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56就是在邀请你

时间:2018-03-16作者:月衍

    356

    初九承认自己懦弱了。

    不能坦然面对,怕得到的结果不是自己所想。

    “小乖——”感受到小女人心底的挣扎,男人无奈的叹息一声,“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会很长,如果有什么事,你都这样一直闷在心底,不会觉得难受吗?而且你这样,也让我很受伤。”

    “……”初九依旧沉默。

    樱红的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脑袋里面乱哄哄的。

    “我们两人将会陪伴彼此走过下半生,希望我们可以彼此坦然面对,有什么事,我希望你直接讲出来,我们一起解决。”

    男人的话很朴实,语气很真诚。

    初九觉得心底闷得慌,好半晌才开口,“我有些累了,先休息吧。”

    司晟御身子一顿,顿时觉得无力。

    还是不可以吗?

    周身的气息,顿时冷了下来,带着悲哀。

    初九见状,伸手环住男人的腰肢,“真的没有什么事,你也知道,我到这边来,是为了参加黑道峰会的,早上不辞而别,是我的过错,我跟你道歉好吗?”

    “罢了,既然不愿意说,那就不说吧,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

    到底是不忍心再逼迫她。

    希望她可以早日敞开心扉。

    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晚安!”

    夜里靠在男人怀里,原本以为会睡不着,却没想到,不到十分钟,便睡熟了。

    看着她白皙如陶瓷般的脸颊,呼吸轻轻浅浅的,喷洒在自己胸间,司晟御脸上的神色晦暗不明。

    而且他来这里之前刚得到消息,eperor也到了这里,并且还把小女人劫持到了他的别墅。

    如果只是公事还好说。

    但若是存了和自己一样的心思……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至于黑道峰会的事,看来他也得在暗中盯着一点才行。

    不然以eperor的为人,什么阴险的手段都能使得出来。

    到时候把小女人给骗走了怎么办?

    自己岂不是得不偿失。

    ……

    一连三天,初九都待在酒店里。

    虽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外面的消息源源不断地送到她这里来。

    看着最新查到的一叠叠的消息,初九眼底笑意蔓延。

    看来这一次,要伤筋动骨了。

    c省的领导,会有一次大换血。

    初九坐在书房里,懒懒地靠在椅子上,单手搭在桌上,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

    这是她思考问题时惯有的动作。

    半晌。

    起身回到卧室,换了一身休闲装,离开了酒店。

    开着车,沿着主干道,转着圈。

    一直到傍晚才回到酒店。

    “去哪儿了?怎么打电话也不接。”才回房间,就被男人给拦了下来。

    眉头紧蹙,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电话?”貌似一整天她的电话都没有响过,从兜里把手机掏出来一看,才知道,“关机了!”

    “你呀……”男人莫可奈何地戳了戳她额头,“下次记得把充电线带上,车上也可以充电呢。”

    “知道了,下次不会了,这次不是意外吗?”初九的语气软了几分,带着撒娇的意味。

    看着小女人娇娇软软的模样,他还能说什么?“洗洗手吃饭吧。”

    初九开心的点了点头,跳起来抱住男人的脖子,飞快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又如蝴蝶般飞快的奔走了。

    司晟御挑了挑眉梢,转身盛饭去了。

    一顿饭,两人吃得很和谐,忘了先前的不愉快。

    饭后初九主动提出洗碗,可司晟御怎么舍得让她做这事,“放在那儿,也会有人来清理的。”

    “你别这样。”初九白皙的小脸羞得通红。

    这男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嘴里讲着一本正经的话,手上却做着,流氓做的事。

    “别那样,嗯。”男人故意使坏,声音低沉而魅惑,在她耳畔响起。

    撩拔得初九身子微颤。

    “你——”初九咬着牙,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双手狠狠地推拒着他。

    “我?我怎么了?”说着轻咬了一下她耳垂,初九整个人瞬间就软倒他怀里,“小乖,你今天怎么这么热情?”

    热情你妹呀?

    初九恨得牙痒痒,奈何自己全身软的,根本使不出一点力气。

    值得用那根本不具威胁的眼神儿瞪着他,狠狠的瞪。

    “想要了吗?小眼神这么幽怨?”男人语带笑意,眼神宠溺。

    每次把这小女人撩拔得炸毛,心情总是无比的愉悦。

    “要你个大头鬼。”

    原本想狠狠地呵斥一下这男人,哪知出口的声音,却是娇娇软软的,一点威胁之意都没有。

    初九自是恼怒的不行。

    “乖,想要就直说,老公又不是不给。”男人微微一弯腰把她横抱了起来,直接往里面的卧室走去。

    “喂,谁想要啦?你胡说八道什么?”初九感觉自己脸火辣辣一片。

    这男人看起来清冷华贵,说起话来跟流氓没差别。

    “嗯——”给了怀里小女人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刚才是谁,双目含秋的望着我?那样的眼神儿,不是想勾引我吗?”

    勾引?!

    初九被他这话,给震傻了。

    这男人眼神是不是有问题?

    她明明是在登他,瞪他,好吧?

    跟勾引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心好塞。

    “怎么?被我说穿了你的心思,恼羞成怒了。”男人的语气更为愉悦了。

    一次次的被说,初九终于炸毛了,大声怒吼,“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勾引你了,又是哪只眼睛看见我是是恼羞成怒了。”

    “……”司晟御给了她一个现在不就是的眼神。

    初九老脸一红,妈的上当了。

    抬头狠狠撞了撞男人的胸膛,便闭上了双眼,眼不见为净。

    “小乖,你这模样是在邀请我吗?”男人恶劣的声音,又在初九而边响起。

    带着熊熊怒火的双目陡然睁开。

    紧接着那迁细的手指滑到男人的腰间,在他腰间的软肉上拧了一圈,魅惑的勾唇一笑,“对呀,我就是在邀请你,那你接受我的邀请码。”

    媚眼如丝,语气轻浮,诱人至极。

    那模样活脱脱的一个小妖精,勾人不已。

    “当然,荣幸之至。”话音落下,两人双双跌入大床。

    \s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