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32不是自己的儿子不心疼

时间:2018-02-22作者:月衍

    332

    半小时后,周龙飞亲自给余光华去了电话。

    约定好了时间和地点交易。

    然后几人又坐在那里斗起了地主。

    几盘下来,十五的手气好的不要不要的。

    毫不夸张地讲,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在赢。

    “十五,你这样就太不厚道了吧,好歹给我留点娶媳妇的钱呀!”十三一脸郁闷的看着她。

    以前他们一群人长期玩儿的时候,也没见她赢过。

    最近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和九爷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所以也沾染上了她的好运?

    “切……就你那样还娶媳妇了?”十五好不给他面子的嗤笑一声,“你要是能娶上媳妇儿,我今年就能嫁出去了。”

    嘎嘎嘎……

    周龙飞和十三一脸蒙蔽的看着她。

    这是在损她自己呢?还是在损别人?

    说完后,十五自己也回过神来,当下一脸嫌弃,急急的解释,“我的意思是十三能追到女人,母猪都能上树了。”

    “小十五你丫的会不会聊天?欠抽了是不是?”十三他的一生打牌,丢在桌子上,梗着脖子瞪着她。

    什么叫做他能娶到媳妇,母猪都能上树了。

    难道他的条件这么差吗?

    就不能有个慧眼识珠的人喜欢上自己。

    “就你那样,还找媳妇儿了,别说出去笑死人了。”十五不以为意地撇了他一眼,快速的把手里牌整理好,“叫不叫地主。”

    “呵……”十三冷笑一声,“不叫,你就好好当你的地主吧,男人婆。”

    “男人婆?”十五眨了眨眼睛,“你确定这个词能形容在我身上?”

    要知道,她可是长得娇小玲珑,这一张脸能骗到不少人呢?

    怎么看都跟男人婆搭不上边儿。

    这男人什么眼光?

    “不是说你难道说我吗?你看看你手臂上的肌肉,跟木桩子似的。”十三下颚微抬,指了指她手臂肱二头肌处。

    妈蛋——

    这叫肌肉,什么木桩子?没见识。

    十五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懒得再跟他鬼扯,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牌上,“连对要不要。”

    周龙飞瞥了一眼桌面上的牌,敲了敲桌子pass。

    十三闻言,定眼一看。

    好家伙。

    不是jqk的连对有够大呀。

    撇了撇嘴,敲了敲桌子pass。

    十五朝他呲牙一笑,“三带一。”

    另外两人视线看了上去,顿时嘴角抽了抽。

    这小妮子手气太好了吧?

    三个a都拿出来了。

    周龙飞和十三互看一眼,快速地垂下眼帘。

    心中纷纷暗付,这一把算是完了。

    两人手里的牌都小,而且都接不上。

    接着,十五一对王站了出来,最后一个三点丢了出去。

    一把牌,连让两人插手的机会都没有,就出完了。

    “不行再来,我还不相信,你手气能一直好,到底。”十三不满地卷起袖子。

    那表情好似要大干一场。

    “来就来,谁怕谁,就你这熊样,还想赢我?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要知道我可是时常跟在九爷边上,她的好运气,我多多少少沾染了一点,是你这样的凡夫俗子能比的吗?”

    十五一脸傲娇。

    对于能把这个拽得跟258万似的十三狠狠踩在脚下,心情十分愉悦。

    就在两人玩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周龙飞抬手看了一下腕表,“他们应该马上要到了,收拾一下做准备吧,还想玩,回去再说。”

    两人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快速的把手里的扑克,吃的零食都收了起来。

    “十五你在这里把余文轩守着,我和十三出去再看一下,确保万无一失。”周龙飞整理了一下褶皱的衣服吩咐。

    “龙哥你去吧,这里交给我,放心吧。”十五拍胸脯保证。

    目送着两人离开,又把此时的情况,事无巨细一一汇报给了九爷。

    一刻钟后。

    一辆商务车缓缓的开进了废旧的厂房。

    以周龙飞为首的十几人,早以在厂房中间等着了。

    余光华率先下车,紧接着便是龙腾的军丝狐狸。

    两人阔步朝周龙飞走了过去。

    “余副帮主真是幸会。”

    周龙飞豪爽地走上前去,与他握手。

    余光华铁青着一张脸,和他握手,“没想到居然是,盛天的老大。”

    周龙飞冷冷一笑,“我也没想到令公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我儿子呢?人在哪里?”

    余光华目光,在厂房内环视了一圈。

    要场子好说,但前提是,得他儿子安然无恙才行。

    “原本这件事儿我想就这样算了,大家都是一条道上的,何必伤了感情,可是……你儿子下的药,可是令人断子绝孙的,你看我这样年纪轻轻的,以后却不能有后,这口气,我怎么咽得下去?”

    周龙飞的话,一半真一半假。

    他儿子确实下过这样的药,不过对象不是他而已。

    “我要先见到我儿子。”余光华满脸寒霜,心里担心不已。

    如果周龙飞讲的是真的。

    那就是要弄死自己儿子,他也没法。

    毕竟让人断子绝孙这种事……十分不厚道。

    就像他当初被人下药一样。

    他不也让那人断子绝孙了吗?

    周龙飞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对着十三递了个眼色,后者飞快地离开。

    须臾……

    余文轩便如同一条死狗般被人拽了出来。

    砰的一声丢在地上。

    看得余光华的心里颤一颤的,却又不敢有所动作。

    周龙飞见状,故作训斥的开口,“十三呀,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这么粗鲁,你怎么就是不听呢?余副帮主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手底下的人不懂事儿,不过令公子,还处于昏迷状态,应该感受不到疼痛。”

    余光华被气得脸色铁青。

    什么叫做还处于昏迷状态?应该感受不到疼痛。

    tmd一会醒来不会疼吗?

    不是自己的儿子不心疼,是不是?

    啪的一声。

    周龙飞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现在你儿子也看见了,东西呢?带来了吗?”

    “东西我自然带来了,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看一下我儿子。”在这一点上,余光华态度强硬。

    周龙飞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给了他一个随意的眼神儿。

    余光华快速的走上前去,在余文轩的人中上狠狠的掐了掐,片刻后便醒了过来。

    看到眼前的人鬼哭狼嚎道,“爸……爸……救我。”

    “好啦,吼什么吼,没出息。”余光华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把他一把扯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