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05不要命,也不能不要你

时间:2018-02-05作者:月衍

    305

    不要她?!

    呵呵……他倒是想不要她。

    可是那可能吗?

    心脏都只为她而跳动,没有了她,还能活吗?

    答案显而易见。

    须臾。

    司晟御便感觉到后背有一片濡湿,心底机不可查的叹息一声,僵硬的身体也松了下来,缓缓转过身。

    双手温柔地捧起,那哭的梨花带雨的小脸。

    极有耐心地一颗一颗把眼泪吻掉,笨拙的轻哄,“不哭……乖……”

    本以为小女人会缓和一点,哪知哭的更厉害了。

    那金豆子就跟不要钱似的不停往下掉。

    司晟御心疼得不行!不是要他命吗?

    “刚才是我不对,不然你打我好了?”说完也不等初九反应,拉着她的手就往自己身上招呼。

    初九惊呼出声,“你干嘛?谁要打你了?打你受苦的还不是我,你那身体硬的跟铁板一样。”

    “好好好,那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好不好?只求你别哭了。”

    男人眼底的心疼显而易见。

    这样一来初九反而不好意思了,抬眼看了他一下,小声道,“你还生气吗?”

    “只要你不离开我,其他任何事情,我都不会生气。”男人说得诚恳,目光坦荡。

    初九努努嘴,上前一步,扯住男人胸前的衣襟,嘀咕道,“对不起,刚才我被气坏了,那并不是我的真心话。”

    男人的手掌抚上初九的脑袋,眼底闪着细碎的星光,“你没错,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我不应该没听,你把话讲完,就乱发脾气,所以小乖,你愿意原谅我吗?”

    男人的双眼深邃如墨,紧紧的盯着怀里的小女人,又似深不可测的漩涡,一不小心便会把人吸进去。

    初九不敢再看他的双眼,把脑袋扎进他的胸膛,吸了吸鼻子。

    他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让自己感动的不行。

    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一边捶着他的胸膛,一边委屈的抱怨,“都是你的错,都是你不好,你都不听,人家讲完就乱发脾气。

    人家根本就不是要分手,你居然曲解人家的意思。

    你说,你怎么这么坏?这么讨厌。

    而且,而且你还……那么凶狠的咬人家……”

    话音未落,便感觉男人身体一僵。

    缓缓抬起头来,羞红着小脸看着他,努努嘴,带着小女儿的姿态,“我要惩罚你。”

    闻言,司晟御哭笑不得,而心底悬着的石头也落了下去。

    他真的怕自己刚才不小心伤了小女人的心,让她以后心存芥蒂,或者留下阴影就不好了。

    可现在看来,自己的女人就是不一般。

    吻了吻她翘得老高的嘴唇,“你说怎么罚就怎么罚。”

    初九傲娇的哼了哼,瞥了他一眼,“先伺候我洗澡,至于惩罚,等我想到再说。”

    这霸气的小模样,让男人爱到心坎儿里,忍不住又吻了吻她,“好!”

    虽说是单纯的洗澡,可在司晟御看来,比任何一次s级的任务还艰难。

    等把小女人收拾好抱到卧室时,他已经累得满身是汗,气喘吁吁。

    好想把这白白嫩嫩的小女人扑倒,吃的连渣都不剩。

    可又想到刚才在她身上留下的印记。

    心疼,自责、愧疚……甚至连杀了自己的心都有。

    这是自己放在心尖上疼宠的人,怎么反而自己还伤了她!

    略带薄茧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小女人肩上的牙印,眼底一片通红,深深的自责。

    感受到男人的心情,初九双手环住他的腰身,在他胸膛处蹭了蹭,娇憨道,“呼呼就不疼了。”

    呃……

    呼呼……

    司晟御有一瞬的愣神,随即回过神来,轻柔的在那牙印上落下一吻,然后舔了舔,沙哑的开口,“以后再也不会了。”

    “嗯,现在已经不疼了。”初九红着脸,推了他一把,然后钻进被窝,只露出水汪汪的一双眼睛,道,“快去洗澡,一会儿出来,还有事跟你。”

    男人点了点头,离开卧房,直到身影消失,初九才深深地松了口气。

    双眼毫无焦距的看着窗外,整个人呈放空状态。

    回想两人在一起几个月的点点滴滴。

    嘴角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

    也许自己可以试着相信一次。

    就算失败了,又有什么关系呢?至少自己努力过了。

    又在心底对自己说了句加油,才高高兴兴的等着司晟御出来。

    过了五分钟,男人便从里面走了出来。

    头发还滴着水,腰间围了一根浴巾,这身材看得初九咽了咽唾沫。

    这样赤裸裸的诱惑,一会儿还让她怎么讲话?

    嗔怪地瞪了他一眼,“你是没睡衣还是什么?赶快穿上,不然不理你了。”

    看着小女人羞红的脸,眼底划过一抹笑意。

    随手把头发擦了两把,便掀开被子钻了进去,抱着那香香软软的小女人,心里无限满足,“穿着衣服不舒服,我喜欢这样和你坦诚相见。”

    “你……”真是没脸没皮。

    狠狠在他胸口锤了一下,然后整个人趴到他身上,“其实先前跟你讲这么多,只是想让你清楚……我跟你想象的,有很大不同。

    我做的很多事情也不干净,如果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嘶……”

    细细的软腰被男人狠狠地掐了一把,初九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嗔怪地剐了他一眼,“我话还没讲完呢,你这样……不讲了。”

    司晟御闻言坐,起身来,把她抱到怀里,一脸认真严肃的看着她,“我可以不要命,但不能不要你,清楚了吗?同样的话我不想再听见第二次。”

    “本来还想说你不介意,人家就嫁给你,但看你刚才那样子,显然是不想听我后面的话了,既然这样那就算了,睡觉吧。”

    说着初九也不看男人的脸色,如泥鳅一般,从他怀里滑到了被窝里。

    可是,司晟御是谁?

    怎么可能让她有这机会?

    长臂一伸又把她给搂了回来,眼底带着显而易见的激动,颤颤的开口,“小乖,你刚才讲的话,再重新说一遍。”

    “啊……我刚才有讲话吗?”

    看着男人的模样,初九心底笑开了花,脸上却露出一副无辜的神情。

    哼哼,谁叫你刚才凶我的?

    不给他点儿颜色瞧瞧,他还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小乖,宝宝,心肝……算我求你了,好不好?再说一次,只一次,行不行?”

    司晟御激动万分,心脏砰砰砰的直跳。

    这是30年来从未有过的。

    初九故意打了个哈欠,咕哝道,“好困啊,而且身上好痛,我要睡觉了。”

    说完被子一拉,连人带头全部捂了起来。

    独留司晟御一个人在那里,傻坐着。

    这算是他今天欺负自己,小小的惩罚。

    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不让她把话说完,就胡乱揣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