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276凡事都有例外

时间:2018-01-20作者:月衍

    在去港城之前。

    司晟御又把范青山烦恼走了过来,给初九做了全身检查,确定没问题后,才安排了专机,飞港城。

    初九现在的状况已经和正常人无异。

    如果想用空间,还不行。

    还需要更多的灵气,大量的宝物来恢复。

    私人飞机上,初九整个人蜷在男人怀里,抱怨道,“我都说了,我没事了,你还非要跟我一起走。”

    话虽如此,心里却甜得不行。

    “不亲自送你过去,我怎么放心?这边的事晚一点处理也无妨。”

    “好吧,到时候被上司批评可不能怪我。”初九努了努嘴,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地方,闭眼假寐起来。

    “休息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虽说检查她身体没有大碍,可始终不放心。

    听着男人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没一会儿,初九就睡着了。

    再次醒来时,已经到了港城的公寓。

    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正准备起身,司晟御便走了进来,“醒了,就收拾一下,准备吃饭了。”

    “有你真好!”

    什么都不用自己操心。

    平日里再忙,所有家务也都他包了。

    初九想,要是所有男人都这样,这社会应该挺和谐的,不会有人愿意离婚了吧。

    “既然知道我的好,还不赶快点头。”抱着衣服递到初久手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点什么头?”初九不明所以。

    “小没良心的,我这是在跟你求婚呢。”男人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她额头。

    “啊……”初九傻眼,这跨越要不要这么大?

    随即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收敛了心神,撇了撇嘴,故意道,“这样也算求婚,那真是一点诚意都没有。”

    一句话,就想让她点头同意,哪有这么好的事。

    虽然不用弄得像别人那样,让全世界都知道,但起码要送个钻戒,下个跪什么的吧!

    司晟御眼底闪过一抹亮光。

    原本只是随意的试探,哪知……居然还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当即道,“你放心,一定会给你一个盛世婚礼。”

    呃……婚都还没求呢,就在想婚礼了。

    初九默。

    吃完饭,和司晟御打了招呼,初九便打车去盛天娱乐。

    才开出两条街,初九便发现后面有车子跟着。

    谁会跟踪她?

    “在前面公交站牌停车!”

    “初小姐,是emperor让我们来接你的。”

    初九,周身气息陡然一冷。

    是他。

    “我现在有事,他如果想见我,另外约时间,到前面路口停车。”初九语气冷冽,不容置喙。

    自己没去找他,他反而找上门来了。

    “抱歉。”

    司机丝毫不把她的威胁放在眼底,开着车往郊区驶去。

    知道自己下不了车,初九反而冷静了下来,掏出手机准备给司晟御去电话,告诉他自己会晚一点回去。

    哪知……这破车上居然装了干扰器,手机完全没信号。

    初九气的差点爆粗口。

    40分钟后,到了郊区有名的别墅区。

    “初小姐到了,请下车。”司机恭敬地给她拉开车门。

    “谢谢!”初九颔首。

    走进别墅大厅。

    邪气绝美的男人慵懒地靠在沙发上,见到初九,倏地从沙发站了起来,“我亲爱的小宠物,看到主人来看你,有没有觉得特别惊喜,特别开心、特别兴奋呢?”

    初九连个眼神都没甩他,伸手指挠了挠自己的耳朵,幽幽道,“哪来的吠叫声?”

    静——

    很静——

    非常静——

    别墅里的众人被吓得肝胆俱裂。

    妈呀,这女人不要命了,是不是?

    居然敢这么说,他们少主!

    众人正在心底默默地为初九点蜡时,少主的声音突然响起,“哎呀……没想到你居然能听懂吠叫声,看来是同类啊。”

    嘎嘎嘎……

    众人瞬间石化。

    就连初九也没想到,他反应居然这么快。

    怎样回答都是错。

    初九顿时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冷着一张脸,走到他对面的沙发'坐下,“说吧,你派人把我抓过来,有什么事儿?”

    “抓过来!”emperor细细咀嚼了这几个字,然后凉飕飕的视线,飘向刚才去接初九的人的身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刚才吩咐的事,让你去把人给我请过来。”

    “少主,真的是去请的。”司机泪流满面,可怜兮兮地望向初九,希望她可以帮自己求求情。

    他一没恐吓,二没用武力,是开了个出租车,在那来回转了几圈而已。

    “是吗?”emperor阴测测的笑了下,“可是我的小宠物,说是你抓他来的,这可怎么是好?”

    一副很为难不知相信谁话的表情。

    气得初九直磨牙。

    “九小姐,请你替我说说好话……你的大恩大德,我会铭记于心,求求你了……”司机大哥,跪在地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别人不清楚,他还不清楚吗?

    今个要是初九不替他求情,只怕见不了明天的太阳。

    初九闻声几不可察的皱了皱眉。

    本想这是做男人的手下,又不关他的事。

    但是,如果因为她……

    “好啦,不是抓,是请来的,行了吧?说吧,找我来,到底什么事?”初九面色不虞。

    “我的小宠物,居然长了一双锐利的爪子,学会挠主人了,看来,我得把这爪子拔了才行。”emperor凉飕飕的瞥了初九一眼,拿起桌上的葡萄吃了起来。

    “你找我到这儿来,不会就是为了讨论你宠物的事情吧?如果是这样,恕我不奉陪。”

    初九站了起来,正准备往外走去,emperor欠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送你的钻石,喜欢吗?”

    初九一个趔趄,堪堪稳住身形,脸色难看地转头望向他,咬牙切齿道,“一点都不喜欢,既然你在这儿,我明天就拿来还你。”

    “还我?”emperor脸色陡然阴沉了下来。

    周身散发着西伯利亚的冷气。

    让人不寒而栗。

    片刻后。

    emperor嘲讽地勾了勾嘴角,“我emperor送出去的东西,还是第一次有人还给我的。”

    “凡事都有例外,你不用觉得奇怪。”

    说完初九,头也不回地离开。

    还没到大门口处,便听见乒乒乓乓的声音。
小说推荐