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277哪错了?

时间:2018-01-20作者:月衍

    回到公寓时,司晟御正在做夜宵,见到她挑了挑眉,“这么快就谈好了。”

    平日里没有三个小时不完事儿。

    今天这么快。

    “别提了,路上遇到一神经病,就回来了。”初九气鼓鼓地脱下自己的外套,进了卧室。

    现在她唯一的想法是赶快把‘天眼之心’还给那个神经病。

    要是不小心被司晟御这个醋坛子发现了,可就不好了。

    神经病。

    他眉头微蹙,关了火,走进卧室,“你人没事儿吧?”

    “喝,你怎么进来的?”

    初九被吓到了。

    这男人是属猫的吗?走路都没有声音。

    见她一脸被吓到的模样。

    司晟御脸色更不好了,平日里自己随意进来,也没见她反应这么大。

    难道是因为那神经病把她给吓得一惊一乍了。

    “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走上前去,搂住她,不放心地询问。

    这小女人可是自己娇宠着的,怎么能被人欺负了?

    “没什么,你不是在给我做宵夜吗?赶快去吧。”说着初九就把他往外推。

    他无奈的看到小女人一眼,认命的出去给她做宵夜。

    至于另外的事情,就算她不说,也能查到。

    见他走了后,初九这下变聪明了,直接把门给反锁了。

    然后快速的从保险柜里,拿出天眼之心!

    非常漂亮的血钻。

    现在价值50亿,再收藏几年转手出去,又可以翻倍。

    想想一会儿要把这么……高价值的东西还回去,初九还是有点小心疼。

    不过凭自己的本事以后想要,多的是机会。

    最主要的是,现在好不容易找到这钻石的主人,得赶快把它还回去才是,如果让……醋坛子知道了,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随手初九把砖石放进桌上的包里,便走出了卧房。

    司晟御端着碗正好从厨房出来,“快过来尝尝,超好吃的馄饨。”

    “你还会做馄饨啊?”初九欣喜的跑到桌前,乖乖坐着,等着他把碗放到自己面前。

    一股香味顿时扑鼻而来,她满足地眯起了双眼,“只闻这味道都快流口水了。”

    说着便拿起勺子,咬了一口汤,吹了吹才放进嘴里。

    须臾。

    “太好吃了。”初九双眼发亮,“还以为你只会做炒菜呢,没想到做馄饨也这么好吃。”

    “喜欢的话以后经常做给你吃。”

    看着小女人一脸餍足的神情,男人眼底的笑意晕染开来,犹如百花盛开,魅惑不已。

    看着男人妖孽的笑容,嘴角抽搐了下。

    笑笑笑笑屁啊。

    不知道自己这样子很勾人吗?

    哼哼两声,便垂下头来,继续吃碗里的馄饨。

    弄得司晟御一年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把这小女人给招惹到了。

    叹息一声,拿起勺子也跟着吃了起来。

    原本没什么胃口的他,在看着小女人吃的如此香,顿时也觉得,碗里的馄饨变得鲜美起来。

    吃完饭初九便窝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换台。

    司晟御收拾好碗筷出来时,便看见小女人恹恹的,有点困意,却又不回房睡,不由得失笑。

    上前把她搂到怀里,在她发顶处吻了吻,“累了,就去休息,身子还没好呢。”

    “想睡又睡不着。”声音软软的,在男人胸膛蹭了蹭,带着撒娇的意味。

    “不然看电影?”

    “不要,没什么好看的。”

    “那你想干嘛?”

    “不知道。”

    司晟御失笑,这小女人是把天给聊死了。

    扶了扶她耳边的发丝,邪气道,“不然咱们做一点有意义的事。”

    “有意义的事?”初九抬起头来,一脸不明所以。

    “嗯!”

    司晟御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可眼底噙着的那一抹笑意出卖了他。

    好呀!一言不合就开车。

    初九眯了眯眼,随即咧嘴一笑,故作不知,“什么叫有意义的事儿?”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说完,司晟御不待他反应,便把她抱了起来,往卧室走去。

    初九勾唇一笑,眼底闪过一抹狡黠。

    一进房间,男人就迫不及待的把她扑倒在床,作势就要吻下去。

    “等等等一下。”初九急吼出生声,双手用力的推着他胸膛。

    “嗯?”司晟御纹丝不动,双手紧紧的把她禁锢在胸膛和床之间

    “哎呀……”初九咬了咬唇瓣,羞涩不已的瞟了他一眼,然后又垂下眼帘。

    反复数次。

    司晟御被她撩得全身串起了邪火,眼底一片墨色,全赖着性子,等待她的后续。

    他倒要看看这小丫头,又要出什么鬼点子。

    初九等了半天,也没见他接话,心底爆起了粗口,脸上却依旧维持着羞涩的神情,伸出一根芊芊玉指,戳了戳他胸膛,“你等我一下。”

    话音落下,初九从脸颊到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可想而知羞涩成什么样子了?

