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62何必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时间:2018-04-03作者:月衍

    362

    就在众人都好奇得不行的时候。

    初九终于放下了手里的茶杯,清冷中略带笑意的眼眸扫向众人。

    房间里的人纷纷屏住呼吸,等待答案时,初九红唇微启,淡淡的吐了几个字,“佛曰天机不可泄露。”

    “唉——”顿时一片哀嚎声此起彼伏。

    这么战战兢兢的等了半晌,九爷居然来了这么句话。

    众人心底才叫一个郁闷。

    可初九却不给众人机会,直接挥手,“好了,都散了吧,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再叫我。”

    众人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关上房门,初九在室内转了一圈,然后从行礼箱里拿出探测器,在屋内扫了一圈,确定里面没有出现一些不应该出现的东西才停下来。

    想一会儿要下楼吃饭,她便没有解束胸,只是简单的清洗了一下,倒躺到贵妃椅上假寐了起来。

    就在她迷迷糊糊间,周遭的气息陡然一遍,清冷的眼眸刷的张开来。

    “啧啧——没想到你还挺警惕的。”

    邪魅的眼神,讨打的语气,不是emperor又是谁?

    初九缓缓的坐起身来,揉了揉发晕脑袋,“你怎么进来的?”

    她的警觉性什么时候这么差了,有人进来都没有查觉。

    emperor没有出声,慵懒而邪魅的缓缓靠进她,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畔,“你难道就没有感觉到有哪里不舒服吗?”

    初九瞳孔一缩,经他这么一提,才惊觉身体不对劲,使不上力。

    “你做了什么?”

    冰冷刺骨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如鹰隼般的视线直射而去,让人打心底生寒。

    emperor有一瞬间的愣神,果然还是这么凶,撇了撇嘴,一脸嫌弃,“我能做什么?不过是看到老朋友进来打声招呼而已。”

    说完一脸悠然自得的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他倒要看看,一会儿药效上来了,这女人怎么办?

    就不信她每次运气都能这么好。

    如此想着,眼神变得一片深邃。

    就在这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初九便觉得自己气息不稳,全身发热,有如千万只蚂蚁在啃食一般。

    暗道不好,脸上却不露分毫,手紧紧的拽着拳头,深深的吸了口气,拿出手机来给司晟御去电话。

    可是才播出一个号,手机便被人抢了,“你干嘛?”

    初九恶狠狠的瞪着他,眼底一片冷冽。

    “我这可是好心在帮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呢?”emperor邪气的挑了挑眉,“要知道,远水可是救不了近火的,就算你现在给他打电话,他能赶得及吗?你能坚持到那个时候吗?不如……”

    “来不来得了,坚不坚持得住都是我的事,与你何干。”

    说完便快如闪电的把手机从emperor手里抢了回来,并用快捷键拨了号。

    所有动作在一夕之间完成。

    emperor却懒洋洋的坐回到沙发上,好以暇整的看着她。

    就算自己得不到,看一看,解解眼馋也还是可以的。

    电话才响一声,司晟御便接了起来,轻笑着开口,“怎么才分开不到半个小时就想我了吗?”

    “你现在在哪?”

    初九紧咬着唇瓣,尽量让自己的气息听起来平和。

    可司晟御是谁?

    那可是把参加放在心尖儿,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人。

    她的任何一个异样,都逃不过男人的法眼,“出什么事了?”

    初九一愣。

    没想到就这样,他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同寻常。

    心底顿时暖暖的,“我被人下了药,你现在能赶过来吗?”

    纵然不想他担心,可自己紧咬着不说,只会让他更担心,还不如直接老实交代来的好。

    至少男人心里有底。

    “你等着。”

    男人的语气冷凝不容置喙。

    听着嘟嘟的电话声,初九笑了起来。

    这男人做事总是这样……让自己感到安心。

    emperor看着初九眼底的柔情,脸色一片暗沉。

    回想一下,她刚才看见自己时……

    妈蛋……

    emperor心底狠狠的怒骂了一声,然后把脑袋转向窗外。

    怕自己看到她脸上那幸福的笑容,想狠狠的撕碎。

    真tm太刺眼了。

    挂完电话,初九也不搭理他,直接进了浴室,把门给反锁了。

    冷水浇在身上,身上的燥热感减轻了不少。

    对她目前的情况来说,可谓是杯水车薪。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想害她的人,只怕早在外面已经等着了。

    冰冷的水,从头淋到脚底,初九双手撑在墙壁上,粗喘着气。

    须臾。

    体内刚降下去的燥热,又反弹了回来反而愈演愈烈。

    初九紧咬着唇瓣强撑着,手却在身上的衣服上胡乱的拉扯着。

    眼前一片迷蒙,脑袋跟浆糊似的。

    这时敲门声响起,“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很难受?有如千万只蚂蚁在身上爬行。”

    初九恨恨的瞪着门板,没有出声。

    虽然很可能不是他害的自己,可这人的心也好不到哪儿去。

    参加敢肯定,这人绝对看到了给她下药的人,可却没有阻止。

    “我说小丫头,你何必强撑呢?我是很乐意帮忙的,只要你出来,我立马能让你舒服了。”

    emperor欠揍的声音又在门外响起。

    初九气的胸膛剧烈起伏。

    如果她现在身体没问题,一定狠狠出去揍他一顿。

    “砰砰砰……你把门打开,我进来帮忙。”

    “滚出去。”初九咬着牙,一字一句。

    可因药效的关系,说出来的话娇声娇气的,不惧半分威胁。

    “你刚说什么让我进去吗?你等着……”说完只听见砰的一声,浴室的门被他踹开。

    初九无力的靠着墙壁,冷冽的双眼瞪向罪魁祸首,“我是叫你滚出去,听不懂人话吗?。”

    “啧啧——看看你现在这模样,面若3月桃花,只单单这样看着,就让人觉得心痒痒的不如你和他分手跟我好了。

    你看看我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要钱财有钱财,不比他差分毫,你又何必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呢?”

    emperor一边说着,一边缓步朝初九走过去。

    在距离初九三步距离之时,emperor身体蓦然一僵。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