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38吃醋是女人的专利

时间:2018-02-25作者:月衍

    338

    一顿饭下来,初九如坐针毡。

    妈蛋,以后再和他交易,自己绝对不亲自来。

    这样的事情再多来几次,她的小心肝都会被吓坏。

    吃完后,初九在emperor邪气的眼神中落荒而逃。

    回到家里漆黑一片。

    “咦?怎么没在家?”初九换鞋子一边嘀咕。

    这男人今天不是没事吗?

    换好鞋子往里走时,才看到沙发上的黑影,身子一顿,然后笑眯眯的走上前去,“怎么不开灯?在等我吗?”

    说完愉悦的往男人身上扑了去。

    司晟御稳稳的把小女人接住,一个用力,把她抱到怀里,也不出声。

    初九娇憨的蹭了蹭了他的脖子。

    真是奇怪了!

    平日里她回来,这男人不都是笑脸相迎吗?

    今个儿是怎么了?

    “怎么啦?”

    难到遇到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情吗?

    可是以他的能力,因为没多少事情能难到他吧!

    司晟御抬手捋了捋她的发丝,黯哑道,“今天去哪了?”

    “咦……我没告诉吗?我今天去和emperor做交易去了,你也知道马上就要到黑道峰会了,我要提前把这一批军火给弄到手……”

    说着说着,初九便发现了不对劲,冷得她打了个哆嗦,吻了吻男人的嘴角,柔声询问,“怎么了,怎么不出声?”

    “你想我说什么?”司晟御垂下眼帘静静的看着怀里的小女人。

    “……”

    初九眨了眨眼。

    难道男人一个月也有那么几天……内分泌失调?

    两人对视了半晌。

    男人倏地抬手捏住初九的下颚,俯身吻了上去。

    等她回过神来时,便感觉到一丝丝刺痛,“唔……别……”

    后面未出口的话被男人全都吞噬掉。

    等再次回到床上时,初九连抬一根手指和力气都没有了。

    看着小女人如同猫儿般缩在自己怀里,司晟御冷硬面容终于柔和了下来,带着浅浅的笑意。

    忍住心底的谷欠望,在她额头落下一吻,“下次不许再和他见面,不然让你一个月下不了床,记住了吗?”

    初九睡得迷迷糊糊,隐约听到耳边男人的嘀咕声,可倒底说的什么根本就没听清楚,但为了让他不出声,在他怀里蹭了蹭,乖巧的应了声。

    那模样让司晟御心底一热,没忍住又把她狼吻了一顿。

    次日。

    初九是被周龙飞的电话吵醒的。

    “九爷,港城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我今天晚上就准备带着他们先回去了。”

    初九脑袋还有点蒙,片刻后才开口,“那港城这边你交给谁在负责?”

    “交给瞿褶在负责。”

    “好吧,晚上几点的飞机?”

    “晚上八点的,不过九爷你就不用过来送了,我们自己走就好了。”

    “好,过几天我也要回庆阳市,你提前准备一下参加黑道峰的事情。”

    挂断电话,又在床上滚了几圈,直到人清醒过来,才起身。

    司晟御进来时,正好看见小女人光溜溜的从床上下来。

    如玉的肌肤上青紫交错,很是醒目。

    眸色越发幽暗,里面窜起一团火,越演越烈。

    “啊——色狼——”

    初九倏地冲进被窝,拉过被子把身子紧紧的包裹着,只露出一双泛着怒火的双眼。

    “色狼——”司晟御眉梢一挑,细细咀嚼,然后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迈着步子往床边走去。

    “你……你干嘛?”初九一脸紧张的盯着他。

    怕他再像昨天夜里一样……现在回想起来就忍不住双腿打颤。

    "我想干嘛你还不清楚吗?"男人声音低低沉沉的很是迷人,特别是那深邃的眼眸此时柔情肆意。

    初九整个人都被那双眼眸给吸了进去,不能自拔。

    司晟御坐下,把她抱进怀里,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畔,“小乖,昨天答应我的事情还记得吗?”

    “啊……呃……”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暗自鄙夷了下自己,才道,“什么事情?”

    昨天那样的情况,她哪还记得这男人问了什么?

    不对——

    他有问什么吗?

    昨天回来不就带她滚床单了吗哪有说什么?

    “忘了!”阴恻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初九立马露出谄媚的笑容,伸手比划了一下,“能不能提示那么一点点?”

    “自己想,想不起来的话……后果自负。”

    说完便靠在床头,一副等她想起来的模样。

    初九郁结。

    把昨天事无巨细的回想了一遍,自己也没有哪做错呀!

    怎么看他这样子,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

    半晌。

    初九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烦燥的拔了几拔头发,幽怨的撇向司晟御,“你就不能给我个痛快?这样折腾我有意思吗你?”

    小心眼,不过这三个字不敢说出口。

    闻言,司晟御眯了眯眼,“真的忘了?”

    “嗯嗯——”初九点头如蒜捣,一脸讨好。

    虽然这男人平日里很疼宠自己,可他沉下脸来的时候,她还是很怕的好吧!

    当下赶紧顺毛比较重要,初九眼眸一转,双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环住男人的脖子,在他脸颊上亲了亲,软软道,“你笑起来才最帅了,别沉着一张脸呀!

    要是我真的哪里做得不好,你给我说我改还不成吗?你这个样子人家会害怕。”

    瞧瞧……这委曲求全的小模样,冷硬如司晟御……也败了下来。

    机不可查的叹息声,本想硬起心肠好生说说这小女人,可现在怎么也说不出口。

    摸了摸怀里小女人的脑袋,“你昨天去见谁了?”

    “昨天我就和emperor做了交易,然后就回来了呀,没见谁……”声音愕然而止,然后不可思议的扭头看像男人,咽了咽唾沫,“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后面一句话说得非快。

    随者话音落下。

    房间内一片静谧。

    初九恨不能抽自己两大耳刮子,叫你嘴快。

    不知道男人最好面子的吗

    就算知道了也不能讲出来呀。

    就在她极力想要挽救的时候,男人缓缓开口了,“难道我表现得还不够明显?”

    什么?

    她刚刚听到了什么?

    不会是幻听吧?

    这男人是承认自己吃醋了?

    怀里的小女人一脸震惊,司晟御失笑,眉梢一挑,“你那是什么神情?难道有人规定吃醋是女人的专利吗?”

    “没——”初九傻愣愣的摇了摇头,“那我能问问你是在吃什么醋吗?”

    她很乖呀!

    “你私下见emperor让我很生气,以后不许和他单独见面,记住了吗?再有下次,我就让你一个月下不了床。”语气严肃不容置喙。

    初九只觉得天雷滚滚,为什么错的都是她,受伤的也都是她?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