    而男人眼底的火,窜得更凶猛了,随时可能将身下的小人儿焚烧殆尽。

    司晟御微微侧了侧身,初九如泥鳅般从他怀里,串了出去。

    走到衣帽间,魅惑的朝他勾了勾眼,“你闭上眼睛。”

    小女人,这是想玩什么花样?

    司晟御邪气的勾了勾嘴角,翻身靠在床头,双手枕在颈后,如她所愿地闭上了双。

    心脏处却砰砰砰直跳着。

    他很期待,平日里接吻都会羞涩不已的小女人,道底会给自己怎样的惊喜。

    初九见他闭上双眼,捂嘴轻笑起来,然后弓着身子,猫步往门外走去。

    眼看还有两步就,碰到门把时,男人戏谑的声音传来,“小乖,你这是准备逃走吗?”

    接着,强而有力的手臂便环住了她的腰身,把它妥妥的抱了起来。

    初九郁!

    再转过身来时,脸上勾勒出大大的笑脸,“哪有,我只是想到有一样东西放在包里,我去把它拿进来而已。”

    “是吗?可你的包就在桌上啊?”

    谎言,被戳破。

    初九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是她不能。

    因为到时候被逮出来……可就不是她能承受的了。

    “我想起来,我记错了,我没有东西要拿。”说完双手环住男人的脖子,主动的吻了上去。

    可是……谁来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

    他把脑袋向后仰,不让自己亲是什么意思?

    “还是找找吧,万一你记错了呢?”说着不带初九反应,大步跨过去,伸手就要去拿她的包。

    回过神来的初九,顿时被吓破了。

    这是天要亡她呀。

    顾不得形象,伸手就去抢包。

    司晟御怕她摔跤,当即收手回来准备扶她,原本在捉边的包就这样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

    而天眼之心,就这样赤裸裸的,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

    身边的气息,陡然冷了下来。

    初九咽了咽唾沫,心虚的用余光去看男人的脸色。

    仅一瞬,他便吓破了胆,怂包的收回了视线。

    此刻她能装晕吗?

    她能忘掉刚才看到的神情吗?

    “小乖,这是你新买的?!”

    此刻,司晟御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轻柔。

    若放在平时,初九一定犯花痴。

    但现在……初九恨不得自己又聋、又哑、又瞎。

    只得扯了扯嘴角,尴尬的笑了笑,“啊,对,我才买的。”

    她的想法很简单,先把这一关蒙过去再说。

    但事与愿违。

    “据我所知,天眼之星被东欧地下室里之皇给拍卖去的,什么时候到你手上了?”

    他的声音虽然一如既往的轻柔,可初九却莫名地听出了,愤怒的意味。

    吓得初九小心肝一颤一颤,顿时垂下脑袋,“好吧,我坦白从宽,主动交代,争取取得上级的原谅。”

    “说吧!”

    司晟御把她抱到床边坐下,一副我很好说话的模样,静静的等着。

    初九舔了舔越干的唇瓣,又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才把事情的经过跟他讲了一遍。

    说完正等着从轻发落的初九,却发现周身的气息,又冷了不止一星半点。

    暗道一声完了。

    半晌。

    司晟御笑了笑,吐了两个,“很好!”

    便没下文了。

    初九不由的抬头望向他。

    很好是啥意思?

    是不追究了还是……

    奥哟,这圣意也太难揣测了吧。

    初九都想哭了。

    但现在,唯一的办法,则是先安抚好就暴怒的狮子。

    当下便挂起谄媚的笑容,环住男人的脖子,在他脸颊出亲了亲,撒娇道,“人家都主动交代了,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生起气来,板着一张脸,一点都不帅,快笑一个。”说着初九又伸手去,在他嘴角处扯了扯。

    “知错了吗?”捉住她作乱的小手,沉声询问。

    初九急急地点头,一脸诚恳,“知错了,知错了,以后再也不犯了。”

    “那你说说,错哪儿了?”

    “啊……”初九睁大了双眼看着他,不用这么较真吧。

    又不是小孩子了。

    司晟御眯了眯眼,露出危险气息,“难道你刚才说的知错了,只是敷衍我而已。”

    初九咽了咽唾沫,缩了缩脖子,摇了摇头。

    “说吧,你哪儿错了?”

    初九哭,努努嘴道,“我不应该收陌生人的东西,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委屈又可怜的语气,非但没让天把气消了,反而越来越烈。

    初九傻眼了,为什么不按套路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