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54难道你在偷偷暗恋我

时间:2018-03-16作者:月衍

    354

    司机见她张开眼来,恭敬的打开车门,“九小姐,我家主子也等候多时。”

    初九凉凉都给了他一个眼神,然后又闭上双眼来。

    如果她猜得不错,应该是eperor。

    而出就恰巧初九最讨厌的是别人掌控她的一切。

    心底叛逆的那一根弦,顿时从心底滋生起来。

    她倒是想看看,这男人到底是想干嘛?

    司机见她充耳未闻,脸色有些难看。

    主子的脾气阴晴不定,要是他没有把邱小姐带进去,绝对是要接受惩罚的。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eperor慵懒而邪魅的,从别墅里面走了出来。

    “看吧,我都说我送你了,你非不愿意,这会儿还自己打车到我这儿来?怎么?才分开就想爷了吗?”

    话音落下,人也刚好走到车前,单手搭在车顶上,漂亮的桃花眼微眯,邪气肆意地盯着坐在里面假寐的女人。

    他这人这辈子对什么事情向来都不在意,没想到唯一在意的,却是这么一个女人……

    每每回想起来,自己都不敢相信。

    最主要的是这女人脾气又臭,又不可爱……但他却管不住自己的心,做任何事情,脑海里时不时就冒出这女人的脸来。

    “你把我请到这里来,到底是想干嘛?”初九不想和他浪费时间,直言不讳地询问,“还有来接我的人呢?你把人弄到哪里去了?”

    这才是让初九最气愤的,明明华国是自己的地盘儿,而这男人却像是有通天本领一般,在这也能把自己的人给劫了。

    “要想见人有什么难的,留下来吃顿饭,我就把人还给你怎么样?”eperor心底苦笑。

    想不到他也有沦为这样的一天,想和一个女人吃一顿饭,还要费尽心机耍尽手段。

    “如果我不呢!”初九习惯性的从耳边,拿起一缕秀发,在手指上把玩着。

    语气清冷慵懒。

    了解她的人都知道,这是她发怒前的征兆。

    eperor虽然算不上了解他的人,但他掌控人心的能力确实不弱,就这么短短的一句话,也发现这女人已经生气了。

    不由得轻笑一声,“怎么说我们也算是合作伙伴了,在一起吃顿饭,谈谈接下来合作的事宜,再正常不过了,你觉得呢?”

    虽说是询问的语气。

    但初九也知道,今天这顿饭是不吃也得吃,吃也得吃,更何况自己的人还在他手里。

    冷嗤一声,勾了勾嘴角,“既然你如此盛情邀约,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不过我得把丑话说在前面,吃完饭就把我的人放了!”

    “这是自然。”eperor眉梢一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初九薄唇微抿,优雅的从车上下来。

    进到餐厅,看见满桌的大餐……不由得在心底暗咐,看来这男人早有预谋。

    唯一好奇的是他是如何得到自己行程的。

    eperor绅士的给她拉开椅子。

    初九优雅淡定的坐了下去。

    “这酒是我自己酿的尝一尝看喜不喜欢。”eperor倒了一杯红酒递给她。

    “不好意思我不喝酒。”说完也不管男人脸色难不难看,便自己大快朵颐起来。

    eperor手掌紧了紧,然后若无其事地把酒杯放在自己面前,“既然不喜欢喝酒,那就多吃点菜吧,这是我从世界各地请的厨师专程为你做的。”

    话音落下,初九手上的动作一顿。

    原本还觉得美味的菜肴,顿时如同嚼蜡。

    眉心几不可查的皱了皱,须臾,便又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而对面的男人品着红酒,根本就没有动筷子的意思,双眼灼热的盯着,坐在正前方的女人。

    初九饶是再镇定,在清冷,也受不了他这火辣辣的眼神,啪的一声把筷子放下,“你到底要干嘛?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吃饭了?”

    eperor无辜的眨了眨眼,“我只是品个红酒而已,什么都没做呀。”

    初九冷冷一笑,“那你那眼神能不落在我脸上么?”

    “你想多了,我只是在,欣赏你身后的那一幅梵高的画而已。”eperor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给了她一个你自作多情的眼神。

    初九闻言,身体一僵,转过头去……妈蛋还真有一幅梵高的画。

    这丢脸都丢到太平洋去了。

    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端起旁边的汤,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

    “我很好奇,是哪来的错觉?让你认为我在看。”eperor坏心眼儿的询问。

    房间里顿时一片静谧。

    连eperor的手下,听见自家主子的这句话,都恨不能上前去捂住他的嘴。

    早上不是还,说得好好的吗?

    追女人要过哄,现在你这是搞哪样?

    这样能追到女人吗?

    这么贱的嘴是个女人都不会喜欢的吧?

    初九也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情况,被他问得脸色通红。

    就两人面对面的坐,他看自己身后的画,那视线不也得从自己身上过吗?

    这能怪得了她吗?

    “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eperor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随着话音落下,初九恨不能把自己面前的餐盘,砸到他脸上。

    顺便大喊一句,你td别问了,好不好?

    可到底是人家的地盘,该收敛的还是得收敛。

    “我们两人面对面的坐,画在我的正身后,你看身后的画,不是先会从我身上越过,我会有这样的错觉,难道不正常吗?”初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压住心底的怒火,和他辩驳。

    eperor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片刻后……

    “你这说法正确,也很合理,不过……正常人不都会先问,你在看什么吗?为什么你一开口,就叫我不要看你呢?难道……”

    eperor故意把尾音拉得长长的,带着暧昧的意味。

    初九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难道你偷偷暗恋我?已经注意我很久了。”eperor终于把刚才没说话都说完了。

    可初九却被他的话雷得,直接当场傻掉。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