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59我的小乖没哭

时间:2018-04-03作者:月衍

    359

    心好塞,为什么突然就谈到了婚礼的问题?

    她都还没准备好。

    看出小女人的顾忌,司晟御把她搂到怀里,吻了吻发梢,“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让我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证明我爱你吗?”

    男人的声音低低沉沉的魅惑不已。

    有时候出的话,却像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初九心尖儿上。

    鼻尖一酸,强忍住落泪的冲动,沙哑道,“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她也很想给彼此机会。

    可心底的那道坎,似乎怎么也过不去。

    她是真的很怕。

    感情这种东西,其实就跟由简入奢容易,由奢入俭难是一个道理。

    现在两人感情正浓时,自然好,在多年以后还能这么好吗?

    万一他以后对别的女人这么好了,自己怎么办?

    又要如何自处?

    闻言。

    司晟御这身子僵了,心底暗叹一声,还是不行吗?

    一时间,房间内一片静谧。

    两人谁都没有出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率先叹息一声,带着无奈与宠溺的语气,“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自己选的还能怎么办?

    再苦也得自己咽下去。

    “谢谢!”除了这两个字,初九再也找不到其他成语来表达现在心中的。

    我是打心底感谢男人。

    感谢他的理解,包容。

    “傻瓜……”男人单手捏住她的下颚,俯身在她那娇艳的唇瓣上啄了啄,“只要是你,我甘之如饴。”

    初九轻咬了下唇瓣,然后扑到男人怀里,双手紧紧缠住他的腰。

    “小傻瓜,这就感动了。”司晟御眼底含笑语气轻快。

    虽然小女人没答应嫁给他。

    但能让她这么感动,感觉也很不错,很有成就感。

    初九闻言努了努嘴,小声嘀咕了句,“谁感动了?”

    “是吗?也不知道是哪个小花猫,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司晟御宠溺的捏捏她鼻尖,调侃道。

    别看小女人在工作上干净利索,在感情方面,却像只小乌龟似的试探的伸头,在遇到不可控制现实又会把脑袋缩回龟壳里。

    他不急,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和这小女人慢慢耗,相信总有一天能感动她。

    “小花猫,全家都小花猫。”初九轻捶了一下他的胸膛,然后一把把男人推开,从他怀里退了出来。

    小模样娇俏不已,看到男人心痒痒的,一把又把她拽进怀里。

    “对呀,我全家都是小花猫,你不就是我家养的那只小花猫吗?”男人眉梢一挑,语气戏谑。

    每每逗弄得这小女人炸毛,十分有成就感。

    还好这种病态的心理初九不知道,不然准得吐槽他。

    “……”又被套路了。

    初九气呼呼的瞪着她,小女儿姿态尽显。

    “小乖……”男人眸色暗沉,沙哑的唤了一声。

    “干嘛!”初九没好气的刮了他一眼。

    司晟御缓缓抬起手来,抚了抚她耳边的发丝,“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任何一个男人。”

    “……”初九眉头微锁,不解的看着他。

    司晟御也不出声,两人四目相对。

    半晌。

    他才好心的开口替她解惑,“你这样的眼神,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受不了的,会想……”

    司晟御坏心的故意一停顿。

    “会想什么?”

    话音落下,男人便俯身在她耳畔,低语,“会想把你压在身下,狠狠的欺负。”

    初九整张脸顿时爆红。

    羞得不能自已,眼神不知往何处放。

    “害羞了!”

    男人如墨的眼,更加深邃了。

    略带薄茧的指腹来回在她白皙的小脸上游走着,引得初九身体微颤。

    如果不是男人的手揽着她的腰,只怕已跌坐在地上。

    “你这模样真让人恨不得一口吃了你。”话音落下九遍,感觉脸颊上如被针扎般的疼了一下,当即抬起头来,娇声呵斥,“你干嘛?”

    “你猜猜我想干嘛?”男人深邃的眼眸微眯,神色晦暗不明。

    “我……唔……”后面的话,被男人一口给吞没了。

    好半晌,直到两人气喘吁吁,才停了下来。

    “现在知道我想干嘛了吗?”男人出喘着气,低声询问。

    “臭流氓。”初九气息不稳,语气幽怨。

    明明出力的事他比较多,反而累的却是自己,真是想不明白了。

    “臭流氓。”男人抬起脸来,静静的看着她,细细的咀嚼这几个字,须臾,邪气一笑,“小乖,你能告诉我我哪儿耍流氓了吗?”

    “你没经过我同意就吻我,难道不是耍流氓吗?”

    “那条法律规定,我亲自己的媳妇算是耍流氓。”

    “你……”初九被他噎的脸红脖子粗,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大声辩驳,“谁是你媳妇儿了,领证了……”

    吗字还没有出来,初九便后悔了。

    只得抬目小心翼翼的瞥了男人一眼,见他脸上没有露出不悦的神情,才大大的松了口气。

    白皙的小手,紧紧握住男人的大掌,踮起脚尖,在男人的薄唇上,吻了一下,歉意地开口,“对不起,再给我一点时间,相信我能做到。”

    “傻丫头,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司晟御怜爱地看着她,“其实能陪在你身边,我就已经很知足了,就算你一辈子也接受不了,我也无憾。”

    男人的话,犹如平地惊雷,在她心底炸开。

    眼眶瞬间湿润了起来,狠狠的点了点头,“小心,我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没问题的。”

    “傻瓜不急,刚才讲的话,也都是我的肺腑之言。只要咱们能在一起,有没有那一本证书,一个形式,我都无所谓。”这是司晟御发自内心的话。

    和失去小女人相比,这些都变得微不足道。

    只要两人心在一起,有没有那些真的无所谓。

    初九不再出声了,是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把脸埋在男人的胸膛。

    须臾。

    男人的胸膛,便感觉到一阵潮湿。

    随即心脏处一痛。

    “小乖……别哭。”双手紧紧搂住小女人的腰间,“看见你哭,我心跟针扎似的疼。”

    “人家哪有哭,是刚才不小心有东西吹进了眼睛。”初九红着脸不肯承认。

    “好好好,我的小乖没哭。”男人失笑。

    心情愉悦的附和。

    \s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