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27924小时拴在身边

时间:2018-01-20作者:月衍

    初九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片刻后,口腔里的气息越来越少,整个人软成了一滩水。

    在她觉得自己快晕过去的时候,司晟御终于好心的放开了她。

    取过一旁的外套,细细的给她穿上,正准备拉她出去时,看见桌上的早餐,面色陡然黑了下来。

    出初九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心底咯噔一声。

    完了——

    刚才只顾着找钻石去了,忘记了桌上的早餐。

    清冷的眼眸转了转,双手环住男人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了上去,“你别生气,我可以解释的。”

    “好,你说,我听着!”

    他真的是被这小女人给气狠了。

    现在身体如此的虚,还不注重饮食,难道真要自己24小时把她拴在身边不成。

    初九扬起笑脸,挽住他的胳膊,撒娇地晃了晃,“老公,你别生气嘛,只是早上没什么胃口,我就只喝了一盒奶而已。”

    起来的时候,确实顺手拿了一盒奶喝。

    不然这会儿还不知道怎么样来圆这个谎。

    “真的?”

    司晟御显然不相信他的话,当下就往厨房走去。

    在看见垃圾桶里面的盒子是,脸色缓了缓。

    初九见他脸色缓和了,便知道心中的气消了大半,当下委屈道,“人家都说有吃了,你还不相信,我还要跑去看。”

    闻言,司晟御无奈的叹息一声,“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你自己的身体,难道心里没个数吗?”

    初九眨了眨眼,无辜的看着他,“可是我有吃早餐。”

    “哎……让你一个人在家里,真是叫人担忧,以后你的三餐我都会按时听着。”说完牵着她往外走去。

    初九还有些云里雾里。

    这样就算蒙混过关啦。

    心里有些小得意,嘴角微微翘起。

    司晟御余光瞥见小女人的神情,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没点破,想着以后他自己亲自监督。

    到了地下停车场,司晟御打开车门,正准备叫初九上车,只见她身子一软,倒了下来。

    顿时吓得刚胆肝俱裂,赤红着眼眸,把她抱上车。

    车子如箭矢般冲了出去。

    还好公寓在市中心,这会儿快11点,正好错过上班高峰。

    司晟御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医院。

    医院里的专家早已准备就绪,在门口等。

    见到他来,急急的把人推进了抢救室。

    司晟御整个人如抽了魂一般,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赤红着双眼,紧紧的盯着抢救室的大门。

    片刻,医生走了出来。

    司晟御嗖地冲上前去,急急道,“怎么样,人呢?”

    “司上将,尊夫人没事儿,只是有点低血糖,平日里注重一下她的饮食就好了。”

    专家被他的强大气场吓得双腿打颤,但还是强忍着,快速把话说。

    听道人没事儿,司晟御整个人才犹如活过来一般。

    初九被推进病房,过了十来分钟便醒了过来。

    看着司晟御赤红着双眼,紧紧握着她的手,顿时鼻尖一酸。

    暗道,自己这次怕把他给吓着了。

    “老公——”娇娇柔柔的声音在这静谧的房间响起。

    司晟御陡然抬起头来,兴奋不已,“乖,还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抱——”

    初九也不知自己怎么了。

    反正现在就是想让他抱,想靠在他的怀里,听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司晟御连忙站起身来,坐上去,把她抱到怀里,双手带着不易察觉的轻颤。

    “让你担心了。”

    闷闷的声音自他胸膛传出,他知道这是小女人的声音。

    知道她现在还好好的在自己怀里。

    不由得紧了紧手臂。

    他怕,在看着她倒下去的那一刻,他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

    怕她倒下去,再也醒不来。

    还好上天眷顾,她还好好的。

    不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虽然,司晟御的手臂勒得她快喘不过气来,但初九依旧没有出声。

    就这样靠在他怀里,觉得无比安稳。

    可等了半天也没见他出声,不由得抬起头来,娇娇柔柔的又唤了一声,“老公——”

    司晟御身子一僵,缓缓垂下眼帘,看着小女人湿漉漉的双眼,看着自己,整个心软的不行,“你刚叫我什么?”

    这下换初九不好意思了,羞赧地咬了咬唇瓣,轻轻吐了两个字,“老公——”

    短短的两个字,把司晟御整颗心脏的满满的。

    当下也顾不得她才醒过来,捏住她的下颚,吻了上去。

    没有任何语言比这两个字再动听了。

    初九黠狡的笑了笑,原来他这么好哄。

    总算知道他的软肋在哪儿。

    在两人都快控制不住时,司晟御停了下来,脑袋埋在初九脖子里粗喘着气,“小妖精,如果不是你现在身体不好,我就在这儿办到呢。”

    呃……

    初九老脸红了个透。

    狠狠的在他腰间拧了一把,以示不满。

    哪知,引来男人一声闷哼,接着便是一双深邃如墨的眼眸紧紧的盯着自己。

    如果没有里面的那两团邪火,初九会觉得很完美。

    但现在,她只觉得惊悚。

    委屈地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你怎么能一言不合就划船呢?也不害臊。”

    妈呀,这眼神太吓人了。

    初九,恨不能整个人直接缩到被子里去。

    “害臊有什么用?既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钱用,更不能讨老婆欢心,你说是不是?”他恶意的垂头在她耳畔低语。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脖颈间,初九羞涩不已的缩了缩脖子,语气不足,“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再这样,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反扑。

    这男人就是个妖孽,太会魅惑人了。

    不行不行,得把持住。

    不然以后就没脸见人了。

    “小乖,我这不是在好好说话吗?既没动手也没动脚。”男人眉梢微挑,语带戏谑。

    初九抬眸,羞恼的瞪了他一眼。

    对,他不仅没动手,也没动脚,只是在被子里动了动他家小兄弟而已。

    可这样的话,初九怎么能讲出来?

    他不要脸,可自己不能不要脸啊。

    “小乖……”司晟御语带沙哑,喉结上下滚动了下,猩红的眸子紧紧锁着,怀里的小女人,“我有没有讲过,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任何一个男人。”

    说完也不等她回答,便把嘴给堵住了“吾——”

    一言不合就开吻。

    初九又是气恼,又是羞愤,最后认命的闭上了双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