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04好比呼吸一般成为本能

时间:2018-02-05作者:月衍

    304

    回到家时。

    司晟御看见小女人窝在沙发上,发着呆,不由得挑了挑眉头。

    可不像她平日里的作风。

    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把外套随手放在一边,走上前去,如往常一样,把她抱到怀里,吻了吻她的发顶,轻声询问,“发生什么事了?”

    初九一惊,随即迷茫的眨了眨眼,“啊……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男人捏了捏她的鼻尖,委屈地开口,“我都回来一个小时了,叫了你好几声都没搭理我。”

    “啊……对不起,刚才我想事情想得出神了。”

    初九抱歉的看着他,然后还住他的脖子吻了吻,带着讨好的意味。

    “发生了什么事吗?如果可以,你可以和我讲,也许帮不了什么忙,但我可以是很好的观众。”

    小女人的一切,他都想了解。

    但前提是,她自己愿意讲出来。

    但凡她不愿意的,司晟御都会给予她足够的尊重,等她想说的时候再说,基本上不动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去查。

    听着男人体贴的话语,初九垂下了眼帘。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应不应该赌一把。

    赌赢了还好。

    如果像自己父母一般,她不知道,到时候自己能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如此想着,心里纠结不已,又矛盾万分。

    而她知道的是,她所有的表情,都落入了司晟御的眼底。

    同时,这样的神情也让司晟御很受伤。

    掏心掏肺的对这小女人好,可她回报自己的是什么?

    是不信任!

    但凡她有那么一点点信任,自己刚才问她话的时候,就不会犹豫,也不会纠结。

    强压下心底的情绪,如同往常一般温柔,“要是不方便说就不说,但别自己闷在心里,像个小老太婆似的。”

    初九缓缓抬起头来,贝齿轻咬着唇瓣,目光定定地看着男人。

    片刻后。

    初九双手紧紧的环住男人腰身,脑袋埋在他胸前,带着决绝,缓缓开口,“有一件事儿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初九心里也很紧张,甚至有些退缩,她想自私一回。

    可是,这终究不是办法。

    如果两人要在一起,必须毫无保留,坦诚相待。

    如果自己坦白之后……

    他要走……那绝不挽留。

    他不走……那就嫁给他。

    司晟御没出声,静静的听着。

    手背上的青筋出卖了他紧张的情绪。

    “你只知道碧玉轩是我的产业,其实在庆阳市,盛天娱乐才是我的真正产业,娱乐场所是做什么的相信你也清楚……你我本该是两条平行线,却阴差阳错地撞在了一起……”

    说着初九从他怀里退了出来。

    双眼定定地看着他。

    等待着他的抉择。

    下一秒。

    只见男人深邃如墨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长臂一伸一拽。

    初九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被男人禁锢在了沙发上。

    只见他猩红的双目,咬牙切齿道,“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初九咽了咽唾沫,稳了稳心神,声音微颤道,“你是华国的上将,年轻有为,而我……”

    不等初九说完,就被男人打断,“你想跟我分手。”

    男人的声音说得极慢,却一字一句敲在初九心尖儿上,本能的皱了皱眉,“不是……”

    怎么可能想和他分手?

    只是想告诉他,自己所做过的事而已。

    如果他能接受,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如果他实在不能接受,那她也只能放弃盛天娱乐。

    “那是什么?你说了这么大半天,不就是想说,你配不上我,你黑我白,咱们不是一条道上的吗?”司晟御语气不善,被这小女人气的胸膛剧烈起伏。

    难道她不知道,上次坠海后,他就已经知道盛天娱乐是她的产业了吗?

    难道她以为,就因为这个,自己就会和她分手吗?

    难道她不知道,爱她已深入骨髓。

    好比呼吸一般成为本能。

    如果他连呼吸都没有了,和死人有什么区别?

    越想越觉得气闷。

    怎么就偏偏爱上了这么一个,白眼狼似的小女人……

    两人在一起这么久,这还是司晟御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

    初九当下就委屈地红了眼。

    她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

    为什么他要曲解自己的意思?

    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双手狠狠的推拒着男人,怒声嘶吼道,“对,我就是想和你分手,你走你走,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随着话音落下。

    男人的脸顿时阴云密布。

    很好,真的是很好。

    男人猩红的眼眸折射出狠戾,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

    只见他抬手扯下自己的领带,三两下缠住初九的手。

    而那踹得厉害的双腿也被男人有技巧地压住。

    接着便是呲啦一声。

    初九身上的衣服,碎成一片一片散落在地。

    从来没见过司晟御这样的神情,初九顿时被吓坏了,哭喊着,“你快放开我,你要干嘛?”

    “你都要和我分手了,你说我要干嘛?”

    说完,这还是司晟御第一次不顾初九的情绪。

    平日里,他都会温柔以待,尽量让初九少受点苦。

    可这一次,在听到她说分手后。

    司晟御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想毁天灭地的情绪。

    只想紧紧的把她禁锢在自己身边。

    只想狠狠的要她。

    好似这样才能证明她还在自己身边。

    不仅如此。

    司晟御犹如发疯一般,在她白皙水嫩的肌肤上,狠狠地撕咬着。

    留下一个又一个,乌青中带着血痕的吻痕。

    在那雪白的肌肤上刺目不已。

    初九疼的不能自已,耳边隐约听到男人的声音。

    “为什么要分手?”

    “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好,你要分手。”

    “只要你说,我改还不成吗?”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男人最后卑微的祈求声。

    让初九的情绪顿时失控,失声痛哭起来。

    原本推拒的手,紧紧的抱住男人,在他后背上留下一道又一道血痕。

    原本魔怔的男人,听到小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顿时停了下来。

    猩红的眼目渐渐恢复清明。

    心尖一阵抽疼。

    慢慢俯下身去,把她脸颊上的泪珠一颗一颗吻掉,“不哭,你一哭,我的心就抽疼不已,如果跟我在一起真的那么难受……”

    男人坐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看着抽泣不已的女人,仿佛用尽所有力气,低声道,“那我放你自由。”

    说完,在想女人愣神之际,温柔的抱起她走进浴室,“你先洗个热水澡。”

    说完也不等她反应,便急匆匆逃似的离开。

    在距离门口两步处。

    被小女人蔓藤般的手臂紧紧缠住。

    “别走,我刚才说的是气话,我爱你。”

    说完这句话,初九内心从未有过的轻松。

    房间内一片静谧。

    初九等了片刻也没见男人转身。

    心一抽,哽咽道,“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