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282让你三招

时间:2018-01-23作者:月衍

    看着把她们包围起来的人,初九神色自若,一派淡然。

    夏婉却在心底恨死了自己。

    都怪她没有把话讲清楚。

    不然也不会落得这样一个局面。

    如果小九的男朋友在就好了,凭他的本事分分钟摆平这些人。

    “余文轩,这是咱们两人的事,你让他们两个走。”云情歌怕她们两人受伤,站了出来。

    她想了想,余文轩左右,不过想和她交往而已,自己先应承下来也可以,到时候再分手就得了。

    “情歌……”初九拽住她的手,冲她摇了摇头。

    既然来了,就没道理,不帮她摆平事情,就先走了。

    “对呀情歌,你别做傻事,我们怎么可能答应你和他交往。”夏婉也站了出来。

    余文轩从小到大都是出了名的嚣张跋扈,而且换女人的速度如换衣服。

    听外面的传言,说他有虐待倾向,虽然不知是真是假。

    “呵呵,这真tm是我听过的年度最搞笑的笑话了。”余文轩邪邪的勾了勾嘴角,一脸嘲讽,“你他妈是属狗的吧?”

    “你骂谁呢?”夏婉不服气地跳了出来,指着他怒斥道。

    “谁应我骂谁,你他妈不是狗多管闲事干嘛?有句话说得好,不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余文轩吸了口烟,拽拽的开口,“虽说我他妈不打女人,但你别逼我。”

    “你打呀,你打呀,你到给我打一个试试。”夏婉一边说,一边把脸撑过去。

    欠抽不已。

    看着对骂的两人初九扶了扶额。

    这都是什么事啊?

    余文轩一边往后退,一边威胁,“你再过来一个试试,你信不信我真抽你。”

    “信,我怎么不信?要知道,你可是堂堂余家大少爷,谁敢跟你比呀?而且出尔反尔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都习以为常了。”夏婉摆出一副死猪不怕滚水烫的模样。

    “上次在赛车场上也不知道是谁输的屁滚尿流的,结果转过来不也一样,不认账吗?”

    “你……”余文轩气得脸涨红。

    这是他一辈子的耻辱,这女人居然三番两次的拿出来说。

    关键是知道这事的人还不少。

    “小婉,好了!”云情歌上前拉住气愤不已的夏婉,不希望她再争吵下去。

    因为和余文轩这种人比不要脸,她们自然是比不过。

    最主要的是余家势大。

    夏婉不服气,还想再出声呛余文轩几句,在看见云情歌祈求的眼神时,顿时泄了气。

    “余文轩,如果你是真心喜欢我,那就光明正大的追,不能用手段,不能强迫我。”云情歌双手紧攥成拳头,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现在她想得是,她们三人能平安出去就好。

    余文轩冷笑一声,“如果刚才你和我说这话,也许我还应了你,可现在嘛……”视线扫过夏婉,不急不缓道,“反正她刚才说我出尔反尔,言而无信,那我就把这个锅背到底好了。”

    “呸……余文轩你这个渣男,说得比唱的还好听,你是把世人都当傻子,是吧?”夏婉讥讽的看着他。

    要是真有这么好心,先前就不会派人拦截她们了。

    “哎呀,你怎么知道的?我还真就把你当傻子了。”

    “余文轩……”

    “别叫那么大声,本少爷能听见你说的话。”说完,伸手挠了挠耳朵,一脸不耐的看向云情歌,“你到底要不要答应?要是不答应,本少爷还好用强。”

    what?

    听听这都叫什么话?

    不答应他好用强的。

    既然被虏了过来,云情歌多少也知道点他心里的想法。

    可让自己做他女朋友,说什么也不甘心。

    这样的人他根本就看不上。

    跟钱和权势无关。

    “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个用强的。”站在一旁的初九,终于出声了,泛着刺骨的冷厉,让人从心底胆寒。

    说实话,余文轩对初九还是有些畏惧。

    随即想到自己是龙腾的小少爷,便变得有恃无恐起来。

    这女人飙车技术再厉害,又有什么用呢?

    到时候还不一样,被本少爷玩弄在股掌之间。

    于是挺直了胸膛,对着旁人吩咐,“把她给我抓起来,另外两人带走。”

    旁人才有动作,初九就上去一拳一个。

    须臾之间,十几个人便被她揍倒在地上哀嚎。

    嘴角勾起一抹薄凉的笑意,食指朝着另外二十几人勾了勾,“来呀!”

    众人嘴角狂抽。

    妈蛋!

    他们的身手能和她比吗?

    上去当沙包还差不多。

    众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余文轩见状气得磨牙,上前一人踹了一脚,怒骂道,“妈蛋,都他妈吃屎的吗?一个女人都搞不定,要你们有什么用?”

    众人被骂得垂下了脑袋,却又不敢出声反驳。

    心底埋怨不已。

    你厉害,你他妈怎么不上?

    余文轩哪知道他们的心思,大大咧咧骂了几句后,把外套脱来丢在地上,衣袖缓缓挽起,露出结实的手臂。

    “看来你身手很不错,不然咱俩玩玩,你要是赢了,我就不追她了。”余文轩头也不抬。

    当初九知道这话是对她说的。

    “好呀,我倒是没问题,只怕有些人,过几天又不认账了。”初九,面色不变,心底却笑开了花。

    这人是想跟她比拳脚功夫?!

    呵呵……他可真会作死。

    要知道,在近身搏斗方面,司晟御都夸她有天分。

    “在场这么多人,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余文轩手上一顿,随即淡然道。

    “好吧,刚才咱俩的对话我已经录音了,你要是再敢不认账,我就拿给你手底下的人都听听,看看余副帮主的儿子是个什么样。”初九愉悦的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余文轩气得直磨牙,双手紧攥成拳头,“来吧!”

    初九点了点头。

    从云情歌那里拿过发圈,把头发扎成马尾,拉开拉链,羽绒服脱掉。

    活动了两下手腕,对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看在你是情歌朋友的份上,我让你三招。”余文轩洋洋得意,下颚微挑,带着傲气。

    “让我三招,你确定。”初九面色诡异的瞟了他一眼。

    “当然!”

    “好吧,如你所愿。”

    初九耸了耸肩,邪气的勾了勾嘴角。

    既然敢叫送死,若不成全他,太对不起他这一份心意了。

    “来吧!”余文轩兜了勾手指,语气轻蔑。

    初九嘴角微翘,恶劣的开口,“你可看好了。”

    话音落下,快如闪电的朝他攻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