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13质的改变

时间:2018-02-09作者:月衍

    313

    解出来的翡翠由公盘的工作人员直接送到酒店。

    初九当天晚上就把极品毛料里的灵气统统吸收了。

    次日早上从卧室出来,一脸的神清气爽。

    皮肤比往日更为白皙嫩滑,连剥了壳的鸡蛋也比不上。

    看得司晟御眼都直了。

    他自认不是一个太看重外表的人,但现在……

    “干嘛,傻了?”

    初九走到他面前,羞赧的瞪了他一眼。

    又不是没见过,干嘛这样的眼神,跟要吃人似的。

    司晟御宠溺的笑了笑,也不出声,把她直接推进浴室。

    当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初九大吃一惊,不敢置信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这是怎么回事?”

    随即好看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张脸简直是太好看了,但同时也代表着麻烦。

    这样子她以后怎么出门?

    只单单一撇,便会让人过目不忘了吧?!

    “怎么?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容颜,到了小乖眼里成了负担了?”司晟御语气轻快。

    只单单看小女人的神情就知道她在纠结什么了。

    其实他自己也是既高兴又纠结。

    高兴的是,这么漂亮的小女人是自己的。

    纠结的是,这以后的桃花只怕是不会断。

    初九看着男人有些幸灾乐祸的神情,眼底闪过一抹狡黠,转过身坏坏一笑,一手拉住男人的衣领,吐气如兰,悠悠道,“我倒是没什么负担,就像你说的,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容颜,倒是你……”

    尾音拉得长长得,意思不言而喻。

    这小女人真会戳人心窝子。

    司晟御无奈的叹息一声,故作凶狠的捏了捏她脸颊,“你呀,就知道欺负我是吧!”

    仗着自己宠她,就可劲的作。

    可就算如此,他还是爱到心坎里了。

    初九哼哼两声,“刚才是谁取笑我来着的?到底是谁欺负谁?”

    “我的错好吧!”司晟御眼眸微暗,声音沙哑。

    心神微动,长臂一搂,让小女人和自己紧紧相贴毫无细缝,密密麻麻的吻便落在了她的唇上。

    在快控制不住的时候,初九粗喘着推开他,目光潋滟,“一会儿……不是……要回港城嘛,再这样下去……只怕今天出不了门了。”

    “走不了就不走了。”说完不管不顾的又吻了下去。

    有专机专线就是这样任性。

    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

    初九无奈的被动承受。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次的事情因祸得福,初九总觉得自己的身体底子好了很多。

    平日里这么半天她肯定累晕过去了,可现在……除了有一点累一外,并没有任何的不适。

    司晟御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更加卖力的耕耘,犹如一只不知餍足的兽。

    一番折腾下来,两人身上都汗涔涔的。

    初九羞赧的瞪了一眼一脸满足的男人,连说话的力气没有了。

    司晟御也不恼,只是笑着吻了吻她,安抚道,“乖,你累着了,休息一下吧,我带你去洗一洗。”

    身上黏糊的感觉也容不得她矫情,只得闭着眼,任何他折腾。

    洗完澡出来,初九喝了小半碗粥便去卧室休息去了。

    真的是太累了。

    虽然在这件事情上司晟御一直猛,可今天他的凶猛劲,完全超出了想象,如果不是体质好了,只怕早就晕过去了。

    以后,这样的事情得节制,一个星期一次……不……半个月一次好了。

    现在腿都还在打颤呢。

    可怜的司晟御,已经不知道在这件事情上,自己被小女人划上了黑名单,还沉溺在刚才的感觉之中欲罢不能。

    两人休息到傍晚才乘专机回港城。

    下了飞机,凤馨便早早的等着了。

    初九把毛料都清点给她后,和男人打了个招呼便和凤馨她们一起走了。

    到达盛天娱乐时,已经是华灯初上。

    初九进了自己专属套房换了上扮作九爷时的装扮,可……这容颜比以往出彩太多了,皱了皱眉,又凤馨去买了一套化妆品回来。

    不扮丑一点,太惹眼了,办事不方便。

    半小时,凤馨便拿着一套顶级品牌的化妆品和工具回来。

    并自告奋勇的帮她化了起来。

    “找个时间,再做一点人皮面具,老是这样化装不方便,更容易被人看出倪端。”初九淡淡的开口。

    “好的,主子。”

    虽然材料有点麻烦,但也不是不能找到。

    而且主子这容颜,却实太招人了一点,就算素颜出去,也会引起轰动吧!

    凤馨在她脸上涂涂画画了好一会儿,才勉强遮住那么一丢丢她的绝色容颜。

    但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就这样了吧。”

    初九挥了挥手,感觉再画下去,自己这皮肤可受不了了。

    两人进了地下室,里面依旧泛着刺鼻的霉味,灯光昏暗。

    “那两人是谁来审的?”初九压低的嗓音询问。

    “是七哥亲自来审的,据说用了不少刑,但有一个嘴很硬,倒现在什么都没有问出来。”凤馨跟在初九身后,把知道的消息都据实已告。

    “里面的刑都用了?”

    “据说百分之八十都用了,可是那人嘴硬得不行,连声都没吭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痛觉神经。”

    初九点了点头,没再出声。

    能承受里面刑具的百分之八十,这人可不是一般的简单。

    也说了两个问题。

    第一,

    要么如凤馨所说一般,没有痛觉神经。

    第二,

    要么就是死士。

    可死士这种东西一般都是隐士家族传承下来的,一般的贵族或者权门都不可能养死士。

    先不说费用高昂,就是训练死士的方法和一些特殊的丹药也是有市无价。

    没一会儿,两人倒到了关押人的地方。

    早已经有人给她准备好了满山云雾和干果。

    这感觉倒不像是来审人,反而是来喝下午茶的。

    “以后不用特意为我准备这些,有需要我会再吩咐。”

    “那怎么行,在有条件的情况下,我都会准备的。”凤馨不依,固执的开口。

    这是她的职责,如果被剥夺了,她会很难过的。

    自己虽然不能像哥哥和瞿褶那样做大事,可这些小事还是没问题的。

    初九不知道她心里的小九九,只是点了点头,不再强求,“你喜欢就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