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297不是应该很嫌弃吗?

时间:2018-02-05作者:月衍

    虽说现在是1月份,但港城这边天气并没有帝都寒冷。

    索性这家私房菜馆,离初九所住的公寓并不远,步行也就15分钟左右。

    瑟瑟的风吹在身上,初九不由得拢了拢衣服。

    好久没有这样一个人静静在街上漫步了。

    初九漫步走着,没注意到,身后一辆黑色的轿车,不远不近的跟着。

    “老大会不会跟错人了呀?这么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把这么多东西都带走?”

    “就是她,三爷亲自看见的还能有假不成。”

    “可是,她到底怎样把古玩运走的?并且让这么多守卫都没发现。”

    “呵……既然敢单枪匹马的来,自然有她的本事,等把她抓回去,不就知道了。”

    “那要不要现在动手?”

    “不急,先确定是她一个人了,来再说。”

    据三爷得到的资料,这女人来头可不小,背后靠的可是军方。

    做他们这一行的,最不喜和军方、警方扯上关联。

    “老大,她现在不就一个人在街上吗?咱们在前面转角处把她给劫了。”

    都跟了一晚上了,他还想着一会儿去皇朝娱乐,放松放松呢?

    “你能不能稳重一点?跟你讲过多少次了?”被唤作老大的人不满地瞥了他一眼。

    他之所以能活到现在,不就是比别人多个心眼,多份谨慎吗?

    “我这不是急的吗?”尴尬的笑了笑。

    可不就是着急吗?

    听说皇朝娱乐呢,来了好几个漂亮的妞儿。

    还想着一会儿忙完了去尝尝鲜呢。

    “跟着吧,别打草惊蛇。”

    “好好好!”

    ……

    初九回到家,便看见客厅的灯亮着。

    司晟御抱着笔记本坐在沙发上,手指噼里啪啦敲打着,听见开门声,停下动作,把电脑放到一旁,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初九努了努嘴,把外套随手一丢,走了过去,在男人身旁坐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说今天要忙吗?”

    “回来好一会儿了,还好。”微微一用力,把小女人抱到怀里。

    大半天时间没看见,怪想的慌,“今天都干嘛啦?”

    “没干嘛,就是去阮笑笑那里玩了一会儿,然后和陈赫然谈了一下工作上的事情,就完啦。”

    初九懒懒的靠在男人怀里,把玩着他胸前的扣子。

    “累不累,我去给你放洗澡水。”说着也不等她答应,便抱着她往卧室走去。

    “……”初九扬了扬嘴角,心里甜滋滋的。

    放好水,司晟御到衣帽间去给她准备换洗的衣物。

    看着忙进忙出的男人,初九感动得一塌糊涂。

    站了起来,朝他走去。

    然后双手圈住他的腰,脸颊贴在他的背脊上,“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司晟御身子一僵,随即放松下来,转过身来,定定的看着她,半晌才开口道,“不对你好,那要对谁好呢?”

    初九幽怨了。

    本以为他会说一些甜言蜜语来哄自己的。

    哪知却来了这么一句。

    “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不然这乐观坚强的小女人,怎么会露出如此神情?

    “哪有,不和你说了,我去洗澡去了。”嗔怪地瞪了他一眼,接过换洗的衣物,往浴室跑去。

    司晟御看着那娇俏的身影,无奈的摇了摇头,去了客厅。

    洗好澡出来的时候,男人递了一杯牛奶给她。

    初九皱了皱眉,“可不可以不喝呀。”

    才吃完饭没一会儿,现在还好撑呢。

    看着她那可怜兮兮的模样,捏了捏她鼻尖,“现在温度刚好,多少喝两口。”

    就知道会这样说!

    初九认命地端起杯子,咕噜咕噜喝了小半杯,然后再也不愿意喝了。

    “乖……”怜爱地在她嘴角落下一吻,然后把剩的半杯,给喝了。

    初九傻傻的看着他,道,“这是我喝过的……”

    闻言,司晟御挑了挑眉梢,“所以……”

    所以,像他这样有洁癖的人不是应该很嫌弃吗?

    怎么反而问得理所当然?

    “我就是嫌弃我自己,也不可能嫌弃你。”

    司晟御不由失笑。

    小女人此时的模样可爱得紧。

    不由自主地俯身,吻了上去,温柔缱绻。

    没两下就让初九沉醉其中。

    琉璃般的眼目缓缓闭了起来,整个人软在他怀里,任由他为所欲为。

    司晟御只觉得整个身子燥热不已。

    想要更多,更深。

    原本还算规矩的手,也变得不规矩起来,顺着初九的小腰,滑了进去。

    惹得身下的小女人一阵颤栗,整个脚趾头都缩了起来,“唔……”

    “小妖精。”男人气息不稳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对着那殷红的唇瓣又恶狠狠地吻了下去。

    每每只要一沾染上这小女人,他便不能自拔。

    恨不能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和她腻歪在一起。

    想到这儿,眉头不由得紧皱起来。

    然后闻得越发凶狠。

    而初九如果不是靠着男人度气,此刻已经晕厥了过去。

    “唔,别……我好累,想……休息了。”

    男人就凶狠劲儿把她给吓着了。

    双手不停的推拒。

    “乖,我明天就要离开,短则半个月,多则三个月,不能见你。”微微抬起头,看着身下小脸绯红的小女人。

    怎么办?

    还没离开,就已经开始想念了。

    可这次的事情重大,又不能带她在身边。

    想着,司晟御烦躁不已。

    “什么?是去哪儿?怎么这么久?”先前身上的燥热,犹如一盆冷水泼下。

    整个人透心凉。

    也不知从何时起,只要他不陪在身边,初九便会不习惯。

    就像夜里睡觉,不靠在他怀里就睡不踏实一般。

    “对不起,这次任务特殊,不能带上你!”男人声音低,低沉沉的,眼底犹如一团墨,浓得化不开。

    初九就这样被他看着,不由得红了脸。

    双手圈住男人的脖子,扬起头主动献吻,“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虽然不知道,他具体做的事情。

    但总觉得不会简单。

    不然怎么会让他一个上将亲自出马。

    “就算为了你,我也一定要好好。”低头啄了啄她的小嘴,保证道。

    如果自己不在了,小女人被人欺负的时候,谁来保护她?

    只是单单这样想着,司晟御的心便一阵抽疼。

    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允许发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