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278陪emperor好好玩玩

时间:2018-01-20作者:月衍

    初九脑袋飞快的转着,想着怎样才能把这只暴怒的狮子给安抚下去。

    在她还没想出方法时,司晟御便出声了,“这钻石可是和粉色水晶,同一天收到的。”

    刀削般的俊颜,一脸冷冽,周身的寒气从蹭蹭直往外冒。

    心里泛着酸……

    居然敢来跟他抢人,看来是在东欧活的太舒坦了。

    司晟御锐利的眼眸闪过一抹暗芒。

    “粉色水晶?”初九蹙眉想了想,好一会儿才记起,“你说的是那粉色并蒂莲?”

    “嗯!”点了点头,“看来你记得很清楚嘛?”

    司晟御似笑非笑的看着小女人。

    初九快哭了。

    这男人的记性也太好了吧。

    可在那锐利的视线下,也不敢撒谎,只得硬着头皮道,“是……”

    “呵!”

    只见司晟御一声冷笑,站起身来,把她放在床上,独自走了出去。

    背影带着落寞。

    初九顿时就心慌了。

    起身就去追,结果忘记自己在床上,这一脚踩下去,踩了个空,当下就朝前扑了去,“啊……”

    虽然地上有厚厚的地毯,床也不太高,但毕竟是站这床上的,这要是摔下去,可想而知……

    初九都本能地闭上眼,准备迎接疼痛时,落到了一个温热的怀抱里。

    接着一声闷哼,两人皆倒在了地上。

    成女上男下的姿势。

    初九被吓得小心肝一颤一颤,窝在他怀里半天没出声。

    可这落在司晟御眼里却成了另一回事,以为她被吓狠了。

    当即自责又心疼地把她抱起来,“小乖,怎么样,有没有摔到哪儿?”

    听着他焦急的声音,初九松了口气,不管怎样生气,还是在乎自己的。

    本想说自己没事儿,但想着刚才的事情,顿时又怂了。

    如果能借这机会把刚才的事情摆平……

    仅一瞬,初九便做出一副被吓到的模样,在他怀里瑟瑟发抖,双手紧紧地缠在他的腰身上,闷着脑袋也不出声。

    这模样,可把司晟御心疼坏了。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自责又心疼的声音不停在初九耳边响起。

    双手紧紧的抱着她,在她背脊不停地轻抚着。

    如果不是他突然转身离开,小乖也不至于来追他,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此刻,司晟御恨不能抽自己两大巴掌。

    这可是自己放在心尖上疼宠的女人,却因为自己的疏忽……都把她吓成什么样?

    真是该死。

    初九憋着一口气不抬头,怕自己会不小心,就别笑场了。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怀抱,太温暖,太安逸了,没多久,初九居然睡着了。

    看着睡过去的小女人,他心疼的在她额间落下一吻,才小心翼翼把她放到床上,掖好被角。

    转身离开时,又恢复了以往的冷冽。

    视频里,黑子看见老大,一片暗沉的脸,顿时低下了头。

    心里暗骂,又是哪个龟孙子把老大给惹到了。

    “emperor跑到港城来了,你到东欧去给他找点儿事情,陪他好好玩一玩,别让他闲在这里。”

    黑子抬头看了老大一眼,挠挠脑袋,点了点头,“是。”

    心里却想着,emperor啥时候又把老大给得罪了。

    挂断通讯器材,司晟御的脸色并没有好转。

    看着桌面上的血钻,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在桌面上敲打着。

    片刻后,抓起手上的血钻,离开了公寓。

    ……

    次日初九早上醒来,便看见床头柜上的留言。

    当即开心的大笑起来。

    军区有事呀,这感情好。

    这样她就可以赶快去吧,那烫手的山芋还给emperor了!

    可是……等她收拾完出来,却没有看见血钻的踪影。

    不管是客厅还是卧室,里里外外都翻了两三遍,依旧没有找到。

    初九颓废的坐了下来。

    昨个夜里,血钻掉在地上了,就算司晟御帮她收拾,那也应该放在桌上或者包里。

    可所有的地方都找了,连个鬼影子都没看见。

    还想着今天拿去还给emperor,现在好了,血钻也找不到了,拿什么去还?

    初九手里拿着手机,看了又看,最终没把电话拨出去。

    昨晚上好不容易逃脱了,现在可不能自己犯傻,主动提起。

    可是……她如果不给司晟御打电话问血钻的下落,不把血钻还给人家,又怎么和emperor撇开关系。

    初九郁闷不已,像是走进了死胡同。

    此时电话正好响起,在这静谧的房间里,显得尤为突出。

    看着来电显示上名字,初九慌乱地接通,“喂——”

    “起来了吗?吃早餐了没有?”司晟御的声音一如往常一般,清冽沉稳。

    “吃了!”说这两个字的时候,初九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往餐厅瞟去。

    很是心虚。

    因为,她根本就忘了餐厅的早餐。

    “乖……”司晟御顿了顿,“身体好些了吗?一会儿我要去射击场,你要不要一起来?”

    说这话的时候,他心是悬起的。

    “嗯,好,我上哪儿去找你?”

    初九想的是赶快见到他,好从他嘴里探探口风,那血钻他放到哪里去了?

    “你在家等着,过半个小时,我来接你。”

    “好!”

    初九愉快的挂了电话,想到一会儿要去军区,又利落的进去,换了一身轻便的服装。

    收拾好自己看了看时间,才过十分钟,初九又不死心的在所有房间里又找了一圈。

    遗憾的是,啥都没有。

    有些泄气地坐在沙发上,想着会不会是他拿走了。

    越想越觉得是那么回事。

    咔嚓开门声响起,初九抬眼望了过去。

    今天司晟御穿的是军装,周身散发着凛冽的气息,但在看见小女人的第一眼时,周身气息变柔和了起来。

    初九眨了眨眼,迷恋的吐了两个字,“真帅。”

    说完后,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白皙的小脸,咻的一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直至耳根。

    而司晟御原本郁闷的心情,因为她的两个字,而烟消云散。

    取而代之的,是讲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把他胸口处胀得满满的。

    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把小女人抱在怀里,好好怜爱一番。

    动作却远比思维更快。

    脑袋才想着,手脚已经行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