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08两股势力

时间:2018-02-07作者:月衍

    308

    整整两个小时下来。

    电影里面演的什么不清楚?

    可初九的唇已经肿得不成样子了。

    电影一完初九就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根本就不搭理身后的男人。

    司晟御强忍住笑意,快步追上小女人,把她搂到怀里,明知故问,“生气啦。”

    初九傲娇的哼哼两声,连个眼神都不甩给他。

    “这可不能怪我要怪我,只能怪你自己太可口了。”

    闻言,初九停了下来,恶狠狠的瞪着他,磨了磨牙道,“敢情,这么说来还是我的过错了。”

    见小女人真的炸毛了。

    司晟御也不敢再撩拔她,宠溺又无奈道,“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是我自制力不够强。”

    “哼……”给了他一个算你识相的表情。

    “现在是想在出去逛一逛街呢,还是我们直接回家?”

    虽然他现在很想回家,去做刚才在电影院没做完的事儿,但主要还得看小女人的意见。

    初九想了想,“还是回家吧,也没什么好逛的。”

    “好!”

    司晟御高兴的点了点头,驱车离开。

    回到家里,初九就迫不及待的往浴室冲去。

    刚在镜子上看见自己的嘴时……又气又恼,羞红了整张脸。

    这男人是八百年没亲过女人还是怎么的?

    只怕两天都消不下去。

    在里面洗完澡,初九又拿热毛巾做了热乎。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垂头丧气地从浴室走了出去。

    手机正好响起。

    接通电话,走到沙发旁,盘腿坐了上去,“什么事?”

    “九爷,上次暗杀的人这边查出了一点头绪,一边是秦三派出的人,另一边暂时还没有查到。”

    “秦三派人跟踪我干嘛?”

    现在她对外的身份不就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学生吗?

    难道他看上自己了?

    想想也觉得不可能啊,两人没交集。

    难道他查到自己的身份了?

    也不可能啊,就和他见过一次面!

    “我怀疑是……上次你去码头那边的时候被他看见了。”

    因为这样算来时间才吻合。

    也符合逻辑。

    “你的意思是说……他怀疑那一批古玩是我弄走的?”初九眉头紧皱。

    如果是这样,那就麻烦了。

    “暂时是这样猜测。”不然其他解释说不通。

    毕竟初九到港城这边并没有参加任何社交活动。

    初九沉思了半晌,“安排一个人假装我,住回公寓去,等他们再派人来的时候,记者活捉两个,拷问一下就知道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那我这就安排下去……”

    初九打断了他的话,“对了,你刚才说还有另外一批人是怎么回事?”

    “另外一批人的能力,明显在秦三派来的人之上,但具体还没查出来,而且对方来无影去无踪,很是邪门。”

    说起这件事,周龙飞也挺郁闷。

    查这一批人的行踪时间也不短了。

    可死活什么也没查出来。

    “不急,一边一边解决,你先把秦三这边的情况弄清楚,剩下的再说。”

    饭总是得一口一口吃。

    既然人家已经找到门上来了,那就不会善罢甘休。

    她只需要静等,等他们坐不住的时候自然会出击。

    到时候再一举拿下,也是一样的。

    挂完电话。

    司晟御刚好从书房出来。

    初九见状,朝他伸出双手。

    那难得的小女儿姿态,大大的取悦男人。

    快步走过去,把她抱到怀里,密密麻麻的吻就落了下去。

    直到小女人软成一滩水才放过她。

    半晌,初九才回过神来。

    狠狠地捶到他胸口一下,“你每次都这样,我还要不要出去见人了?”

    他是有多凶狠,有多用力?

    弄得她嘴角火辣辣的疼。

    “抱歉,味道太好了。”

    深邃的眼眸里,散着细碎的星光。

    好似能把她吸进去一般。

    初九不争气的脸红了,垂下眼帘,“上次你不是准备把那批古玩,捐给国家博物馆吗?你准备什么时候要。”

    “早点晚点都无所谓,等你先用了来。”

    那么好的货拿给他们,也只是做个顺水人情。

    等小女人9月份到帝都的时候,也好有个帮衬。

    “那就再过两天吧,还有一点我没有吸食完,等我把里面的灵气吸收完了,就把他打包拿给你。”

    虽然有点小心疼,但最初的目的也就是为了让自己恢复灵气,能用空间。

    所以也就无所谓了。

    “最近感觉怎么样?”深邃的眼眸里划过一抹担忧。

    虽然现在小,女人的身体看起来都挺好的,但他真的是怕了。

    “已经好很多了。”看出他的担忧,初九笑了笑,在他脖子处蹭了蹭,安抚道,“明天咱们不是要去黑市的翡翠公盘吗?到时候再淘几块好料子,就完全康复了。”

    “没骗我?”司晟御眯了眯眼。

    主要是怕这小女人为了让自己不担心她,报喜不报忧。

    初九努了努嘴,剐了他一眼,“骗你是小狗。”

    “快叫两声,来听一听。”司晟御调侃道。

    “好啊你……”初九不依,鼓着腮帮子,朝他脖子咬了上去。

    本以为是惩罚他。

    那只引得男人一声闷哼,看向她的眼神里面串起了熊熊烈火,好似一不小心就能将人焚烧殆尽。

    等初九察觉时,整张脸爆红了起来,当下就想抽身离开。

    可司晟御是谁?

    岂能让她点着火就跑。

    当下长臂一伸,稳稳扣住她的后脑勺。

    火热的吻,落在她的脸颊上。

    初九欲哭无泪,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才停了下来。

    初九觉得自己没法再见人了,把脑袋藏到男人的胸口处。

    却引来男人的闷笑声。

    愤怒的抬起头,狠狠的刮了男人一眼。

    可那潮红的小脸,潋滟的杏眸,非但没有一点威慑力,反而让人更想欺负她。

    司晟御身子不由得紧绷起来,一股邪火直往小腹处串去。

    喉结上下滚动了下,沙哑道,“小乖,你如果再这样看着我,我怕你,明天下不了床。”

    “啊啊啊啊……”初九用力的推了他一把,尖叫着,从他怀里跳了出来,往卧室里跑去。

    一边跑一边怒骂,“大色狼……臭流氓。”

    紧接着便是房门反锁的声音。

    司晟御无奈的叹息一声,低头看了看高高鼓起的帐篷。

    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起身找了备用钥匙,往卧室走去。

    春宵苦短,芙蓉帐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