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289大水冲了龙王庙

时间:2018-01-29作者:月衍

    两人闹腾完,初九便一五一十的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了他。

    司晟御听完后,脸色很是诡异。

    片刻后,便大笑出声。

    他家的小女人真是个有福气的,如果她再晚一点的话,那这一批古玩已经被他手底下的人给缴获了。

    “干嘛呢!”语带不满的伸手戳了戳他胸膛。

    不明白这话有什么好笑的。

    “笑你是个小福星……”忍不住在那嫣红的唇瓣上又吻了吻,才道,“你可知你在码头带走的那一批货,军区的人可是跟了三个月了。”

    呃……

    跟了三个月,就这样被她给截胡了?!

    那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识自家人。

    初九干笑了声,“不然我让人给你送去?”

    在这儿这么久了,华国的国情她还是摸清楚了。

    典型的民不与官斗。

    钱丢了还可以再赚,如果被国家给盯上……只怕不死也得脱成皮。

    这样的案例可不少。

    所以初九才有此一说。

    司晟御挑了挑眉头,有些意外却又在意料之中,抬手把她脸上的发丝捋到耳后,“怎么想给我送去?!”

    “嘿嘿,你们不是跟了三个月吗,我就这样占为已有……不太好……”可是很想要肿么办?

    起码等她把灵气给吸了来嘛!

    “暂时放你那吧,你身体需要大量的灵气,等你把灵气吸了再做打算。”这一批古玩,放在她那里不是最好的打算。

    如果捐给国家博物馆,不仅能博一个好名声,后面的福利也是不言而喻。

    “嗯!”

    初九这下心情美了。

    这东西也是顺手牵过来的,有没有对她来讲其实无所畏,只是现在身体需要而已。

    何况,军区的人跟了三个月,自是知道里面的门道,就算自己以后拿出去出手,也免不了麻烦。

    所以,现在这样的安排她也觉得是正确的。

    “现在身体好一点了没有,在年前云省边境要举办一个小型的黑市翡翠公盘,我准备带你去那里看看,有没有好的毛料。”

    别看初九现在跟正常人没什么差别,可身体亏空的灵气,他着实担忧不已。

    上次的事情真的是把他吓到了。

    现在心里都有阴影了。

    “真的?”她知道的只有缅国的大型公盘,这种黑市的翡翠公盘倒是从来没参加过。

    “我还有骗你不成?”捏了捏她娇俏的鼻尖,语气宠溺。

    他就喜欢初九现在这娇俏的小女人模样。

    “那什么时候,我好准备?”这不是可以提前囤货吗?

    “不急,十天后出发。”手指挽起她的一缕秀发,放在鼻尖嗅了嗅。

    明明用的都是一样的洗发水,为什么她的就这么好闻?

    心里想着,嘴却不由的说了出来。

    初九愣了愣,随即大笑出声。

    这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一样的洗发水,怎么可能自己的香,而他的不香。

    只是心理作用而已。

    司晟御看着笑靥如花的小女人,怜爱地捏了捏她的鼻尖,“笑一会儿就差不多了,小心一会儿笑岔气儿了,难受的又是自己。”

    “这个黑市的翡翠公盘,是由谁主办的?”初九很是好奇。

    有能力举办这样活动的,势力都不一般。

    司晟御深邃如墨的眼眸眯了眯,随即轻笑道,“这一个黑市公盘已经存在上百年了,具体也不知道是谁。”

    下午两人谁都没有出去。

    男人在书房内办公,而初九抱着笔记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股市。

    这一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儿。

    也不知道前面追的股票怎么样了。

    一一浏览下来,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她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都没有亏本,还有小赚。

    看完后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又给陈赫然去了电话。

    电话才一接通,那边阴阳怪气的语气便传了过来,“想不到你,还真有当老板的架势。”

    “怎么啦?谁又惹我们陈大总裁生气了,告诉我,我帮你去揍他。”初九眼角含笑。

    陈赫然是什么样的脾气?她心里清楚得很。

    无非就是怪她当了这么几个月的甩手掌柜,都没有去办公室看过,更别说是查账了。

    “谁惹我?谁会惹我呀?现在盛天投资我一人独大,谁那么不长眼?”

    “这样说来……那应该就是怪我了。”随手摘了一颗葡萄放进嘴里,酸酸甜甜的,让人神清气爽。

    此时陈赫若看见她这模样,准会气得捶胸顿足。

    “呵……”陈赫然冷哼一声,也不接话。

    初九便知道这家伙心底愿上自己了。

    只得耐着性子解释道,“前一段时间我出了事,昏迷了三个月,现在人才好。

    至于公司的事,既然我交给你,那就是百分之一百的放心,你只用放心大胆的去做就好了。

    当然如果你有大的动作,资金不够,随时给我来电话,我给你拨款过去。”

    话都到这份上了,陈赫然也不好再矫情,心底却更加落寞了。

    想到以前,自己心爱的那个女孩,也是如初九一般的信任自己。

    可惜,她已经不在了。

    须臾。

    陈浩然便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变回了那个专业严谨的投资家,“最近夏国的林氏财团股票有些动荡,我想着手买入一些。”

    “你说的是,金融鬼手辛西亚林的公司吗?”

    初九垂下眼帘,心底一股莫名的情绪涌动。

    “对就是他家公司,现在内部出了一些问题,股票有些动荡,我觉得可以出手。”

    本来以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没必要去买,林氏财团的股票。

    但,陈赫然总觉得,辛西娅林死得蹊跷。

    想借着初九这一颗线打进去,看能不能查到一点,有用的消息。

    “要多少钱?”初九整个情绪很不好,一手扶住自己的额头,心绪涌动。

    “50亿。”

    “好!”语气哽咽,“一会我就安排人给你打过来。”

    说完不等他回应,挂断了电话。

    手机随手丢在沙发上,整个人犹如抽干了气息一般。

    事情都过了这么久,可心还是止不住的疼。

    特别是想起林老爷子的死,初九眼底一片阴霾,双手紧拽成拳头,咔咔直响。

    总有一天,她要把自己失去的一切都夺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