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17威慑秦三爷

时间:2018-02-11作者:月衍

    317

    整件事情,最终以田田被辞了,店面停业整顿三天,就算接过了。

    瞿褶心底才叫一个恨。

    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表现机会,这下好了……

    下午两点。

    在凤馨的陪同下,抵达了和秦三爷约定好的会所。

    初九道的那边的人并没有到。

    凤馨先给主子点了满山云雾和一些坚果。

    眼看时间到了,那边的人还没有来。

    凤馨脸色变不好了,忍不住抱怨,“主子,秦三是什么意思?昨天都约好的,今天到了这时间还不来,是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吗?”

    “着什么急?”初九淡淡勾唇一笑,给她倒了一杯茶,“降降火。”

    “主子……”凤馨幽怨了!

    那人到了时间还不肯出现,定是没将主子放在眼里。

    也就是主子脾气好。

    要是换了她,才不愿意在这等。

    “快过来坐下喝杯茶,再吃一点坚果,他来咱们就谈,如果不来,我们就当喝个下午茶不就好了吗?生什么气?”

    把他约到这里来谈,是想摆明了讲。

    如果秦三不愿意,那她也有的是办法。

    上次能让他将南北区的管理权让出来,这一次就让他在这里的道上混不下去。

    凤馨气呼呼的坐到她身旁,嘴里不停嘀咕的抱怨。

    初九见她那模样,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便由着她了。

    两人坐了半个小时。

    秦三才带着一群小弟慢悠悠的走了来。

    推开门,看见里面的两个美女,泛着精光的眼眸微眯,随即豪爽的大笑,“让两位美女久等,实在是不好意思,刚来的路上出了点小事故。”

    初九淡淡的勾唇一笑,“请坐。”

    秦三走过去坐了下来,自己倒了杯茶,放在鼻尖嗅了嗅,“极品!”

    说完小呷了一口,享受的闭上了双眼。

    半晌才睁开眼睛,“想不到美女年纪轻轻,居然懂得品茶。”

    “略知一二。”初九谦虚道。

    “说吧,约我过来什么事?”纵然心底也猜到大概,但还是想让她亲口说出来。

    初九冷嗤一声,“秦三爷,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不知道你派人跟踪我是几个意思啊。”

    “我派人跟踪你!”秦三爷故作不懂,吃惊道。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说啥也不能承认。

    初九眯了眯眼,心底泛起冷笑。

    想不承认?

    旋即,初九从手里掏出手机,点开一段视频递给他,“既然不肯承认,那就看看这个吧。”

    秦三身边的小弟,立马把手机接了过去,放在他的面前。

    这一段视频是在地下室审讯所录。

    秦三爷瞳孔一缩。

    确实是他派去的人,只是没想到这小姑娘年纪不大,手段倒挺狠毒的。

    随即想到他她身后有军方背景,也就释然了。

    看完视频。

    秦三爷亲自把手机递还回去,“这个视频并不能说明什么,而且这个人我根本就不认识,说不准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

    “栽赃陷害?”凤馨整个脸色都不好了,阴阳怪气的开口,“谁都不相害,偏偏就陷害你,这说明什么?你人品爆棚了呀。”

    秦三爷的手下听不过去了,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单手指着凤馨怒骂,“死八婆怎么说话的?”

    “你说,谁是死八婆?”凤馨冷了脸,声音极为缓慢,一字一句询问。

    “当然说你了,还能说谁?”那人一脸洋洋得意。

    说时迟,那时快,话音刚落。

    便听见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紧接着便是惨叫声。

    “你妈妈难道没教过你?对人说话要礼貌,不能用手指头指着人家吗?”凤馨拿出湿巾,把自己如葱般的手指一根一根擦干净。

    秦三爷那边的人都傻眼了。

    这女人身手也太好了吧。

    都没看见她怎么出手,人就已经倒在地上抽搐了。

    心底盘算着,如果自己和她对上,能有几分胜算?

    显然一分都没有。

    秦三爷见状,虽然脸色不变,但心底,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所有的想不通,在这一瞬间,全都明白了。

    有这么好身手的保镖在旁边,难怪自己派去的人,都有去无回。

    这也正说明,她要运走那一批文物,可比其他人,简单得多。

    他的想法初九又何尝不知。

    而她今天来的目的便是,威慑!

    不管自己有没有能力运走那一批文物,都要上秦三不敢把主意再打到她头上。

    片刻后。

    秦三收敛住,心底的震惊,眼部微眯,面色微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初九充耳未闻。

    吹头吹了吹茶水,小呷了一口,放下茶杯,才缓缓抬起头。

    “我这人脾气不是太好,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用手指指责我,而通常用手指指责我的人,都见阎王去了,刚才这人还能在地上呻吟,我这可是全看在秦三爷的面子上……”

    言外之意已经手下留情了。

    不然躺在地上的,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不仅不感激就算了,居然还质问……

    这怕是说不过去吧?

    秦三冷笑一声,“这么说来,我还得要感谢你?!”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妈的,脸皮还能不能再厚一点?

    秦三爷咬了咬牙,朝身后的人递了个眼色。

    立马有人站出来,把地上的人给拖了出去。

    “刚才视频也给你看了,你承不承认,都没有关系。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再让我发现,你派人跟踪我,那你在南北区的位置,就不要想要了,我这个人,向来瑕疵必报。”初九神情一片清冷,语气不容置喙。

    这话已经讲得十分明白。

    如果再敢把手伸这么长,他南北区堂主这个位置,就要换人做了。

    秦三爷当即气得,双眼猩红,额间的青筋,欢快的直跳。

    这是几十年来第二次被人威胁。

    第一次,是龙腾那臭小子,让自己失去了南区的管理权。

    而这一次,居然连一个臭丫头,也敢威胁自己,南北区的管理权。

    是他最近太仁慈了。

    所以人人都敢骑到他头上来拉屎拉尿。

    秦三爷深深的做了几口深呼吸,才强压下心底的怒意,“小姑娘讲话还是不要这么狂妄的好。”

    说完嚯站了起来,大步流星的离开。

    他是很想,收拾一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

    可她身后毕竟是军方背景。

    而现在马上就到了,三年一次的管理权划分关键时刻。

    他不想在这节骨眼上惹上麻烦,所以才强压下心底的怒气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