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11上司vs公爵

时间:2018-02-07作者:月衍

    311

    初九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的。

    自己肯定是要到帝都去念大学的。

    提前一点把产业先铺过去也是有好处。

    “嗯,一会儿我会仔细看看,中等毛料都把它给买了。”碧玉轩现在不仅是做高档翡翠,中档的也有涉足。

    毛料这种东西提前囤起来也好。

    好毛料,可不是你想要就能得到的,运气成分也居多。

    “不急,黑市的翡翠公盘,也有三天时间,我们可以慢慢选,别把自己给累着了。”现在司晟御最担心的就是初九的身体。

    至于她手里面的产业,她喜欢,就把玩。

    如果不喜欢,她在家做全职太太,也行。

    更何况司氏还有那么大的产业。

    就算她几辈子,豪气地乱花,也花不完。

    “我的身体真的没事了,你不用时时刻刻这么小心翼翼,弄得我跟个瓷娃娃似的。”初九嗔怪地剐了他一眼。

    他哪里都好,就是老把自己当小孩儿,这一点让人不喜欢。

    “等你身体彻底好了的时候,再跟我说这句话,现在你得听我的。”伸手刮了刮她鼻尖,语气宠溺。

    初九哼哼了两声,不再搭理他,转而自己选毛料去了。

    到三号厅的时候,初九看到了好几块不错的毛料。

    正准备朝男人招手,却看见他身旁站了一个美女。

    身材高挑、气质卓越,一看就有良好的家庭环境。

    司晟御见小女人看向自己,朝她招了招手。

    初九擦了擦手,不急不缓地走了过去,挽上男人的胳膊,但笑不语。

    司晟御自然的搂住小女人的腰,介绍道,“这是我太太初九,这是金明珠。”

    初九淡然一笑,伸手和她相握,“你好!”

    “你好,我可以叫你,小九吗?早就听说司大哥的老婆长得漂亮,今日一见,岂止是漂亮能形容的!”金明珠双眼熠熠发光的看着初九。

    眼底满满的喜欢。

    可不知道为什么,初九总觉得心底膈应的慌。

    脸上神色不变,依旧保持微笑,“当然可以,你也很漂亮。”

    “司大哥,你们下塌的酒店,还是司氏集团旗下的吗?”

    司晟御点了点头,然后转向初九,“累了没,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你不提还好,一提我还真觉得有点累了。”说着初九慵懒的把脑袋靠在男人身上。

    带着小女人的娇憨,模样惹人怜爱。

    司晟御心神一动,俯身就吻了吻她,然后弯腰把她抱了起来。

    “喂,你干嘛呢?快放我下来。”

    初九羞红了脸,双手抓着他的衣襟,眼神不由得往旁边瞟去,见没人关注他们,才大大的松了口气。

    至于金明珠,根本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

    “放心吧,没人关注我们。”

    “你还好意思说,赶快放我下来,一会儿被人瞧见多难为情啊。”小手锤了一下男人的胸膛,语气娇嗔。

    “咱们在一起也这么久了,怎么还这么害羞?”司晟御停下脚步,眼角含笑的看着怀里的小女人。

    初九瞪了他一眼,“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脸皮堪比城墙一样厚吗?”

    “原来在小乖眼里,我的脸皮堪比城墙一样厚啊。”

    男人给了她一个原来我在你眼里是这样的眼神,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初九被他这神情给弄懵了。

    思索间。

    司晟御的手换了个位置,像单手托小孩儿一样。

    初九被吓得……双脚本能地圈住他的腰,双手环住他的脖子。

    还没反应过来,便被男人抵在了柱子。

    这样的姿势让初九觉得很难为情。

    狠狠地捶了他一下,羞赧道,“你干嘛呢?”

    “小乖不是说我脸皮堪比城墙厚吗?都被你说了,我不做实这个罪名,岂不是太对不起你了。”

    话音未落,火热的吻,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初九被吓得脑袋一片空白。

    怎么说这地方也是……公众场所。

    这男人怎么能如此明目张胆的,在走廊里亲吻她?

    他不要脸,自己还要脸呢。

    回过神来,初九奋力的挣扎。

    白皙的小脸红的滴血。

    此时若有个地洞,她恨不能把自己给埋进去。

    “咳咳……司上将,你要是真的如此饥渴,可以回房间嘛!这里怎么说也是公众场所,你这样,我们多难为情。”

    是爱德华公爵的声音。

    初九整个身子一僵,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硬生生把男人推开,自己跳了下来,背过身去整理了一下衣服。

    太丢脸了。

    一辈子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

    司晟御看出小女人的窘迫,皱了皱眉,把她搂到怀里,脸色一片凛冽,“公爵大人不去选翡翠,跑到这儿来看人家谈情说爱,真的好吗?”

    “喔,上将大人,你要知道这里是走廊,而我要去另外一个厅,这是必经之路。”爱德华公爵摊了摊手,给了他一个挑衅的眼神。

    “是吗?”司晟御冷冷一笑,继而道,“那你可以选择,视而不见,而不是这样贸然出声,作为一个绅士,你不觉得这样,不太礼貌吗?”

    “天……”爱德华公爵,夸张出声,“难道这还成我的错不成?我还没说你影响市容呢?你居然反咬我一口。”

    “走到这里,撞见我们亲吻,不是你的错,可你出声打断我们,就是你不对了。”司晟御说得一脸义正言辞。

    而躲在他怀里的初九,听着两人的话直接黑了脸。

    撞见这种事情,不应该说声抱歉,然后各自离开吗?

    为什么两人会在这里讨论谁对谁错?

    还影响市容都出来了?

    两人如果再讨论下去,一会儿是不是影响国家了?

    初九扯了扯男人的衣袖,在他怀里闷声闷气道,“走啦别说了。”

    “干嘛是我们走,不是他走,我们又没错,在夏国,类似咱们这样的情况,满大街都是。”司晟御意有所指地瞥了公爵大人一眼,“怎么没见公爵大人,出声制止。”

    得……

    不说还好,越说越得劲了。

    爱德华公爵没想到司晟御居然会,一脸认真严肃的和他辩论。

    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虽然刚才他是故意的,可后来……

    算了,他还是先走了吧。

    不然他怀里的小女人都快变成鸵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