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42天天这样穿

时间:2018-03-01作者:月衍

    342

    一路上,不管两人如何追问,初九都死死地,捂着购物袋。

    可是绯红的耳朵,还是出卖了她的情绪。

    李煜眸色黯黯,不再继续追问。

    肯定和那个男人分不开,不然她不会流露出一副小女人的姿态。

    三人分开后,李煜主动提出送凤馨回家。

    在路过一家大型综合超市的时候。

    初九停了下来,进去走走逛逛,买了好大几包东西。

    提回家时累得气喘吁吁。

    休息了好一会儿,才开始布置起来。

    两人在一起这么久,基本上都是男人给她惊喜。

    有时候想想觉得挺过意不去。

    这次,在他回来的时候,一定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想着,初九脸颊发烫,神情羞涩不已。

    须臾——

    拍了拍发烫的脸颊,把买回来的东西都一一分类好。

    末了,又给刘姨打了电话,和小团子聊了一会儿天,又对她吩咐了几句,才挂断电话。

    翌日。

    司晟御带着小团子和刘姨,乘专机回到了庆阳市。

    出了机场。

    司晟御安排好的车早已在此等候。

    刘姨却停了下来,“司先生,小九说换新房子了,让咱们去新房子那边住。”

    司晟御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心里却纳闷不已。

    这小女人什么时候换房子了?

    怎么没听她说过?

    而且前一天回到庆阳市的时候,不也住的以前那个公寓吗?

    “司先生——”刘姨见他直接转身上车,不由急急地开口道,“小九说有一包衣物落在老公寓里了,让你去帮他拿一下。”

    话音落下,刘姨手心都冒汗了。

    话说从第一次看见司先生起,一种敬畏之心,油然而生,根本就不敢直视,更别提指使他做事了。

    别看她看起来似乎很镇定,其实小腿都在打颤呢。

    司晟御机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

    什么衣服这么重要?非要他现在回去拿。

    现在他最想做的事就回去好好看看小女人,抱抱她,亲亲她。

    可自己若是没有拿回去,那小女人指不定又得生气了。

    无奈的叹息一声。

    说了句,他知道了,便让司机驱车离开。

    直到再也看不到车的声音,刘姨才松了口气,抱着小团子,上了后面一辆车。

    出了机场,不知是不是前面出了事故。

    司晟御一行的车都停了下来。

    直到一个小时后,才正常通车。

    等到了就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半。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回到公寓,掏出钥匙打开门。

    正准备开灯时,司晟御发现屋内不对劲。

    身体本能的绷直,手已经滑到腰际,把枪掏了出来。

    前后也就一秒钟的时间。

    餐桌上的蜡烛亮了起来。

    他这才看清楚眼前的……

    这——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见的。

    这还是那清冷如天山雪莲的小女人吗?

    一头慵懒的大波浪,烈火红唇,媚眼如丝……最主要的是……身上穿的是接近透明的,真丝吊带裙,深v领的,而后背更是夸张地裸至臀部。

    极致诱惑,让人血脉喷张。

    “快过来尝尝,这是我亲手做的牛排,你最喜欢的六分熟。”

    初九被男人火辣辣的眼神看的,面色羞红。

    怕再这样下去,饭还没吃,自己就先被吃了。

    听见声音,司晟御才回过神来,掩嘴轻咳了一声,自然地走上前去坐了下来,身子微侧,你掩饰自己的尴尬。

    初九眼底划过一抹狡黠的笑。

    哼哼……叫你装,别以为那高高的帐篷他她没看见。

    转身走进厨房,把做好的牛排和醒好的红酒都端了出来。

    在靠近男人的时候,故意把腰弯得低了一些,那深深的沟,显露在男人眼里。

    司晟御顿时觉得小腹一热,那股不可抑制的燥热,往身体的某一处窜了过去。

    “这是我最爱的红酒,你尝尝看喜不喜欢。”初九羞红着脸,伸手把红酒杯递到他面前。

    从小到大,有史以来……算是她做得最出格的一件事情。

    可当她看见男人眼底的暗沉和火焰时,心底没来的雀跃。

    虽然小女人的一切神态都很正常。

    可司晟御却莫名地看出了诱惑意味。

    现在他哪有什么心情吃饭、喝酒?

    现在唯一想的是如何吃掉这个小女人?

    可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都要看看,自己心爱的小女人,今天玩的是什么把戏?

    伸手接过酒杯,放在唇边,小酌了一口。

    甘甜的香味瞬间弥漫整个口腔,“味道很不错,冷香馥郁。”

    “我最喜欢这个酒的味道了。”

    小女人如偷腥的猫一般,抿了一口,然后享受的闭上了眼睛。

    模样妖娆魅惑,和平日清冷完全判若两人。

    司晟御看得口干舌燥,深邃如墨的双眼微眯,长臂一伸,小女人就稳稳跌坐在他怀里。

    此时他才觉得此生圆满了。

    双手不由得紧了紧,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小女人脖颈间,幽怨地开口,“你不在身边,昨天一晚上我都没睡着觉。”

    初九,心底咯噔一声。

    不至于吧,哪有这么夸张。

    “小没良心的,就知道你不会相信。”司晟御发狠似的在她脖胫间狠狠咬了一口,腾得初九倒抽一口凉气,“疼——你干嘛?”

    话音才落下,初九便听见,餐具掉落地上的声音。

    紧接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背脊上传来的冰凉感,使得她整张脸顿时涨红不已。

    这男人是想干嘛?

    把她当晚餐吃吗?

    正想着,密密麻麻的吻落了下来。

    背脊贴着桌子,一片冰凉,而身上的身躯,却火热不已。

    初九只觉得自己冰火两重天。

    整个人难受不已。

    直到男人吻够了,才俯身在她脖径间,粗喘着气,“知道这26个小时我怎么过来的吗?”

    “什么——”

    “想你,很想你,非常想你,想你的不能自已。”微微撑起身体,一脸认真的看下怀里的小女人,“就连吃饭的时候,也本能地将你喜欢的菜。”

    初九咬了咬唇瓣,心神微颤,双腿攀上男人的腰肢,“所以,这份礼物你喜欢吗?”

    司晟御一愣,随即脑海里闪过什么……紧接着不敢置信的看着小女人……

    难道说……她准备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心情愉悦的快要飞起来,却又不得硬生生忍,“喜欢,以后天天这样穿。”

    什么?

    天天这样穿?

    那他还不得流血而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