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10司三岁

时间:2018-02-07作者:月衍

    310

    闻言,初九转过身。

    看到眼前的人,先是诧异,随即笑了笑,“好巧,你也来参加公盘。”

    “哦,真的是你呀,先前只是感觉背影挺像,所以试着叫了一声。”

    爱德华公爵上前一步,牵起初九的手,在她手背上落下绅士的一吻。

    初九挑了挑眉梢,“看来你赌对了,不然就错过了。”

    “嗯哼,我的运气一向不错。”爱德华公爵扫了一眼四周,蹙眉询问,“只有你一个人吗?上将大人呢?”

    初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指了指他身后,“侬在那里呢。”

    爱德华一回头,便看见司晟御黑沉沉,一张脸走过来。

    那神情……活像抢了他媳妇似的。

    公爵大人尴尬的轻咳了一声,保持着绅士的微笑,伸出手来,“上将大人,我们又见面了。”

    司晟御阴恻恻的笑了笑,伸手和他相握,“你好公爵大人。”

    两人两手相握,初九就算站在一旁,也看清了两人手臂上的青筋。

    不由得抽搐了下嘴角。

    这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才能一见面就这样互掐。

    片刻,两人都没有放手的打算。

    初九满头黑线地轻咳了一声,“既然这么巧遇到一起,不然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下?”

    两人瞬间收回了手。

    爱德华公爵朝她绅士的笑了笑,点头道,“好!”

    司晟御则是把果汁放到她手里,“刚才不是说口渴了吗?少说点话。”然后才把视线转向爱德华公爵,“我们这几天有事要忙,没有时间坐下来聊天,等空了,再约。”

    初九瞪了他一眼,扯了扯他衣袖,给了他一个还有外人在哪?别这么幼稚行不行的眼神。

    正转身准备向爱德华公爵说声抱歉,便被男人,搂着往相反的方向离去。

    直到再也没看见爱德华公爵的身影才停下来。

    “你干嘛呢?”初九甩开他的手臂,抚了抚额。

    这男人怎么突然这么幼稚了?

    更何况爱德华公爵还帮过自己呢?

    “没干嘛,他看你的眼神让我不爽。”说完走了皱眉,牵起她刚才被爱德华公爵吻过的手,好似有深仇大恨一般,用湿巾不停地擦拭着。

    见状初九黑了脸。

    要不要这么夸张?

    只不过是礼仪吻而已,至于吗?

    “司三岁你够了!怎么说你也是堂堂的上将大人,这样吃醋不掉价吗?”

    初九真是又气又甜蜜。

    但又觉得他幼稚不已。

    本以为自己这样讲了,他会收敛一点,那知,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幼稚就幼稚,反正你是我的,别人不许碰。

    这是第一次,我就算了,如果再有下一次,你知道的,我会让你下不了床。”

    what?

    明明是她教训他?

    怎么反了过来?

    等了片刻,见初就没回应,男人不满地皱起眉头,捏了捏她脸颊,警告道,“跟你说的话,记在心上了没?”

    “司三岁,你还讲不讲理了?”初九怒声呵斥。

    更是被他气得小脸通红。

    照他这么说,以后自己都不用跟人接触了。

    “你倒是说说,我怎么不讲理了?”男人神色一片晦暗。

    “照你刚刚那样说,以后我都不用出门了是不是?”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让你出门了?只是不让别人碰你而已。”忍不住又捏了捏她白皙的脸颊。

    这小女人分明是在颠倒是非。

    “可刚刚那只是礼仪而已。”初九怒声辩驳。

    “礼仪只能握手,什么贴面礼,吻手礼都不允许。”男人霸道地开口。

    小女人的一切都是他。

    怎么能让别人占到便宜?

    下次再被他发现,定然砍断男人的手。

    初九气死了,懒得和他争辩。

    怒气冲冲的往毛料大厅走去。

    司晟御也不恼,不紧不缓地跟在她身后。

    小女人的一切都是他的,这一点一定要让她明白。

    两人离开后,柱子后面,走出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眼底泛着愤恨的光芒和志在必得。

    这次到大厅的时候,并没有看见爱德华公爵。

    司晟御心情愉悦,算他识相。

    好不容易有时间和自己的小女人独处,哪能让其他人给占据了。

    没一会儿,两人就逛了两个大厅,初九停了下来,“每一个厅里的毛料是不是都不同?你看二号厅的毛料就比一号厅的毛料足足贵了一倍。”

    “对这边的毛料分了层次的,越到后面,价格越高。”

    “这么说来,九号厅的毛料定然是所有厅里面最好的了。”

    她单手扶着下颚,垂下眼帘沉思。

    “也可以这么说,不过毛料这种东西你也知道的,看不真切,有时候往往最差的还可能出一块极品翡翠出来。”

    初九点了点头,“也是……我们还是挨着看过去,万一一不小心捡了漏啦。”

    吻了吻她脸颊,“你高兴就好。”

    两人又在一号厅,逛了起来。

    突然初九停下脚步。

    司晟御也跟着停了下来,垂眼看向她,“看上这块毛料了吗?”

    “这一块毛料有非常浓郁的灵气,应该是一块极品。”初九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了几口灵气,顿时感觉到全身通畅。

    片刻后,张开双眼,朝着男人眨了眨眼,调侃道,“这一块毛料的外皮如此之差,还带着斑,肯定会骗过很多人。”

    “小乖的运气就是好,这么说来咱们还真的捡到漏了。”男人毫不吝啬的夸奖。

    自己的小女人,每一个神情都爱到了心坎里。

    如果此时不是在外面,真的好想抱着她,狠狠的吻一翻。

    他也就只敢想想而已。

    要是真做了小女人指不定又得和他翻脸。

    “算是吧,万一一会有一个也跟我一样呢?说不准。”

    不管能否捡到了漏,她都把这个毛料的编码给记了下来。

    “这里面老料的,质量都还不错,你要是有看上的可以多囤一点货,到时候碧玉轩在帝都开分店也不至于,没有货摆。”

    过了年,9月份,小女人就可以去帝都了。

    他不得不提前做好规划。

    虽然他旗下的产业很多,但上层圈子的人都是知道的。

    为了不让她去被人欺负,得让她的产业提前进入帝都并打出名号。

    等以后两人名字并排在一起的时候,别人才不至于说她是靠自己起家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