    呕——

    这话说完,初九自己都忍不住恶心。

    妈蛋都是些什么事?

    哪知她这样的表现与话语,不仅没让男人打消欺负她的念头,反而愈演愈烈,“能让老婆大人说出刚才那样质疑的话,是我这做老公的失职。

    经过刚才的痛定思痛,我决定了……一会儿我一定要好好的证明。”

    昨晚初九就被他横抱了起来,大步流星的走进卧室。

    紧接着……双双纷纷跌落到那大的离谱的床。

    “小乖,要不要吃点东西了来,我怕你一会撑不住。”

    男人原本好心的提醒,可到了初九眼底,却请了另一种意思。

    这男人分明是在耻笑她,每次做到一半就晕了。

    士可杀不可辱。

    初九眼底泛着凶光,一鼓作气把男人掀到了床上,而自己却骑在他腰上,恶狠狠的开口,“你才撑不住,你全家都撑不住,本姑娘好好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