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26药效来得太快了

时间:2018-02-18作者:月衍

    326

    这一点小插曲初九并没有放在心上。

    依旧悠闲的坐在吧台品着小酒,余光在里面不停的转悠。

    眨眼一杯酒便喝完了,可连赵正勇的影子都没有看见。

    凤馨看到初九的视线,微微朝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这边也没有任何发现。

    另外两个人,也都朝她摇头。

    初九又点了一杯酒,小口小口地抿了起来。

    片刻后,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

    得到的消息,这个点赵正勇应该已经在这里了。

    难道他们是人的颜值还不够高?

    所以没能把他吸引出来。

    就在初九,胡思乱想的时候。

    一群人从包厢里面走了出来。

    为首的不就正是他们所要找的赵正勇吗?

    只见他身旁几人开道,赵正勇直直的往凤馨走了过去。

    初九眯了眯眼,指腹在酒杯口处摩挲着。

    “美女很面生呢,第一次到这来玩吧?”赵正勇抬手摸了摸已经快光了的发顶。

    笑眯眯的望着凤馨,眼底闪烁着精光。

    凤馨晃了晃手里的酒杯,似笑非笑地撇了他一眼,吐气如兰道,“真是想不到,这么老土的搭讪方式……居然还有人用。”

    “老不老土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管用就行,你说是吧?!”

    赵正勇自来熟的侧着身子坐到了凤馨身旁,闻到她身上的馨香,不由得眯了眯眼,一脸享受。

    这女人不仅长得美,就连身上的香味也如此迷人,不知道她在自己身下的时候模样……会不会也这么迷人,或者说是更迷人?

    看着赵正勇色眯眯的模样,强忍住心底的恶心,露出一个轻佻的笑容,“那可不一定,要知道女人都是感性动物,喜欢新鲜的玩意儿,这老掉牙的东西……可没几个人喜欢……”

    不带她把话说完,赵正勇就直接打断了她的话,“那你是不是那几个人其中之一呢?”

    “当然……”凤馨挑了挑眉梢,“不是!”

    赵正勇闻言,眯了眯眼。

    心底暗附着,这女人会不会是在玩欲擒故纵?

    余光瞥见她那不以为意的神情,心底的疑惑又打消了。

    这女人也许真的不知道他的身份,如果知道的话,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模样。

    只见他轻咳了一声,“我叫赵正勇,这家酒吧呢正是鄙人的,第一次看见你,便觉得投缘,今天你在这里的消费,都算我头上,算是交个朋友。”

    语气诚恳,如果不知道他的底细,凤馨觉得自己肯定会上当受骗,但这会儿……只觉的恶心。

    不知道多少女人,上当受骗。

    压下心底的怒火,魅惑一笑,“这点酒钱我还是有的,至于朋友……这个我得好好考虑考虑,总不能不挑吧。”

    赵正勇闻言哈哈大笑,“美女有点意思,大厅环境太吵了,不如我们去包厢喝点,你也可以顺便了解了解我这个人,看够不够资格做你的朋友。”

    “这……”

    “怎么,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看出她的顾忌,赵正勇急急开口。

    这么漂亮的一个纯天然美女,好久都不曾遇到过了,今天说什么也不能就这样让她走了。

    “呵呵……”凤馨捂嘴轻笑,凤眸一勾,“谁吃谁还说不准呢。”

    “那不就得了,这边请。”

    说着赵正勇站了起来,带着凤馨往自己的包厢走去。

    同时,初九也放下手里的酒杯往洗手间走去。

    才走到门口,便感觉到身体的不对劲,脸色蓦然沉了下来,眼底淬了一层冰。

    想不到眼都没眨一下,居然还是着了道。

    看来这里的门道有点多呢。

    走到洗手台,不停的往脸上浇了几捧水。

    倏然……身后一道掌风袭来。

    初九本能的侧身,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脚侧踢。

    只见一个不明物体以抛弧线的姿势向地面砸去,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她定眼一看,是一个染着奶奶灰头发的小年青,肩上有着纹身。

    那模样一看就是道上混的人。

    初九走上前去,重重一脚落在那人的胸口上,再狠狠碾压了几圈,才停下来,冷声道,“谁让你来的?”

    “哎呦哟,疼死我了,美女饶了我吧,我只是见你长得好,才起了色心,以后再也不敢了。”小年青没想到这男人看起来瘦瘦的,身体又单薄,身手却这好。

    早知道是这样的硬茬儿,刚才老大问谁来的时候,就不应该争功呀。

    真是后悔死了。

    “不说实话?!”初九嘴角上扬,邪魅的笑了笑。

    脚上陡然一用力,只听到那人胸口处的骨头,咔咔直响。

    让人毛骨悚然。

    小年青痛得嗷嗷直叫,如果不是被初九踩着动弹不得,这会儿只怕在地上打滚儿了。

    “帅哥,大爷求你饶了我吧,我说的真的是实话,天地良心呀!”

    “哎呦,你别再踩了,再踩我就要断气了。”

    “咳咳……求你了,饶了我吧……”

    小年青不停的求饶,初九根本不放在眼里。

    对于这样的人也不存在什么怜悯之心。

    脚下用的力道越发大了起来。

    就在脚下的人快晕厥过去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初九身后响了起来,“这位兄弟犯了什么事儿呀,你要下这样的狠手?”

    初九冷哼一声,脚下的力道不减,缓缓转过头去,似笑非笑的把余文轩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明知故问,“你谁呀?”

    “我是谁不要紧,重要是你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把人给打死了,到时候可是会影响酒吧生意的。”

    言下之意,她们的事情他不关心,关心的只是影响他酒吧的生意而已。

    所以他才会出声相劝。

    初九笑着点了点头,“放心好了,我是学医的,这点分寸和把握还是有的,我能让他痛不欲生,却不会让他死。”

    闻言,余文轩的嘴角抽搐了下。

    妈蛋,他是这个意思吗?

    余光淡淡的瞥了一眼快晕过去的人,“我不过是好意提醒而已,至于最终的决定,全凭你自己。”

    说完便越过两人直接进了洗手间。

    初九冷笑着蹲了下去,伸手拍了拍快晕过去的小青年,“还不告诉我……”

    实话两个字还没说出来。

    初九便感觉到一阵气血上涌。

    脑袋昏昏沉沉的,身体犹如千万只蚂蚁在啃食一般。

    狠狠的咬了自己的舌尖,直到血腥味蔓延整个口腔,人才清醒了过来。

    当下顾不得地上的人,踉踉跄跄的往外跑了去。

    妈的,这药效来得也太快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