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302小乖你的声音真好听

时间:2018-02-05作者:月衍

    初九见自己说了半天,也没得到回应,不由得恼怒

    了,“你到底怎么了?”

    “嗯,什么?”

    “没什么,菜好了,咱们吃饭吧。”努了努嘴,不想和他在说话。

    自己开始吃了起来。

    司晟御见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肯定是刚才想事情想入迷了,忽略了小女人,所以生气了。

    司晟御夹了一块鱼,把里面的鱼刺理干净后,讨好的递给她,“乖,别生气了,我刚刚想到一点事情,下次不会了。”

    初九依旧不搭理他,但却没和鱼过不去,夹起来就吃了。

    她喜欢吃鱼,可又觉得鱼刺麻烦,所以吃的少。

    这一点司晟御可是十分的清楚。

    于是更加卖力的给她挑鱼刺。

    气氛总算是,好了起来。

    可吃到一半时,服务生抱了一大束红玫瑰进来。

    两人同时皱了皱。

    “请问是初九小姐,这是一位先生让我交给你的。”服务生扬着标准的微笑,在初九三步之外停了下来,把花递给她。

    “他有说是谁吗?”眉头皱得更紧了,还小心翼翼地用余光打量了一下男人的脸色。

    这一看心肝都颤了起来。

    是谁这么害她?

    别让她知道,知道了,定揍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他。

    “先生没留下姓名,但是长的,非常帅气。”服务生回忆道。

    是太帅气了,有木有。

    连他都想被扳弯了。

    “我对花过敏,你把它拿出去吧。”初九挥了挥手。

    想赶紧打发服务员。

    怕他再在这里呆下去,自己回去要受罚了。

    “不想,那位先生说了,一定要亲自交到你手上。”服务生固执道。

    初九差点给他跪。

    双手合十,可怜兮兮的看着服务生,“算我求你了,好不好?你赶快拿着这花走吧,再晚一会儿,我全身都会起红疹子了。”

    起红疹子是小,下不了床才是大。

    服务生看了看怀里的花,又看了看初九,纠结了好一会儿,“那好吧,我先拿出去,你一会儿要的话直接来前台拿就可以了。”

    “好的好的,谢谢。”

    这么短短的几句话,初九觉得自己被惊出了一身冷。

    但想着身旁的男人,她立马扬起了笑脸,谄媚道,“老公,我发誓你不在的时候,我很乖,连门都没有。”

    所以那送花的人我绝对不认识。

    求明察秋毫。

    千万不能冤枉了她。

    司晟御瞥了眼一脸讨好的小女人,语气波澜不惊,“是吗!”

    “是是是……”初九点头如蒜捣。

    就怕晚半拍,男人不相信她的话。

    “……”司晟御。

    初九看着他。

    不说话是几个意思啊?

    别吓宝宝,宝宝胆子小。

    伸手扯了扯男人的衣袖,可怜兮兮的望着他,委屈的开口,“你说,你是不是不相信我的话?”

    “……”司晟御。

    还不行。

    初九也有些绷不住了。

    当下拿出杀手锏。

    在自己大腿上狠狠一掐,眼眶倏地红了,那水蒸气在里面要落不落。

    机不可查的叹息一声。

    终是败下阵来。

    这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小女人啊,任何一个情绪都能牵动他的心。

    上前把她抱到怀里,吻了吻她发红的眼眶,“我都还没说话呢,你倒先委屈上了。”

    语气里难掩宠溺,和不可奈何。

    “你都不理我。”红着眼眶,控诉。

    “没有不理你。”抚了抚她白皙的脸颊,目光柔得能滴水。

    只是气自己。

    没有时时刻刻呆在她身边。

    让其他男人有机可乘。

    “你就不理我了,我问你你都不出声。”

    原本只是想吓吓他。

    可说了这话后,心底莫名的委屈就涌了上来,金豆子毫无预兆的掉了下来。

    初九,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见他不出声搭理自己,就莫名的觉得委屈。

    司晟御见状被吓着了,当时心疼得不能自已,眉峰紧锁,“乖,没有不理你,我只是气自己没能把你照顾好。”

    “……”初九。

    这下轮到初九傲娇了,也不出声,金豆子无声的往下掉,无声控诉着他刚才的罪行。

    司晟御急得不行,气恼自己嘴又笨,不会哄小女人。

    只得用原始的办法,吻着她的眼泪,“乖,我错了好不好?别哭了,一会眼睛肿了,又得难受,遭罪的还是自己。”

    “哼……”傲娇的哼了一声,把小脸转向一旁,不给他亲。

    司晟御见状也不恼,知道小女人心中的气,已经散得差不多了。

    既然,亲不着小脸那就亲耳垂吧!

    这是小丫头的敏感点。

    果真如往常一样,灼热的气息才喷洒在她的耳畔,小女人,便不由自主地轻颤了下。

    男人眼底闪过一抹笑意,恶作剧般的在她耳垂上轻咬了一下。

    初九没忍住,叫出声来,可这声音听起来更像娇喘声。

    她顿时羞红了脸,恨不能找个地缝,把自己给埋进去。

    暗气自己的不中用。

    用手肘狠狠的撞了男人腹部一下,“快放开我。”

    “这样不挺好的吗?”见她不哭了,也就起了逗弄她的心思。

    这次不再咬她的耳垂,而转移到了脖子。

    就跟品尝上好的美酒一般,细细地亲吻着。

    惹得初九颤栗不已。

    整个身子和双手被男人紧紧的禁锢着,想逃离也逃离不了,只得默默承受,“唔……”

    “小乖,你的声音真好听。”司晟御头也不抬的赞美。

    初九又气又羞。

    这男人怎么如此没脸没皮?

    “你别这样,这是在餐厅呢。”一边躲闪着男人的亲吻,一边气息不稳开口。

    “那小乖的意思是……不在餐厅就可以。”

    如初九所愿,他停了下来,双眼放光的盯着她。

    这眼神怎么像狼看见猎物似的?

    初九不由的咽了咽唾沫,眼珠子一转,可怜兮兮的道,“我饿了……”

    闻言,司晟御深邃的眼眸如墨汁般,浓得化不开。

    半晌才哑声道,“我也饿了,都饿了十几天了。”

    轰的一声。

    初九脸爆红起来。

    这男人还能不能好好讲话?

    一言不合就开车。

    用力地捶了他一下,怒声道,“能不能别乱开黄腔,我肚子饿了,吃饭。”

    男人挑了挑眉梢,略带笑意,“小乖,我哪乱开黄腔了?我也说的是肚子饿了,在外面执行任务,有了上顿没下顿,可不就是,一直饿着吗?”

    “你……”

    初九深深的觉得自己被套路了。

    不再搭理他,拿起筷子,自己吃了起来。

    既然他愿意抱,就让他抱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