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06婚礼是要中式的还是西式的?

时间:2018-02-05作者:月衍

    306

    美美的睡了一觉。

    初九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

    只是当看见面前那张放大的脸时,不由得一愣。

    “你……你不会是……整晚都没有睡觉吧?”

    初九有点心虚。

    因为男人双眼下的乌青特别明显,眼睛里还泛着血丝,一看就是熬了通宵。

    “嗯,没睡。”点了点头,俯身啄了啄那小嘴,“小乖,早安。”

    初九傻愣愣的回了句早安。

    蠕动了一下唇瓣,想问他昨晚为什么没睡,但在看见他眼底的柔情时,顿时怂了。

    总觉得这事儿和自己脱不了干系。

    “昨晚睡得好吗?”司晟御含笑问道。

    “好!”

    “那快起来,收拾一下吧,我去做早餐。”说完,司晟御把初九抱进了浴室。

    把挤好牙膏的牙刷递到她手里,才离开。

    十分钟后,初九去了客厅。

    司晟御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朝她招了招手。

    初九有些忐忑的坐了过去。

    虽然平日里他对自己也非常好。

    可今天总觉得殷勤的,过分了一点。

    思索了半晌,初九终是忍不住开口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

    “先吃饭,吃完饭再说。”笑着给她夹了一个虾饺到碗里。

    看着男人那宠溺的能滴水的眼神,初九顿时,有一些饱了。

    吃完后,男人也不急,起身收拾碗筷,而初九则抱着电脑坐在沙发上。

    屏幕上显示着股市的最新行情,可初九的心早已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片刻后。

    司晟御从厨房走了出来,把她抱到怀里,亲昵的在她脖间吻了吻,“小乖,你昨天晚上讲的话,还算数吗?”

    “什么话?”

    初九不解。

    昨天晚上两人讲的话可多了去了。

    “就是你说你愿意嫁给我的那一句话。”哪怕时隔一夜,也难掩饰他内心的激动。

    同时,也怨恨上了自己。

    如果不是自己嘴快,那此时他应该安排人在着手婚礼了。

    闻言,初九白皙的小脸刷到爆红起来。

    这男人,还真因为自己的一句话高兴了一宿啊。

    真是傻得可爱。

    自己越来越爱他了怎么办?

    羞赧地剐了他一眼,“你胡说,我哪有讲过这话。”

    不能承认。

    就算内心渴望,也坚决不能承认。

    谁叫他昨天晚上这样对自己,还不相信她。

    现在想想,心口处还泛疼。

    见小女人不承认,司晟御第一次露出焦急的神色,强调道,“你说了!”

    “我说没说就没说,你有证据吗?”初九得意的看着他,颇有小人得志的感觉。

    昨天晚上两人闹成那样的情况。

    初九,绝对相信这男人没证据。

    现在只要自己打死不认,他拿自己也没办法。

    如此想着,脸上的笑容,越发明艳起来。

    “宝贝儿,你确定你没说吗?”男人眯了眯,脸色微沉,带着威胁意味。

    初九内心有些发怂,却又不想在他面前矮一截,清了清嗓,“当然,难道我自己说过的话还不记得吗?”

    司晟御点了点头,把电脑从她怀里抱走。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她抱到怀里,禁锢住她的双手和双脚,开始挠她痒痒。

    男人知道她所有敏感点在哪里,所以下次手来也毫不留情,初九笑的东倒西歪,眼泪都流了出来。

    “哈哈……你……不行了……你快放开我……使诈……”

    司晟御恶作剧般的俯身在她耳畔,轻声说,“宝贝儿,你再想想昨晚讲过的话。”

    初九此时,软软的靠在他怀里,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你这样……算是使诈,有本事……咱们……单挑。”

    “单挑?”男人垂眼,看着怀里的小女人,意味深长道,“你确定单挑,你能挑得过我。”

    “不试试怎么知道?”初九梗着脖子,露出一个自以为凶狠的眼神瞪着他。

    哪知在男人眼底,却如同一只炸毛的猫一般。

    还顺便伸手抚了抚她,给她顺毛。

    “你想比什么?”既然这小丫头想玩,那他陪她就是了。

    闻言,初九蹙眉认真想了起来。

    如果都说自己行的,那他会不会觉得不公平?

    如果比自己不行的,那还怎么赢他?

    既矛盾又纠结。

    半晌……也没想好,到底要比试什么?

    “我给你机会了,既然你想不到,那就当你是同意了,快把昨天晚上的话再说一遍。”司晟御顺藤往上爬。

    完全不给初九反驳的机会。

    “你怎么能这样?说话不算话?”初九不满的瞪着他。

    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拖延时间。

    哪能让他就这样,给搅黄了。

    伸手捏了捏小女人的脸颊。

    心底暗叹道。

    要是说话算话,能把媳妇娶回去才有鬼。

    特殊情况特殊处理。

    “不准捏我的脸,讨厌。”啪的一下拍掉男人的手。

    司晟御也不恼,淡淡的勾唇一笑,捏住她的下颚,俯身吻了上去。

    “唔……”现在不是在商量事情吗?

    为什么会这样?

    初九瞪大了双眼,气鼓鼓的瞪着他。

    “小乖闭上眼睛。”

    男人沙哑而魅惑的开口,初九不受控制的闭上了双眼。

    吻到动情处,双手自然地攀附上男人的脖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生生地停了下来,深邃如墨的眼眸,紧紧的盯着,身下脸色潮红的小女人,“小乖嫁给我好吗?”

    “好!”初九本能地应了一声。

    说完后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不敢置信的睁大双眼看着他,不满道,“你耍诈不算。”

    “宝贝儿,才亲口答应的,马上就反悔,你觉得行吗?”司晟御挑了挑眉,戏谑道。

    “不行,这不算。刚才被你吻晕了,根本就没听清楚你讲的什么,所以不算。”初九耍赖。

    “赞美,我就收下了,不过不算那一句话,我可不应。”

    “谁赞美你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赞美你了?”不满地捶了捶他胸膛。

    “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了,不仅如此,两只耳朵还听见了,你刚才不是说被我吻晕了吗?难道这不是在赞美我的吻技吗?”男人挑了挑眉,神情得意。

    不得不说,小女人这句话确确实实的愉悦道了他。

    “哼……”对于自己就这样被忽悠了,初九表示很鄙视。

    太没节操,太没定力了。

    “小乖,婚礼,你是喜欢中式的还是西式的?蜜月准备去哪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